• 第十一章 沧海桑田

  顺安六年七月,顺安帝年30,登基六载,始遇灾祸。

  天公不作美,南涝北旱,青黄不接,瘟疫横行,伏尸百万,布衣皆怨声载道。

  顺安帝正直壮年,朝廷安稳,党派未结。

  他忧国忧民,义不容辞,当机立断,亲自南巡,继而北查。历时一年半载,才又复京城。

  ........................千里之外的京城皇宫。

  咸宁宫。

  惜月楼。

  月光幽幽的自窗户射来,那个桌前的小小人影缓缓的合上了书,伸了个懒腰,然后看着窗外叹道,又是晚上了。

  他起身,打开窗户,让凉意一点点透进来。

  正是八月金秋,秋老虎来到的季节,天热的人只是不停的脱汗。但窗外的白色月季一簇簇的,香味时不时淡淡飘来。

  他还是一袭白衣,只不过是薄纱的质地。

  已经一年了,他来到这惜月楼一年了。

  温子轩倚着窗户,看着那远处的楼阁。那个笑的纯甜的人儿,如今在干什么呢?他的父皇南巡已一年有余了,他也终于一岁那般大了,也终于可以在自己逗他的时候不开心的哼哼反对两句了。那人儿和他一样都在长大,他五岁半,有一尺多高了(如今的120cm)。而小七呢,则比之之前还要多出个六七寸的模样(一寸=3.5cm,六七寸有21cm长,是说小七如今一岁有80cm长了)。

  温子轩想起那个可爱却有些傲娇的小孩子,笑了,要不要过去看看他在干什么?

  *************************************************却说小七此刻懒懒散散的躺在床上。

  他在别人眼里已经一岁零两个月了,也会走路了,还会简单的叫父皇,是个长得可人的小孩子了。

  可是他却是不开心,父皇爹地已经一年没有回来了。

  去年比这早些的时候,皇帝来过自己这儿,他忧郁疲累的目光让小七心疼,可是小七除了笑还能干什么呢?

  “小七,父皇要南下巡查了,也顺便帮你母妃找到药引......也许需要个一年半载,也许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皇帝的声音沉重,眉眼稀疏,背影落寞。

  “小七,等我再次回来,你怕是也有两岁了吧?”皇帝笑,却是苦笑,“朝中臣子没有一人肯为我分担,还好朕尚在壮年,若是以后,那该如何是好?......““嗯嗯呀呀~”小七看着皇帝本来年轻却苍老的神态,心中一滞,突然就莫名留下两行眼泪。

  “小七......“皇帝抱着小七,他低头,小七的眼泪正好滴下来,那般无声无息,突如其来。他吓住了,望向那双干净的眸子。

  漆黑的眸子没有往日的笑容,就那般幽怨的看着他,他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种幽怨,让自己更加难受心软。

  小七伸出自己的一个月大的小手,摸上父皇的脸,就像是无声在说不要走.......................“凤小七!”突然孩子的声音打断了小七的思绪。小七抬头,果然是温子轩这个家伙。这一年来,他除了欺负自己,就只知道看书,一点都没意思!这皇宫也忒没意思了!

  “哼~”小七哼了一声,扭头向一边,不理温子轩。

  温子轩笑,这个傲娇的小家伙,总是不给自己面子,不就是上个月一不小心在其他丫鬟面前喊了他凤小七被其他丫鬟们笑了嘛,至于吗?凤小七可比些个小七好听多了呢!

  但是温子轩却又是很开心的,小七虽然不大理睬自己,总是甩脸色给自己看,但是自己却很开心,毕竟小七在别人面前总是不大说话的。那些人,包括咸宁宫的,都以为他只是会说,父皇二字,其实小七聪明多了,简单的话语都会说了。

  而他能肯定,小七一定明白他的每一句话的意思,也难怪当初舅舅要我如此跟着他了。

  “小七~”温子轩想着,看着那个傲娇懒懒散散的人儿,继而又凑上前去,“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

  小七虽然知道温子轩这个小小年纪狡猾的家伙只是想要骗自己去和他说话,却还是忍不住想要看去。他是不能出这咸宁宫的,外面的世界自然没有机会得见,可是这温子轩却能出门,他总是来诱惑自己。

  一会儿不知从哪弄来一只雪白的可爱小猫咪,一会儿带来好吃的不得了的民间桂花糕......以温子轩的说法,那就是他的舅舅人气太好了,他如今在宫里,很多人都会偷偷塞东西给他。

  虽然小七想要提醒他东西不可以乱收,但想到自己是个一岁半不到的孩子,说这种话,做这种考虑简直太过于鬼神怪力了,会被当成妖怪的,于是也就闭口不谈,反正没人会陷害一个5岁的孩子的。

  加之父皇虽然没有在朝只是微服出访,但是朝中的信任之人是把监控着朝政的。而皇子没有长大,几位贵妃,美人的母族不会轻举妄动,只会互相制衡。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明面来陷害自己,也不会有人连坐了温子轩。所以看着温子轩那得意炫富的表情,小七也只是笑,温子轩再好学,再知皇宫潜规则也最终只是个小孩子啊!

  小七这般想着,于是装作好奇的问道,甜甜糯糯的声音含含糊糊:“这次是什么?——”

  “一个好看的蹴鞠!你没见过蹴鞠吧?”温子轩见小七还是中了招转了过来与他说了话,于是高兴得意的大叫到,只是语气继而有些失落,嗔骂道,“你要是再大一点就好了!光长智力,不长身体!”

  “你才是!”小七并不想暴露自己的实际年龄,他含糊的怒道,“我是大人了!”

  温子轩见小七活泼的样子,于是不由得伸手摸着他的脑袋,“好吧好吧,小七,你是大人了,而且还是没有我高的大人!”

  简直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小七摆脱他的手,不说话,心中却鄙视道,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个5岁半的小鬼头,居然还笑话自己是小孩子!

  可惜小七不知道温子轩为何笑的开心,温子轩是为小七的活泼开心而开心啊!

  舅舅说过,皇宫里的人送的东西定要留心。可是他可以拒绝那些个花花绿绿的东西,却无法拒绝小七看见东西却笑的开怀,明明想看却傲气偏过头的可爱模样。

  这真是个缠人的小妖精,温子轩不知道在他看见小七第一眼的时候就被勾了魂去,如今只不过是魔怔的过程罢了。

  “小七,蹴鞠你知道吗?是用来踢得。来,拿着。”温子轩就像个哥哥似得,把球硬塞到小七手里。

  小七也不恼他的不分尊卑,除了这小孩子有点臭屁喜欢炫耀以外都挺好的,自己多了个哥哥照顾也是蛮开心的!况且自己对这古代的蹴鞠可是好奇死了,也就不客气的接了过来。

  而温子轩在私下里也是懒得尊敬小七。是以不论是他还是平常人看着小七的活泼也顶多以为他是个孩子,懂什么身份尊贵呢?

  小七看着此刻笑眯眯的温子轩,心下继续下意识想到,这家伙长得也还是挺好看的,五官就这般长大也是祸国殃民的。

  他边想边举起蹴鞠,可是还没把蹴鞠在手里捧个热呼。就因为自己的手太小了,把蹴鞠落了下来。

  “哈哈哈哈,小七,你还是太小了。”温子轩适时的嘲笑了出来。

  可恶的温子轩!又敢嘲笑我!

  小七暗骂道。

  虽然知道小孩子天真无邪,什么话都敢说,但是温子轩这家伙太直接了吧,显然是故意笑话他的!

  “哼——我是——皇子!”一向平民意识的小七抬头看向比自己高的温子轩,无耻的第一次用身份压他。

  只是他糯糯的声音含含糊糊,这句话登时说的可爱至极,一点让人生不出敬畏来。

  “哈哈,小七,你好可爱呢!”温子轩高兴地爬上床,抱起了小七。那蹴鞠也被丢在一旁。

  5岁的孩子抱着1岁的孩子,生疏的,颇有些摇摇晃晃。小七更是不敢动了,虽然摔下来有温子轩做肉垫,可是自己还是怕伤了他。

  “啊呀!“门口适时传来一个惊讶的低呼,”温小公子!快把七皇子放下来罢!“是翠儿来了。

  翠儿看着摇晃着放下来的小七,对着温子轩嗔骂道,“温小公子真是调皮,哪里看得出儒雅,分明是调皮!又这么折腾七皇子了!”

  温子轩却是一本正经,只是那双明亮的眼偷偷的笑:“翠儿姨,是因为小七太顽皮了呀。所以本公子近墨者黑,一同顽皮了!”

  “你们呀!”翠儿把小七松散的衣襟拉好,无奈的笑道。

  这一年过得是极为快的,抚养着小七,看着小七逐渐长大,逐渐可人,她有种自家孩子初长成的意味。加上这外界传言知书达理的小公子温子轩实际是个顽皮的,让她同时感觉到了童真。这咸宁宫,哪里像人们说的那般可怕?

  唯一不满足的便是自己的亲身孩儿,还在那宫外遥遥数千里,自己的牵挂如何放的下?

  翠儿姨的眼神有些落寞,温子轩是知道原因的,他问过,原来是翠儿在宫外还有一个孩子。

  小七也知道的,他爬上前,“翠翠,笑笑!”

  更新J最8`快上酷G;匠R网“

  单音节词可爱的从孩子口里发出,让翠儿果然破涕为笑。她已经内心里把这可爱的孩子当做自己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