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离开了解雨臣家,他感到有些闷,想出去转转,然后就打了辆车。得等到了目的地后才发现自己给司机报的地址竟是北京潘家园。

  呵,也许是想胖子了吧,也好,去看看,说不定他在呢。吴邪自嘲地笑笑。

  来到胖子的店铺,发现大门紧锁,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

  也许……胖子没有失踪,只是去巴乃了吧,不然,他怎么会有空关上店门,挂上牌子并且锁好呢?想着,吴邪有些激动,于是他立马拨打了胖子的电话。

  “喂?天真什么事?”电话那头传来了胖子大大咧咧的声音,吴邪随之也送了一口气:看来胖子没失踪。

  “胖子,你在哪儿呢?”吴邪问。

  “诶?你不知道么?胖爷我去巴乃了啊,之前不是给你打过电话了么?”胖子回答。

  “什么?我没有收到!”吴邪有些吃惊。

  “不会吧!”胖子显然也十分惊讶,“怎么回事?天真,你的手机……不会被人调包了吧?”

  “不可能!没有人接触过我,除了小花和瞎子。”吴邪道。

  “咦,那就奇怪了。”电话那边的胖子挠挠头,“不过现在好了,你至少知道我在巴乃了。”

  “嗯。”吴邪叹了口气,“那……你能不能回来?”

  “我靠,我刚过去你就要我回来,机票钱不贵吗!你丫有钱没地方花啊!”胖子骂道。

  “胖子,这儿出现了些状况……”然后吴邪就把张起灵失踪,秀秀失踪,“寻灵决”,以及小花和黑瞎子的推测还有他和解雨臣的推测都说了一遍。

  胖子默默地听完,然后好一会儿才开口:“吴邪,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

  “我打过电话给你,可你手机关机。”吴邪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他认为胖子也失踪了的事说出来。

  “擦,怪事。”胖子骂了一句,“老子手机没关过机!”

  “那……”吴邪欲言又止,紧接着,一个很可怕的念头从吴邪脑中闪过,然后他说,“诶,胖子啊,云彩怎么样啊?”

  “云彩很好,我还和她一起吃饭了呢!云彩的饭做的可好了!”电话那头回答,语气显得很兴奋。

  “真的啊!我看你很高兴的样子呢!”吴邪笑笑。

  “那当然了,见到自己媳妇能不高兴?哎,云彩!过来给吴老板打声招呼。”然后电话那边就传来一声甜甜的“吴老板好”。

  果然,吴邪心说,这不是真的胖子,真的胖子估计还没法从云彩的死的阴影里走出这么远。不过对方也许说得对,自己的手机真的被调包了。

  “胖子啊,云彩她不是死了么?”吴邪道。

  只听那头沉默了半晌,然后就听对方骂了一句:“卧槽。”声音很冷酷,丝毫没有刚才胖子的活力。接着,电话就被那人挂断了。

  “喂!喂!告诉我真的胖子在哪儿!”吴邪对着电话大吼,但无济于事。

  他将手机扔在了大马路上,看着它被来往的车碾碎。反正已经被监听了,留着干吗?然后他找了个公共电话,打电话给解雨臣。

  “小花,我的手机被人监听了!而且……”不等对方开口,吴邪就把刚才的对话全都说了一边。

  电话那边冷笑了几声,挂了电话。

  “他娘的你们是谁!小花呢?!胖子呢!告诉我你们是不是汪家人!喂!喂?”吴邪冲着电话大吼,他简直不敢相信,两个电话,就失去了两个朋友。

  他打车回到了解家大院,发现一片狼藉,解家伙计们死的死,伤的伤,惨不忍睹。

  跨过大堂,来到里屋,发现血溅的到处都是,血腥味布满了四周,似是红漆将里屋重新粉刷了一遍,很多东西都因为血污而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看来这里是混战的核心区域。

  走过一道血红的屏风,吴邪不禁倒吸了一口气。他看见解雨臣浑身是血,被绑在凳子上,一把刀搁在他脖子上,刀上的血还没有凝固,而拿着刀的人,却是黑瞎子。吴邪看见黑瞎子的另一只手上拿着解雨臣的手机。

  “小邪……快走……咳,他已经不是原来的瞎子了……”解雨臣挣扎着说出一句话。

  “不……这不可能……”吴邪惊得连连后退。他突然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刚要回头看,一把刀横在了他的脖子上,低头一看,那把刀他十分熟悉。

  c酷QQ匠y;网^永久免U费X看,小说1-

  那是黑金古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