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感到头痛欲裂,他的思维在蛇与人之间徘徊着。

  这是怎么回事?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啊……吴邪本来是躺在地上的,但是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不禁弓起了身子。

  “怎么了?”汪家队长对吴邪的表现有些奇怪,另外举着枪的手似乎也有些酸了,或者觉得吴邪伤成这样也不可能对他构成什么威胁,于是把枪就这么放了下来。

  然而事实证明他这么做是个错误。

  就在汪家队长将手枪收起来的一瞬间,吴邪突然从地上爬起来,冲上去一把夺下了汪家队长手中的枪然后将枪口对上了汪家队长的脑袋。

  “你是在演戏么?”汪家队长看了看吴邪手里的枪,然后问了一句。

  “不。”吴邪回答,“这叫忍。”吴邪的头确实是痛着的,但是反败为胜的欲望使他又拼尽全力进行了反攻。

  “你不想活了吗?你现在要是不把枪放下,你是无法活着离开这个地方了。”汪家队长冷笑了几声,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活?活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我的全部就是一个谜团。况且意义这个词——”吴邪笑了笑,拿着枪无动于衷,“本身就没有意义,不是吗?”

  “你可以杀了我,汪家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汪家队长环顾了一下四周,无所谓地说,“但是你的朋友们就该有危险了,我无所谓。”说着一摆手,就有两个人押着张起灵和黑瞎子上来了,两人身上均有些伤痕。吴邪粗略扫视了一下,都不是致命伤。

  9{最vj新9S章n节上}I酷匠\0网Zm

  那两个人膝盖处一用力,硬生生顶在了张起灵和黑瞎子的腿窝处,直顶的两人膝盖一弯,直直地跪了下去。随即两把枪抵上了他们的后脑勺。吴邪顿时有一种想要冲过去扶起他们的冲动。

  奇怪的是,张起灵和黑瞎子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从来不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个说法。张起灵还是面无表情,黑瞎子嘴角的那一抹淡笑则始终没有消失。

  吴邪转过头,有些发愣地盯着汪家队长。汪家队长歪了歪头,伸了个懒腰,道:“怎么样?是不是该把枪放下了?”

  吴邪咬了咬牙,暗地里握紧了拳头。他之前挨了那么多棍子,现在又以一敌……五,如果把张起灵和黑瞎子也算上的话。他似乎根本就没有胜算,现在逞英雄也并不是什么好事,他知道他一旦开枪,那么张起灵和黑瞎子也会死,汪家死一个还能拉一个垫背,实在是不划算。

  “忍。”吴邪心里突然响起了这样一句话。自己被人玩儿了十年,也不差这一年啊,他自嘲地笑笑。三国的刘备不就是靠自己的忍而称王称帝的么,自己又何必不能忍呢?大不了等自己强大了再回来把他们干掉一雪前耻好了。

  想着,吴邪便慢慢蹲了下来,将枪放到地上推了过去,然后站起身。

  “觉悟挺高。”汪家队长捡起了枪,“走吧,我带你去看样东西。”又转身对那两个人喊:“把他们也带走!”

  那两个人随即把张起灵与黑瞎子从地上扯了起来,狠狠道:“走!”

  黑瞎子推了推墨镜:“老子有脚!”说罢,好像还朝吴邪的方向望了望,笑了。

  吴邪也微微笑了一下,不过是苦笑。说实话他也不清楚黑瞎子到底有没有被迷惑,但是从他之前的种种表现来看,他似乎已经不是自己这边的人了。

  又要孤军奋战了,自己的脑细胞不知道还够不够用。吴邪叹了口气,跟着汪家队长朝旁边的一栋房子走去。

  房子孤零零地立在平地上,影子在夕阳的映照下又长又细。不知怎的,吴邪看着这房子似乎有了一种亲切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