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车颠簸了好几个小时,胖子又看见了熟悉的戈壁。放眼望去,全部都是土黄色,沙石布满了整个戈壁,越看越让人有种口干的感觉。他不由得感叹:“哎呀!想不到还能再见!这回我倒要看看,那些小蛇还有些什么能耐,胖爷我来消灭你们啦!哈哈哈!”

  “我们要你带我们深入塔里木盆地,找到那块玉陨。”到达塔里木盆地边缘时,对方命令说。

  “那就不需要我了吧!诺,从这进去直线往里,走个几十公里,然后找到一个洞钻下去往里走,遇到有血尸的地方就是了。”胖子道,一边还比比划划。

  “不好意思,我是路痴,麻烦带下路。”对方笑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胖子鄙夷地瞧了那人一眼,然后哼了一声就背上背包朝前走去。

  胖子拿着一把厚背砍刀在前面开路,不停地撩开、砍断挡在前面的树叶。塔里木盆地属于湿热地带,空气很潮湿,也很闷热。走得久了,身上出的汗已经湿了衣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氛。但是那伙人丝毫没有什么表情,只管往前走。

  “诶,我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身份我不知道,名字我也不知道,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我还是不知道,连胖爷我这次屈尊做向导的价钱也没说好,我凭什么啊!”胖子走着走着就开始抱怨,“还有,为什么是我来做向导?!”

  “因为你来过这儿,你对这儿熟悉。”一个人回答了胖子的最后一个问题。

  ;7酷匠网F唯一》正版,q其E他6!都Uw是ZU盗Vy版

  “熟悉,熟悉个屁啊!胖爷我是出了名的金鱼的记忆——七秒好吗!”胖子怒道。

  “从你问这个问题到现在,已经不止七秒了。”那个人淡淡回答。

  “……我靠!老子记忆八秒行了吧!”

  “我叫齐山陌,他叫齐山清。”队伍里一个人说道,又指了指刚才回答胖子问题的那个人,“我们是家族里山字辈的。你只需要认识我们两个就够了,齐山清是我哥,是这支队伍里的老大,我们得听他的。”话到这里就结束了,齐山陌并没有回答胖子的其他问题。

  “哟呵,还是个家族体系,挺牛逼啊。”胖子回过头来感叹了这么一句,“那你们打哪儿冒出来的?怎么老九门里没有你们?啊……好像是有个齐家,但据我所知那个齐铁嘴可是只有一个人呐。”胖子继续说着,突然停了下来,表情有些不对:“他娘的为什么一路走来那么安静?我总觉得他娘的有些不对劲。”说着举起砍刀警惕起来。顿时,那帮人顿时围成了一个圈,把齐山清和齐山陌围在了中间,圈外的人都端起机关枪戒备了起来。

  “别撂下我胖爷呀!这砍刀算什么事啊!”胖子瞧瞧手里的砍刀,见那帮家伙不理他,索性捡起一把枪呼哧呼哧上树了。

  一上树,不得了。树上视野开阔的很,从树枝树叶之间就能看见在齐山清他们的包围圈外面,几百来条血红的野鸡脖子成扇形渐渐逼近。红花配绿叶,还挺不错的,只不过现在不是“红花”,而是毒蛇。

  丫的,又是这种蛇。胖子举枪刚要打,忽然一想,让这些蛇把那帮人咬死得了!省得自己再开枪浪费子弹,而且要是帮他们的话说不定不仅会引火上身还不一定能建立深厚的革命友谊。

  这明摆着是亏吗,于是胖子果断决定——看戏。

  此刻,满身伤痕趴在地上的吴邪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幅画面,是一只蛇所看到的画面。他看到了机关枪,看到了惶恐的人们,还通过舌头上的感热器官感受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那个人似乎是在树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