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饭店,解雨臣找了一个包间坐下,拿过菜单递给胖子,说:“喏,胖子,看看喜欢吃什么?”

  胖子也不客气,拿过菜单就哗啦啦地翻了起来。边翻边跟吴邪扯皮:“哎小天真,想吃点啥啊?想吃啥点啥,反正——”

  “——花儿请客。”黑瞎子突然探头进来接话。

  解雨臣本来正在玩儿俄罗斯方块,忽然听到这么一句啪地就把手机合上了。他缓缓抬起头,盯着黑瞎子,开口道:“你哪儿来的?”

  “唔……我娘肚子里来的。”

  好有道理的样子。此时解雨臣已一脸黑线。

  “来人拖出去打死算我的!”半晌解雨臣怒吼出一句。

  “哎别呀花儿,我有事找你……”黑瞎子突然说。

  “哦?说来听听。”解雨臣又开始玩儿俄罗斯方块,“瞎子要不是你我应该已经破记录了!”

  “呸,那种老土的游戏就别玩儿了!”黑瞎子又凑到解雨臣耳朵边说了他的事儿。听完后解雨臣脸色就变了。他看看在一旁迷惑不已的胖子和吴邪,清了清嗓子,对吴邪说:“呃……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好消息吧。”吴邪扶额,怎么这种时候又来一堆事。

  “好吧,好消息就是,这次的饭我请客。”解雨臣道。

  “嘿,大花这算哪门子的好消息啊,大花你也太没有幽默感了吧!”吴邪说。

  “不要叫我大花。”解雨臣一字一顿的说。

  “那坏消息呢?”

  “坏消息就是,你家闷油瓶又丢了。”解雨臣摊手,一副无奈的样子。

  “什么!?Oh my god!这个死闷油瓶子又不见了!”吴邪惊呼,这才一天,这个闷油瓶子就失踪了两次,不愧是专业失踪人员啊。

  “你怎么知道的?”吴邪紧接着问道。

  “我看见的呀!”黑瞎子又嬉皮笑脸地说,“我看他一个人在大街上走,怕是你们小两口又闹矛盾了?”

  “滚,麻溜的!”吴邪怒道,“那么,他现在在哪儿?”

  “我怎么知道?”黑瞎子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靠,你不知道谁知道!就你看见他了!”吴邪吼道,抓起外套就往门外冲去。

  黑瞎子望望吴邪的背影,叹息道:“唉,年轻人还是太冲动~”说完搂住解雨臣的肩膀,“你说是不?花儿?”

  “滚。”解雨臣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

  “喂喂你们欺负单身狗……”胖子一脸黑线的瞅着他们俩秀恩爱。

  ●√更X.新8最@快上酷-f匠网B

                                   

  话说吴邪先回了吴山居,他抱着一种侥幸的心里认为闷油瓶已经回家了。他觉得以闷油瓶的智商不会连回家的路都不记得。但是——既然是侥幸心理,那么几率就很小。果然,他的闷油瓶子不在家里。

  然后他又绕道去了西泠印社,同样,闷油瓶也不在。

  张起灵!你死哪儿去了!别他妈告诉老子你又是去上了个厕所!吴邪在心里喊道。

  吴邪又跑了好几条街,都没有看见张起灵。他有些懊恼地蹲在路边,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要是自己再也找不到那个闷油瓶了怎么办,要是闷油瓶真的隐居长白山了该怎么办!

  正当他有些焦头烂额之时,忽然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他回头一看,一下子阳光太刺眼晃得他不由得闭起了眼睛。他用手遮住太阳眯起眼努力辨认了一会儿,接着“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不禁脱口而出:“好你个闷油瓶你死哪儿去了!别跟小爷说又是去上了个厕所!”

  张起灵依旧面瘫地拎起一袋子东西,缓缓道:“吴邪,我给你买苹果去了。”

  靠,老子什么时候叫你去买苹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