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在路上其实就已经醒了,他感到脖子后面一阵火辣辣地疼。心说这个闷油瓶子下手还挺重,以前看他拧粽子不觉得,现在亲身体会到了,倒不禁为那些粽子觉得不值了。

  他不敢动,凭感觉自己是在车上,而且自己的左边坐着的便是张起灵。

  啧,他在心里嘲讽道,自己的兄弟现在变成这个样子,自己却无能为力,感觉太对不起兄弟了。

  他闭着眼,就这么一路晃晃荡荡地坐着,结果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吴邪是被摇醒的。他睁开眼,发现已经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而解雨臣已经下车了,正靠在车外的大树上休息,可是吴邪明显能感觉到解雨臣的神经还是绷着的。

  他是解当家,不论做什么,身在何处,都不能放松警惕。

  “我要你去一个地方。”对方说着递过去一张纸条。胖子一看就呆住了,纸条上面写的地址他十分熟悉:塔里木盆地西王母城。

  西王母城!胖子的脑子里顿时布满了他们在西王母城的经历回忆。陈文锦,野鸡脖子,黑雾,血尸,玉陨……还有那神秘的长生不老之谜。

  长生不老?这帮家伙难道是要去找长生不老的方法?想着,他望了望对方,对方正在心不在焉地摆弄着自己的手套,食指与中指格外的长。

  “等等,你们是张家人还是汪家人?”胖子问。

  “这个问题嘛……”对方迷了迷眼睛,“我们不是张家人。”他顿了顿,“也不是汪家人。”

  “你们为什么要我去西王母城?”胖子又问,“是为了长生不老吗?如果是这样,那我告诉你们,长生不老都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么肯定就只有一种办法,就是那里有一块玉陨,不过进去的人都失忆了……”

  “够了!”对方一拍桌子,打断了胖子,“我有说是为了长生不老吗!?什么也别问,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完就转身离去。

  胖子盯着门口看了好久,半晌才耸耸肩:“小子脾气真犟。”

  吴邪和解雨臣看着汪家人把倒斗用的工具一件一件从他们刚才坐的车的后备箱里的工具全部搬下来。汪家人训练有素,但是搬这些东西还是花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

  “搬完了?真够慢的。”吴邪说了一句。

  “你闭嘴!”有个人停下来瞪了吴邪一眼。

  “哎,不要管他。”有一个类似于队长的人拦住了那个人,“看他一会儿还怎么狂。”说完还看着吴邪笑了笑。吴邪也冲他笑了笑,不过笑容里满是鄙视。解雨臣有些担忧地望了吴邪一眼,他总觉得现在太猖狂后面不会有什么好事。

  “那么……我们开始吧。”那个队长说道,“我们来玩儿一个游戏,不过,赢者生,输者——”他扫视了一下吴邪和解雨臣,下一个字说得格外用力,“死。”

  果然。解雨臣笑了一下。生生死死,总归要降临到自己身上,只不过是早和晚的区别。

  “那么,接下来我来宣布游戏规则。很简单,我们要下到下面这个古墓去,但是需要有人帮忙,你们两个我只能带下去一个,能下去的那个人则生,留在上面的那个人则死。很简单,对吧?”说完戏谑地冲吴邪笑了笑,“接下来,看你们该怎样决定咯?”

  吴邪和解雨臣面对面站到了一起,那个汪家队长的话还回荡在吴邪耳边:“赢者生,输者死……接下来,看你们该怎样决定了……”

  真的要和自己的兄弟,发小拼死干一场吗?

  吴邪犹豫了。

  Na最L新章v节上c酷J匠网r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