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吴邪睡醒后,王盟把拷好的录像给了吴邪,而吴邪正在研究那盘录像带。他认为,录像带里的录像如果没用的话,那么肯定就是录像带本身的问题。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把录像再拷了一份。

  》c最y新章!☆节上◎@酷j,匠网)K

  他把壳子撬开,把带子扯了出来,翻来覆去地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吴邪有些诧异,他又开始一寸寸地看带子,希望带子上面写着点什么。他足足看了有一个小时,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真是奇了怪了,他想。很少有人会寄一个什么信息也没有的录像带到你家。当然了,除非这人是恶作剧。他拿来了装录像带的盒子,上面的寄件人早已模糊不堪,看来是有人故意而为的,收件人吴邪这两个字倒是写得格外的清晰。吴邪又坐回到电脑前一顿一顿地看录像,可是又看了五分钟却还是什么也没有。

  “王盟,给我订一张明天上午从杭州到北京的机票,越早越好。”这是他进屋前的最后一句话。

                                            

  飞了有一个小时吧,吴邪的脑袋里一直是之前看的录像带里的画面,一闭上眼就全是雪花,他突然想起录像里也不完全是雪花,有那么一分钟黑屏了,之后就又都是雪花了。这是什么意思?吴邪相信这盘录像带不是别人的恶作剧,因为那个人应该知道如果戏弄现在的他会是什么下场。他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自从他巴丹吉林的古潼京回来后,黎簇那小子就一直没有消息,他有时还会暗暗祈祷自己的胳膊上不要再有第十八条伤疤。

  应该不会再有了。

  到了北京后,吴邪给解雨臣发了条短信,告诉他自己来北京了。解雨臣也没说什么,就回复了一条嗯。

  来到了解雨臣家,他就把录像带放给了解雨臣看。他俩凑在电脑前看了好半天依旧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这时,一个伙计小声道:“解当家,小三爷,你们往后站站,看看……这是不是一个‘囚’字?”

  吴邪听闻,离开电脑两米远,再看,一个若隐若现的“囚”字浮现了出来。

  “真的。是‘囚’字,看样子这盘录像带也是绑匪那帮人寄过来的。”吴邪道。他一回头,发现解雨臣看他的眼神有些古怪。“怎么了?”他问。

  “呃……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就是……秀秀也失踪了。”解雨臣摊摊手。

  吴邪心说你妈逼都说出来了还问我该不该说,还有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胖子也失踪了。”吴邪说,他盯着电脑屏幕,正在注视着那一分钟的黑屏。

  “那就是说,现在只剩下我,你和黑瞎子了。”解雨臣淡淡道,“而且,我和瞎子认为,对方可能还是汪家人。真是,汪藏海这个家伙设计了千年之后的一场局,没想到在我们陷入局里后还是不松嘴,啧,真他娘的跟只狗一样。”

  “汪家人?怎么说?”吴邪回过头。

  于是解雨臣就把他和黑瞎子的想法给吴邪说了一遍。吴邪听后,沉默了一下,才说:“那……你们有没有想过不是汪家人呢?”

  “不是汪家人?那会是谁?”解雨臣感到有些好奇。

  “我也不知道,也许……就是汪家人吧。”吴邪说着,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