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在哪儿?”解雨臣睁开眼睛,阳光射下来,明晃晃的,十分刺眼,让解雨臣不由得用手遮住了眼睛。

  他坐起来,环顾四周,十分意外地发现自己竟在之前的打斗地点。汪家人放了自己吗?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无法想出原因。

  这时,他听见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便立刻起身朝后看去做出防御准备,没想到,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霍秀秀。

  “秀秀?”解雨臣奇怪道,“你……不是失踪了吗?”

  “小花哥哥,我没有失踪,我……只是出去找了个东西,只不过一直瞒着你们。”秀秀答道。

  “什么……东西?”解雨臣问,他的头还有些痛,之前那一枪托似乎用力太重了些。

  “这个。”霍秀秀晃了晃手中的一个盒子,那是一个紫金匣子,解雨臣记得吴邪曾在这样一个盒子里得到了第一只蛇眉铜鱼。

  “这是什么?”解雨臣问。他不想思考,头还很痛。

  “盒子……我打不开,但感觉里面有东西……”秀秀回答。

  “你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为什么要那它!”解雨臣吼道,他感觉心烦意乱。

  “因为我知道它很重要!”秀秀有些气愤。

  “好吧,给我,我想办法把它打开。”解雨臣揉揉太阳穴,叹了口气道。

  b{更P新《q最'快上酷5匠网

  “这可是八重宝函呐!没有密码根本打不开。”秀秀道。

  “傻瓜。”解雨臣笑着刮了一下秀秀的鼻子,“用电据锯啊。”

  他费力地撑起身子,拿上盒子,拉上秀秀朝来路走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知道天黑了又亮了,亮了又黑了。走的很累,但是两人走走聊聊,聊聊走走,也不算寂寞,就这么走回了解家大院,好在之前那个地方还再北京城内,只不过是城郊罢了。

  回到解家大院,伙计们看见解当家和秀秀一起不声不响地回来了,全都吃惊的不小,急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解雨臣摆摆手,示意他们:以后会讲的。

  走进大院,解雨臣叫了几个伙计拿了把电锯来,让他们锯开那个八重宝函,并且一再嘱咐他们不要把里面的东西锯坏了。

  “嗞嗞……嗡嗡……”电锯的声音划过,然后就听伙计道:“花儿爷,好了。”

  解雨臣走到裂成两半的八重宝函旁,瞅了瞅宝函内精巧的机关,然后就用手小心翼翼捏起了装在宝函中的物体——那是一枚印。

  印就是印章,大多用玉石翡翠雕刻而成。印和玺很像,只不过玺是皇帝用的,而印只是官员用的。

  这个印也很小,方形的,大约只有矿泉水瓶盖那么大。印上刻着:“张氏祖印”。

  原来是张家的东西。解雨臣笑了一下。然后又端详起来。

  咦?解雨臣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他发现这枚印的印钮上面,刻着的是一只鬼。印上一般刻龙凤麒麟,刻鬼的,除了鬼玺,这恐怕是第二个。而这个在解雨臣眼中看来,就是一个小号鬼玺。

  “这玩意儿……干吗用的呢?”解雨臣把玩着鬼印,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秀秀则在一旁陷入了沉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