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无话。两人都在睡觉,直到到了才醒。

  走出机场,吴邪一眼就看见了正在等候他们的解雨臣。他招招手,解雨臣看见了他,也冲他招招手。好长时间没见,两人脸上都难掩重逢的激动与喜悦。只有闷油瓶还是一如既往地面瘫。

  吴邪搭着小花的肩膀,问:“哟,花儿爷,叫我们来,有什么事么?”

  解雨臣的笑容突然僵住了,不过马上又回复了正常,道:“没事没事,兄弟过来叙叙旧嘛。走吧,到家有惊喜。”

  “什么惊喜?”吴邪的好奇心又上来了。两人一路勾肩搭背地说说笑笑。吴邪丝毫没有注意到小哥的眼神其实已经充满了“杀气”。

  我只想说小哥你吃醋了。

  到了解雨臣家,吴邪一进门就嚷:“给小爷的惊喜呐?”

  解雨臣神秘地笑笑:“惊喜就在我家,它很大,你会找到的。”

  于是吴邪就开始找他的惊喜。他先是去了每次来自己都住的房间——那是解雨臣为客人准备的。当然没有,他是不会放在这么醒目的地方的。

  客厅,餐厅,厨房,书房,吴邪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就差两个房间——一个是解雨臣平时唱戏的地方,还有一个就是胖子每次来时住的房间。吴邪决定先去胖子的房间看看。

  他一推门,屋里没开灯,窗帘也拉着,很暗。突然,吴邪看到一个人,哦不,是一个黑影朝他扑来。吴邪迅速反手抽出匕首,那是解雨臣刚刚在路上给他的,现在正好排上了用场。吴邪一抽出匕首就冲对方脖子处刺去。多年来让吴邪变得不再天真,杀人也绝不眨眼了。

  对方一看吴邪起了杀心,便喊了一声:“停!我投降!”

  吴邪停住了,匕首正好抵在对方的脖子上,恐怕再晚一步对方就死了。

  窗帘刷地一下被拉开,紧接着吴邪就听到一声抱怨:“我靠,天真你小子想杀胖爷我是不?下手真狠呐,你瞅瞅,刀都架脖子上了。”

  吴邪定睛一看:哟,胖子啊!他怎么也在这儿?想到这儿,吴邪不禁松了口气。

  “喂,把刀搁下行不?举着太骇人。”胖子又开始发牢骚。

  吴邪把刀插了回去,问胖子:“哎,你是不是小花所说的那个惊喜?”

  “那当然了!”胖子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见到好兄弟你难道不惊喜?还有,胖爷我刚趴门缝那儿瞅半天不见你往我这儿跑,好容易来了我本想吓吓你,哪知你竟起了杀心。”说到这儿胖子又装着捶胸顿足,一副很悲伤的模样,口中还念念有词,说什么兄弟相叛啊,这世道太危险啊之类的。吴邪不用听也知道肯定是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他暗自觉得好笑,这个胖子的性格还是没变。

  “嗯,见到你我只感到了惊,没感到喜。”吴邪又和胖子杠上了。

  “哎,天真你真这么想?”胖子感到很诧异。

  |¤看S正x√版tJ章P节7上r酷l匠@G网}u

  “嗯。”吴邪决定把这个玩笑开到底。

  “天真你就骗我一下会死啊。”

  “骗了啊,没死。”吴邪道。

  “……”

  这时,解雨臣走了进来:“小邪,看来你找到你的惊喜了?走吧,去吃午饭。”

  “嗯。”吴邪点点头,和胖子还有解雨臣一起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