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厢里灯火通明,整齐的一排排座位坐着男女老少,座位朝着高铁前进的方向排列的,每一节车厢都有干净的自动门所隔开着。门上方有一个LED屏,显示着里程和站点信息。窗外的风景依旧美丽,下午的斜阳透过玻璃照射在车厢内。行李架上安放着各色的包裹,有些刺眼,也有人迷着一双小眼睛,生怕眼睛被灼伤到一般。高铁车厢不像其他的火车,最多也就是7、8节车厢。

  小丽推着小型车子缓步而又熟练的走在过道上“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对着一位年纪不是很大的年轻人说着。那个人年纪不大,带了一顶鸭舌帽,白白净净的脸上,像是搞文艺的。

  “不需要谢谢”那位旅客委婉的说到。那位青年很礼貌的说到。

  走到了车厢的另一个尽头,来到休息室,做在乘务员专有的座位,有点疲乏的看了看窗外,一片片绿色的灌木丛林,一坐坐高低起伏的山峰,天空缓慢移动着一朵朵白色云朵,不时山腰上还有住户,这时已经旁晚时分,屋顶上还冒着一缕白烟。估计正在做饭吧,想到这里肚子又些饥饿起来,不过还没到吃饭时间。开始漫无目的打量着四周,顺手摸了摸口袋,刚才陈孝正给的名片被翻了出来。

  “呵呵,陈孝正名字还算不错,就不知道人品怎么样”内心有些蠢蠢欲动的小丽,有些羞红着脸说着。“曾毓对不住了,谁让你得男人我也看上了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呢,你第一次就输给了别人,这次你还能赢吗?”些许诡异的笑容在小丽脸上挂着,就好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距离北京已经很近了,座位上的陈孝正显得有些安奈不住起来,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到北京了。终于又要踏上北漂的征程,不知道自己的驴友最近过的怎么样了,甚是想念啊。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电话铃音,一首庞龙的歌曲在陈孝正的手机响起,拿起手机,解锁,接通等一连串的动作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士的声音。

  “喂!您好,本人夏雨荷,今年28岁,嫁入香港富豪,丈夫因车祸去世,留下一笔资产,本人在家寂寞难耐。想找一位身体健康,高学历,性生活频繁者,。。。。”随即陈孝正就挂断了电话,嘴里说着“真是骗子横行于世,手机号码都快变成了骗子专线了”

  挂上电话,没过多久又来了一个电话。还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喂!您好,本人亦语蓝,今年29岁,嫁入香港富商,丈夫因病去世,留下一笔财产,想找一位身体健康,高学历,性生活频繁着。。。。。。”

  “一会就长了一岁!?”陈孝正郁闷着喃喃道。真的很想发飙!!!

  第三个电话

  “喂,这里是北京市公安局,对于您最近的行为以涉嫌金融诈骗洗钱案,我们已经下发形式公文,公文编号557868,具一位名为王国兴的人交代,从他身上收集出来大量身份证和银行卡,是他以一万两千块钱从你那里所购买的。”

  “什么诈骗洗钱案,。。王国兴是谁?

  “你要配合我们的工作,你认不认识王国兴这个人,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还有你说说你得名字”。电话那头。

  “洗什么钱,你说的王国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叫陈孝正?”陈孝正有点恼火的说到。

  “为了证明你得清白,你要配合我们的工作,”电话那头。

  “我都没参与,洗什么钱?”陈孝正疑惑的问道,“你说你得身份证号码是多少,还有账户里有多少钱?”电话那头,“我为什么要和你说我的身份证号码”陈孝正接着说,“你在不说我就把你得银行账户给冻结了!”电话那头严肃的说到。

  “你为什么要冻结我的银行卡?”陈孝正紧接着说。

  “你到底说不说噻!”电话那头说着,“你们公安局也要讲道理吧,为什么要冻结我的银行卡”陈孝正不解的问。

  “你不说我马上给你冻结”电话那边严厉的说到。

  “好,好,我说我的身份证号码是873287587709875245,这次行了吗?”陈孝正无可奈何的说到。

  “那你账户里有多少钱呢?”电话那头说着。

  “我有多少钱关你什么事?”

  “你说不说?”电话那头有点不悦的说到。

  “那个啥。。。不是。。你们公安局也要讲道理吧”陈孝正有苦不能言的意味。

  “不说我马上冻结你得账户,”电话那头不留后路的说到。

  更新9@最快上6-酷r…匠Q网,

  “艹你妈!你是不是骗子啊”陈孝正终于有点耐不住性子了。

  “再废话立马冻结你银行账户”电话那头严肃的说到。

  “哎呦!我去!!派出所可以少折腾一会吗?”陈孝正反驳道。

  “这里不是派出所,这里是公安局”电话那头解释道。

  “我不管你那个局,那个所,还是有关部门,就是不能冻结我的银行账户”陈孝正有些发飙到。

  “啊哈,你还敢跟公安局斗。”电话那头不以为然的说到。

  “我怎么要和你斗了?是你们无理取闹可好?”陈孝正有些冤屈的说到。眼睛有点快要掉眼泪的表情。

  “得。得。得。我也不和你瞎扯”电话那头说到,随即挂断了电话“叮。。”

  一脸无辜的陈孝正叹了一口气。

  不一会收到了一条短信。“您的工商银行账户98787777237895359865已经被冻结,请务必在72小时之内办理申诉,如有疑问请打客服95588,我们的服务绝对让您10分满意”

  电话那头两个黑客在哪里哈哈大笑起来。“今天又玩了一个,玩死他们。”

  “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道德?”另一个黑客说到,“管他的呢,玩死几个是几个,谁让我那么有才研究出了这种软件,可以任意植入一些东西到别人的手机”那个龌龊的黑客笑了笑说到。

  “呵呵,都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了”另一个黑客说到,“不说了睡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