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这般想着,突然想要以身试险,看看这皇帝是否真如他所想其实是在意他的,只是碍于一些明面上的事情而不得已......“嗯嗯呐呐~”这是小七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句话,他不知道自己变成了婴儿是否还会说话,但是此刻也不敢拿自己性命开玩笑。若是一个刚出生半日的婴孩就会说人话,在这古代只怕不是会被当成神童,而是妖怪!若是皇帝肯保他。也难堵众人之口。

  于是他只咿呀的发出拟声词,让人看起来似乎是想要开口说话了。

  “小七!”皇帝眼中闪过明显惊讶,随后高兴不已,“小七,叫父皇,父——皇——”

  他没有想到小七竟然这般聪明,居然听他说了几句话就想要学说话了,他可还只是个才出生半日的小孩子呢。想着他寄予希望的小七如此聪明,他一时情难自控,希望小七能说话。

  “恩恩呀呀。”

  小七当然不可能乖乖叫父皇,他是婴儿啊,就得有个婴儿样,不过看来他的发声显然取悦了皇帝。至少未来的敌人少了个皇帝。

  “好好...“皇帝只差抚掌大笑,他双眼竟然激动地含泪,”玉妃,我们的孩子他竟然如此聪慧,你可知道?““陛下...”外面突然闪进来一个身影,是个暗卫。

  皇帝抬手,示意他说,暗卫便单漆跪地,“陛下,温长老说他夜观星象,发现祥云浮现,星銮异动,众星归位,疑是有霸星出世!就在这后宫之中!”

  皇帝听闻突然惊得站起,他抬头复杂看了一眼怀里安详可人的小七,星銮异动霸星出世?难不成就是小七?要知道小七方才出生就有呀呀学语意识,受了伤却又不哭不闹,只是隐忍浅笑。这般聪慧学识,必然非池中之物。

  “此事除了温长老可还会有其他人知道?”皇帝眉眼隆重,他知道小七是霸星自然开心,只是——小七若被人知道,只会更加艰难。霸星一生若顺畅则可登顶为王俯瞰天下,若逆势则会与天道背之一生穷尽所有万劫不复。

  “禀陛下,温长老自知此事非同小可,他希望陛下能放心,已于刚才...自尽于寝宫。““什么?!温太傅他!”皇帝身形一颤,急急呼吸一口。

  他显然没有想到过德高望重的温太傅长老竟然为了刚出生小七的安危而自我了断。

  温太傅年逾古稀,他两朝为官悉心教导皇室子弟,精通天文地理奇学八卦乾坤五行阵法,又性情温和没有野心,这样的老臣是自然为皇帝所极为尊敬的。温太傅生前经常被人嫉妒陷害,却一直为自己用力澄清。他从来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性命。他说过,时候未到他不可以离去。

  可如今.....温太傅难道等到了这个时候,所以要这般自尽?但是要知道他是不会害温太傅的......温太傅何以要这般?决然离去!

  酷@《匠网唯一S正●版,其k%他Z都是盗:J版T5

  “太傅...可曾有说过什么吗?为何...尔等此刻才前来禀报?”皇帝眉眼冷冽,心痛尽露。

  “太傅说......他年逾古稀,已是到了天命之年,本无遗憾。如今霸星终于出世,时候已到,他自该离去。他说他留下了唯一的侄儿温小公子来陪伴七皇子伴读,只希望陛下不要为他伤神。这是温太傅的绝笔。”那暗卫自然也是心痛于痛失两朝元老,声音有着心痛,“温太傅今夜曾言他要夜观星象要卑职等不得打扰,待听见桌椅摔倒声音,温太傅已然只剩一口气了!他交代这封绝笔信必然要亲自交于陛下!”

  皇帝颤抖的放下小七,然后取过信一一竖着往下读去。

  熟悉的笔记变得沧桑,而那个自小照拂自己的温和太傅已然西去!

  “小七....太傅!太傅!”皇帝越想越心痛,太傅那般温和,却何其狠心。他无遗憾的果断离去,既安了自己的心,又伤了自己的心。

  “恩恩呀呀!”小七显然受了氛围的影响,他不住的扭动,似乎想要宽慰这位脆弱的帝王。

  “小七....”皇帝回眸,抱起小七,温暖的孩子体温瞬间温暖了他的心,他还有小七。“也罢,对外便说太傅突发疾病医治无效。太傅是两朝元老,国殇三日,不得生烟。“小七看着沉痛的皇上,又想到那个为了他而死的未曾见过一面的无私太傅,于是伸出手在空中挥舞。那滑稽的模样让年轻的帝王心生暖意,“那温小公子是太傅的去世的唯一小妹的独子,似乎年4岁...不日便将其接进宫来,好生养着。”

  “是。”暗卫无声息的退了下去,可是任谁想得到方才发生的震撼人心的事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