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吴邪就收到了一条短信,说是解雨臣那儿有个来历不明的人,已经被他们控制住了。吴邪想也没想就一个人披上外套朝解雨臣那儿奔去。

  到了解雨臣在杭州买的房子,他就看见屋里一片狼藉,地上躺着一个被绑起来的人。

  “怎么回事?”吴邪走过去,厌恶地瞅瞅地上的人。

  “哦,我猜他就是那个送威胁信的人的伙计。挺弱的,两棍子就被我打趴下了。”说着蹲下来,问地上那个人:“我说的对不对?”

  地上那人也不吭声,眼里总有一股若隐若现的笑意。吴邪似乎从他眼里看到了一丝得意。他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吴邪不由得有感觉点方。

  “那么,你有什么遗言么?”黑瞎子将一把手枪抵在了那人的头上。

  那人呵呵一笑,一字一顿地说出了三个字:“寻,灵,决。”说完,便再不开口。

  三个人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吴邪大吼一声:“不好!”接着便飞快地冲出了门。解雨臣和黑瞎子犹豫了一下,也追了上去。

  吴邪边跑边在心里祈祷:不会的,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吴山居拐个弯就要到了,就在转角处,吴邪猛地刹住了车,侧耳倾听。

  拐角那边静悄悄的,吴邪有些纳闷,难道是自己判断失误?还是……来晚了?

  他抽出自己的大白狗腿,摸着墙根走进吴山居。

  一进门,他就知道自己来晚了。凌乱的房间,地上躺着的几具尸体,血迹遍布四处。

  酷匠9网@Q首~发+

  “咣当!”大白狗腿掉在了地上,吴邪有些绝望地歪身靠在了墙壁上。为什么,又要再一次讲他从我身边夺走……我已经等了他十年……诶,你说会不会是闷油瓶又去上了个厕所啊。想着,吴邪便来到了二楼洗手间,里面没有人。他马上意识到他的闷油瓶这次是真的丢了。

  他来到客厅,捡起他的大白狗腿。这时,解雨臣和黑瞎子也赶到了,看着眼前的一切和吴邪绝望的眼神,他们便立刻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寻,灵,决,呵呵,原来是要我们去寻找张起灵啊。还记得么,我们之前排除的最大可能就是张起灵,然而呢?我们被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给耍了。

  吴邪又开始方了。

  邪帝莫方莫方抱紧我。

  下一步该怎么办?去哪儿找绑架张起灵的人?世界那么大,找个人就如同大海捞针似的,哪儿能那么容易?

  “这样吧,我们先把东西收拾收拾。”解雨臣想不出还能做什么,于是这么说。

  “好吧。”吴邪道,接着便开始心不在焉地收拾起东西。

  对了,我不是还要去找张海客的么?或许能从他哪儿找到点线索。于是吴邪就披上大衣,打个车去了张海客那儿。

                              

  “张海客呀,上次你要告诉我扔手榴弹的凶手,我打断了你,呵呵,不好意思。现在告诉我把。”吴邪说。

  “啧,怎么现在想起我来了?”张海客还在那儿傻逼呵呵地顶嘴。

  “我的事为什么要告诉你?”吴邪引用了张起灵的一句名言,当年,吴邪可被这句“名言”害惨了。

  “那……凶手的事我也有权利不告诉你咯?”瞧张海客那作死的样,吴邪就想一拳揍上去,不过因为是自己的脸终究还是没揍下去。

  “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么?”吴邪强忍怒火淡淡回了一句。

  “不知道耶。”张海客你个傻逼,吴邪暗骂道。

  “揍你。”

  “哦……好吧那我告诉你。”

  “嗯,这就对了。”

  然后吴邪就翘起二郎腿静静地听着张海客的故事。还挺离奇的。这是吴邪听完之后的感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