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么比?”吴邪问了一句。

  “当然是打了。”汪家队长淡淡回了一句。

  “肉搏吗?”解雨臣问。

  “不,你们的武器在我这儿,现在还给你们。”说着把吴邪的大白狗腿和解雨臣的金属棍扔了过去。

  两人拿了武器,又装作若无其事地站在了一起。

  “小花……来真的吗?”吴邪试探着问。他看了看手上明晃晃的大白狗腿,心说要是真的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解雨臣低头不语,眉头紧皱,但是当他抬起头时却一棍子撩了过去。

  吴邪闪身躲过,不禁破口大骂:“卧槽小花你来真的啊!”

  汪家队长也挑了挑眉,勾了勾嘴角,似乎没想到两人真的会打起来。

  待吴邪躲过那一棍后,往后退了两步,皱了皱眉,啧了一声,接着抽出大白狗腿迎面劈了上去。

  “当!”碰撞的声音。

  突然,解雨臣后退几步接着往前一冲,撑起棍子做了个“撑杆跳”,并在落地之时狠狠踹向吴邪肚子。

  吴邪躲闪不及,被踹到后往后退了几步,险些跌倒。心说好吧,就让小爷好好陪你玩玩儿!想着就一刀挥了过去。

  解雨臣落地后还没收住脚,吴邪就一刀挥来,于是他连忙一个后空翻,躲过了一击,不过在腹部还是被刀尖擦到了。刀很锋利,就这么轻轻一擦,解雨臣的衣服已经被划开了一条口子。似乎还划到了皮肉,不过也不是致命伤。

  解雨臣落地后吐了一口气,看了看被划破的衬衫,没有表情。

  然而不巧的是,吴邪似乎还是很信任解雨臣的,认为他不会下杀手,于是在一次攻击后也就没有接着攻击。

  ——这也就给解雨臣争取了时间。他在吴邪停下的瞬间一棍打在吴邪后背上,吴邪一个踉跄,一口血差点吐出来。

  “妈的,解雨臣你个混蛋,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兄弟!”吴邪红了眼,奋不顾身朝解雨臣杀去。

  然而解雨臣是解当家,他比吴邪单薄,但也比吴邪轻盈。身上虽中了十几处刀伤,但都只是皮毛伤而已。但是吴邪,他估摸着自己恐怕有一根肋骨被打断了。

  吴邪到最后只能借助刀撑在地上才能不摔倒。

  “看来,胜负已定啊。”汪家队长搓着手笑嘻嘻地走到吴邪面前。

  吴邪单膝跪在地上,舔了舔嘴角边的血,甜惺惺的,咽下去,不知是苦是甜。

  应该是苦吧。吴邪自嘲地笑笑。

  “咳咳……”吴邪咳嗽起来,更多的血被他咳了出来,“解雨臣,小爷他娘的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解雨臣已经准备下盗洞了,他听到吴邪这么说,停了一下,回头望了望,眼眸中流落出一丝犹豫,但什么也没说,就径直下了盗洞。

  突然,一把枪顶上了吴邪的太阳穴,吴邪深吸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小邪,对不起,因为我有错在先,所以我必须要去弥补它”——解雨臣深吸了一口气,进入了冰冷的墓室。这将是福,还是祸?

  其实解雨臣是被迫这样做的——还不是为了那个瞎子。

  在解家大院被袭击的那天,解雨臣在跟汪家人交手失败之后就被提了条件——并且威胁他不答应就直接杀了黑瞎子。解雨臣无奈只好答应,毕竟是兄弟的命,自己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汪家队长告诉了他关于墓和“赢者生输者死”的事。听完后解雨臣久久不语,但还是答应了。

  不过在与吴邪打斗的时候,每一棍下去,虽说不言语,但是自己的心也遭到了一次重创。他已经学会了忍。

  古墓和枪口谁知道哪个更安全,哪个更危险?

  或者……两方全军覆没?

  吴邪能反击吗?

  解雨臣能安全回来吗?

  U2更y新#T最◎快,◎上酷R匠c网

  这一切似乎又成为了一个谜团。

  殊不知,汪家人从来就没有打算要过留活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