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子轩到了惜月楼入住后,就开始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闭关读书了。

  他拿出太傅给他的嘱托信,信上只是说不可逆天而为,他必须一心侍奉凤月栖,不可以生出二心。然后待时机成熟再与凤月栖一同前去汴京老家,届时自会有所发现。

  温子轩皱眉,将信稳妥的包好,再藏在床下。

  他不是太懂得太傅所想,只知道自己现在孤家寡人,需要和那比自己小了4岁的七皇子共进退。他未来将是小七的伴读,他必须学习。

  而小七不知道温子轩的事情,他还是老样子睡觉。吃了睡,睡了吃。

  但是外界却是风云变化了不少。

  先不说那些个后宫嫔妃不断试探揣测皇帝把看重的温子轩派到七皇子那里是寓意何为?再说小五那件事不只是被谁给捅了出来,小五被皇帝以不爱护兄弟的名义给关禁闭一周,再说那玉妃居然不知为何中了剧毒命在旦夕。前朝也是因为南方水灾太过严重,南北方颗粒无收而国库空虚。

  皇帝再次来偷偷看望小七。小七是醒着的,他乐呵呵的看着皇帝笑。

  皇帝却是难得的没有笑容,他每隔一周便会来看看小七,这次却是愁云满面。

  $酷匠;、网正I"版首发5S

  小七自然发现他的不对劲,他来到这个世界一个多月了,身高体重都有所变化,五官也较为长开了。他在这安宁的人很少的咸宁宫,一切都是温暖安全没有变数的,可是外界就不一定是了。

  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吗?

  “呵呵呵,咯咯咯~“一个月大的小七更为调皮了。

  不会说话的他却知道扬长避短,用不同的拟声词来表达自己的高兴。他早就知道他一笑就会让人开心,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长成啥样,却知道自己一笑魅力极大呢!

  果然皇帝老儿见他发出了不同的词语,知道这灵敏的婴儿在变相安慰自己,心中一暖,下意识抱住不安分的小七,“小七,父皇帮你惩罚了小五,帮你找来了温子轩那小子,却是保护不了你母妃.......守不住这江山。”

  皇帝看着笑的可人的婴孩,却是眼睛****。

  父皇......小七已经打心底里承认了这个皇帝是自己的父亲。

  只是,等等,什么叫保护不了母妃?难不成玉妃出事了?但是看皇帝这个表情不算悲痛,想必玉妃只是受伤,还没有去世。不然皇帝还能这么安静吗?

  这段时间,只要小七一笑,皇帝就触景生情的对小七说着玉妃和他的当年事儿,那些年少轻狂的爱情故事。

  细节仔细到了说到玉妃一个巧目盼兮的眼神的含义......小七听得满头黑线,只想翻白眼。一个大男子居然在自己面前说着...父母亲的情话....好肉麻...还不如去冷宫和委屈的玉妃说说。而且自己也不是小孩子,虽然没有耍过朋友,但是也没有饥渴到了非要听这种故事的地步...他忍。小七笑的扭曲。但是一个婴儿怎么会懂得扭曲?所以以往来皇帝一直说,小七也明白了许多事。

  小七其实最想问皇帝,他最近会有过群看母妃吗?那个对于自己来说,从未谋面的女子。但是他说不得话,又不敢写字,也写不来毛笔字。他一个月的孩子,屋内没有笔墨,而且就算有,也是握不稳的。

  小七此刻抬头,看着忧心怀念却非要笑的皇帝,还是为他心疼。

  “小七,你要是快点长大来帮父皇照看江山就好了,你可是温太傅说的......你到底多久才能长大?朕还能等到那一天么?你的母妃朕没有照看好,她还是不知为何中了慢性剧毒,没有解药。再等一年,也许半年,便会去了......”皇上低喃,“你说我陪她去了好吗?”

  小七惊讶的听见这最后一句低的几乎听不见的感叹,在他怀里不安的扭动。

  “皇上,您该回宫了,诸位大人还在等您。”暗卫闪身进来。

  皇帝恹恹得摆手,暗卫又无声息离去。

  “等朕商议?”皇帝放下小七,不再看小七温顺的眉眼,声音冷冽,恢复了那个无所不能冷漠叵测的帝王,“哼——他们若是能主动请命前去赈灾体恤民情,朕还会感激他们的分忧。”

  小七穿着华丽的衣服蜷缩在床上,看着那个冷峻的背影,第一次希望能望其项背,与之并肩作战,分担他的苦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