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着步子走回到了列车厢里,做在自己的座位上发着呆。恍惚,焦虑不安此时此刻一切不好的心情都一拥而上,让原本心情就不好的陈孝正,心情更加的不好起来。有点昏昏沉沉的陈孝正迷糊了一会。不一会列车缓缓的开动了,就好像刚才的遭遇被特意制定的一般。

  “喂,喂,你还好吧?马上就快到站了,还晕晕乎乎的啊,”曾毓看着陈孝正一脸憔悴的摸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起来。不知道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有点弯了弯腰,制服包裹着令他引以为傲的身材,领口有点低,露出来他那丰满的胸部。这次没有推他的小车子,好像来巡视一般。

  “嗯。。。”睡眼朦胧的陈孝正,松了松眼睛,提了提精神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心里默默感叹!“哇,真大”嘴里的口水被生生咽下了喉咙。

  “呵呵,看你那么困,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曾敏还是之前的那个姿势继续说着,就好像故意叼着陈孝正的胃口一样,这让陈孝正有点显得尴尬起来,你说你好看就好看吧,你还故意露出你得身材一般。

  “呵呵,你那么好”不会有什么阴谋吧,这样直接可不像以前的那个曾毓。

  “怎么,对你好还不行?”曾毓有些缅甸的说到。

  “没。。没。。你可别这么说”陈孝正风趣的说到。

  “你比以前好多了,没以前那么僵硬了。也不是从前的那个面目表情僵硬的人了”曾毓打趣的说着。

  “我以前是这样的一个人吗?”陈孝正有些不乐意的说到。

  “还不是啊,要不是你我。。。。。。”曾毓说到这里有些害羞的停顿起来。

  “呵呵,这么会呢”陈孝正好像也听到了其中的意味,不好捅破那其中的那张纸,渐渐得沉默起来。

  “不说了,这已经进入北京界了,马上就快要下站了,”曾毓收拾收拾情绪。

  “你去吧,反正也快要到站了”陈孝正微笑着说了说。

  “有机会电话联络哈”曾毓有意味的暗示到。

  “嗯,会的”陈孝正说到。

  曾毓迈着她那矫健的猫步,就好像职业模特一般。身影消失在列车的另一头。

  列车上熙熙攘攘的人们开始躁动起来,马上就要到北京终点站了,有人开始把行李架上的行李卸下来,开始在过道上排起了队伍,有大包,小包,有公文包,也有女士包包。都各自拿着行李准备下车了,陈孝正看着过道里的队伍,也不是着急的样子,“让他们先走吧,反正不急”。

  “各位旅客你们好,欢迎乘坐本公司G18次列车,前方到站是终点站北京南站。由于系统故障给各位旅客造成的晚点,敬请谅解。我们公司一贯的宗旨是您的满意,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欢迎各位旅客乘坐本公司列车,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北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直辖市和国家中心城市之一,中国的政治、文化、科教和国际交往中心,中国经济、金融的决策和管理中心,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办公所在地。位于华北平原的东北边缘,背靠燕山,有永定河流经老城西南,毗邻天津市和河北省。”这是列车经常播放的一段。

  列车稳稳的停在了北京南站偌大站棚里,高铁两头的侧门都是自动的,没停下多久,靠站台的自动门打开了,早已经排好队伍的人们提着大包,小包不慌不忙的出来高铁列车车厢。人流蹿动,陈孝正也起身拿了自己的行李准备出去。

  “这要走了?”那位教授热情的招呼着陈孝正。

  “呵呵,恩恩,拜了老先生”。陈孝正也热情回笑了一句。

  “嗯,年轻人一路走好,”那位老先生起身站了起来,“我也要下车了”年纪大的人起身有些不便。老人并没有带什么行李,像是来北京来看望故人似的。

  “来,大伯我付您吧。”陈孝正看到了老人的不便,接手去付了他。后退了两小步,让那位教授走在了前面。

  “谢谢你,年轻人”那位教授喂笑着说着。

  更新mG最^N快Tn上m酷匠网$

  就这样陈孝正扶着那个老先生,缓步走出了列车车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