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他们的扔飞机活动及时停了下来,要不然张起灵可就要发飙了:

  黑瞎子摊手无辜表示:飞机往那儿飞哪能怪我!?

  张起灵黑着脸:不怪你怪谁?

  ……然后吴邪就及时出面安抚了张起灵。

  好不容易安抚了张大哥,吴邪他们坐下来,吴邪刚要张口问,只见解雨臣做了一个“停”的动作,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但是请你什么都别问,听我说完。”然后,解雨臣便清清嗓子,开始讲起他的故事。

  吴邪这几年已经习惯把他听到或看到的东西做一个整理了,以下就是吴邪做的整理:

  解雨臣在发给吴邪短信时就已经在路上了。这次的事情呢,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并不是解家和霍家盘口的问题,而是一封发来的信,让解雨臣不禁有些吃惊。

  信上只写了寥寥几个字:失、寻、念。

  他因为没有看懂信上的意思,便找到黑瞎子一起破译这封信的内容。黑瞎子看完信后是这样认为的:既然是“失、寻、念”,那么它所对应的东西要么是一个人,要么是一件对对自己来说很贵重的东西,这从“失”和“寻”上能看出来。你丢了东西,就是“失”,于是就要去“寻”。至于“念”,估计是对某个东西的思念吧,不过既然是思念,那么失去的肯定是一个人。所以,黑瞎子怀疑这封信是封威胁信,它要绑人。

  解释完后,解雨臣不住点头,他也想不出比这更好的解释了。不过既然是威胁信,那么就要考虑他们要绑的究竟是谁了。不过这封信寄给了解雨臣,那就必定和解雨臣有关。吴邪隐隐担心解雨臣可能会有危险。

  可是解雨臣后来说,他和黑瞎子又讨论过,进行了排除法,它们要绑的不可能是张起灵,张起灵的实力是众人皆知的,除非有不怕死的往枪口上撞,否则不会有人敢惹哑巴张的。

  还有就是胖子,也不可能,胖子向来是只身一人,而且以他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想要结仇也难。

  然后就是吴邪,吴邪的嫌疑也很大,因为吴邪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是结了不少仇家的,不过大多近年都已经被他设局杀光了,谁知道哪儿又冒出来一波。

  再就是黑瞎子,这家伙放荡不羁,独来独往,仇家也基本不会有,另外他身手那么好,也不会有人想来吃亏的。

  最后是解雨臣,他的可能性最大,信既然寄到了他家里,那么肯定就与他有关。而且对方一定很厉害,很庞大,不然不会来提醒的。

  分析完这些解雨臣有些头痛。可他莫名又有些兴奋,生活安逸了太久,该刺激刺激了。

  当解雨臣叙述完整个故事后,房间里先前那股欢乐的气氛顿时就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压抑的氛围。

  就那么静默了大约十五分钟,还是解胖子先打破沉默,他说:“这样吧,失去谁我们都不能放任不管,那么晚上我们出去一起吃顿饭吧,缓解缓解气氛。唉,说不定这就是咱们最后一次在一起吃饭了呢。”

  “说什么晦气话!”吴邪嫌弃道,“既然我也有嫌疑,那个,上次手榴弹的事还不知道是谁干的呢,我记得张海客说他知道,那么我们请他来了解清楚,顺便让他当当我的替身,怎么样?”

  黑瞎子拍拍手道:“吴邪真不愧是小奸商啊,做什么事都得拉一人下水。”

  吴邪白了一眼黑瞎子:“您呀,就别贫了,我自有办法。”说完就进屋去了,张起灵随后就追了上去,胖子看了看,也过去了。客厅里只剩下两个人,解雨臣凝视着茶几上的信,信上三个笔锋秀丽的字此时看得却触目惊心。他叹了口气,拿起手机也出了门。

  客厅里,只有黑瞎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笑容依旧挂在他的嘴角,他伸了个懒腰,窝在沙发里闭目养神起来。

  酷%《匠7E网永pr久y免$+费看小c0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尔青橙说:

【声明:以后文风会变,各位客官请做好准备,如解雨臣所说,该刺激刺激了不是๑乛v乛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