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初晨体内玄力不稳,明明同根同源,却互相撞击,损毁筋脉和心脉,浅落祤就是好奇这点才收她为徒。

  为了好好地活着,就算封印加身暮初晨也不敢调用太多玄力。

  但现在,暮初晨冲破封印,以毫无保留之态全面支援她身后这个男人。

  暮初晨有能力在魔门开启后逃脱,也有能力破釜沉舟争取时间,但二者选一,没有回头路。

  4`酷*z匠网唯H一#W正i版l,Q其他◇s都tm是(盗版

  或许这就是时间的力量,从对浅落祤充满排斥到愿意为他放弃安稳,连她自己都没发觉,浅落祤在她心中越来越重要了。

  “呵呵,丫头,”浅落祤突然温暖地笑了,暖阳花开不过如此:“赢了自然好,输了也不亏,有我陪着。”

  “恩......”

  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陆予哲离开的方向却没有一点动静,余媮用自己的骄傲撑住身心疲惫,知月已经坐在了地上,魔门的煞气虽然被K压制,但它的阴冷却不会消散。

  暮初晨的眼眸处于半闭状态,她的玄力已经持续大量释放两个小时,鬼鼠不是一般的鬼物,它们游走于阴阳交界处,不被任何一边接纳,却能在最艰难环境下繁衍生息,靠的是团结协作,它们分散开来不难处理,但是集体的战斗力相当于每只鬼鼠就是一个中级玄术师。

  她快支撑不下去了,除了释放玄力,经脉里的玄力还在不断冲击,但是看看浅落祤,他一定更加累,再不行也得等他先耗尽了才行啊......陆予哲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眼前已经一片模糊,身上像是在血池子里泡过一样,已经完全看不出衣服的颜色,鲜红一片,几块翻卷的皮肉咕咕地冒着血,他勉力撑着墙甩动两条腿机械地走动,俊逸的脸没有以往半分冰冷的神采,一场恶战折下了这位天才少爷......陆予哲甩甩脑袋,他不可以停,媮儿还在那里......似乎前面有光,这是什么......该不会是天堂?

  陆予哲自嘲,这种想法只有欧阳逆那家伙会有,他果然,快撑不住了。

  噢,对了,他想起来了,这是祤家的那个小徒弟,是那丫头的玄力,真是耀眼啊,看来自己破开封印了啊......那,就在前面了......模糊的视线中不知道走了多少,他看到了那个坚毅的背影......“媮儿......”陆予哲尽力甩动麻木的双腿。

  余媮转头,看到陆予哲的样子瞬间落泪:“阿哲!”

  “别哭,快......”

  余媮接过陆予哲手上的黑色石块:“这是......”

  “给祤......”说完便无力地闭上了眼,倒在了余媮的身上。

  “阿哲!”

  “知儒......”K嘴角溢出鲜血,已经损耗到了根基,只得用眼神示意部下。

  “是!”

  知儒心领神会,接过黑色石块扔向水牢中央。

  “丫头,你赌赢了......”浅落祤弹出指尖一缕幽火,黑色石块顺着火光的轨迹落在了浅落祤的掌心里,暮初晨弯着嘴角,闭上了眼睛。

  再醒来的时候,暮初晨眼前一片紫色床幔,身下是软软的被子。

  “醒了?”

  暮初晨微愣,依旧风华绝代,惑人心弦。

  闭眼前的生死交替恍若隔世,她居然还能睁开眼,还能听到浅落祤温柔地问句:醒了......“落落!”暮初晨呜咽地一把抱住浅落祤,却不想浅落祤往一边栽倒。

  “你太重了啊......”

  “浅洛祤!”

  暮初晨扶起浅落祤,发觉他的脸色异常苍白。

  “你怎么样?”

  浅落祤摇摇头,揉揉她的发顶。

  “我要闭关了。”

  “你......”

  “好了,我该走了,余媮和逆在下面,该交代的事我都交代清楚了,你问他们吧。”

  浅落祤没等暮初晨说话,就伸手捏诀,顿时凭空出现一道门。

  暮初晨想问很多事,但看到了这道门瞬间就闭上了嘴,浅落祤开启的是魔境万花门,是他当年落入魔境后千辛万苦吸纳重魔万花镜所创建出来的心界,若非伤至根基,他不会轻易进入魔境万花门的,魔境可以供浅落祤闭关无扰,但魔境终归是魔境,不虐身虐心到极致,恐难以出来。

  浅落祤看暮初晨一脸心惊的表情,把脑袋搁在她的肩上,低声道:“放心等我便好。”

  “恩。”

  暮初晨看着浅落祤的背影消失在尽头,怅然若失,躺在床上久久未动。

  “咚咚!”

  “初晨。”

  暮初晨从思绪中回神:“余媮。”

  紧跟着余媮后面的还有欧阳逆。

  欧阳逆浑身散发着颓废的气息,完全不符他往日的形象,连余媮都小家碧玉的做派,没有精神。

  “浅少走了?”

  暮初晨向余媮点点头。

  欧阳逆找了个凳子坐下将脸埋在手心,进来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空气重的像是可以压下来,暮初晨刚经历生死大劫,脑袋里面一团乱麻,浅落祤又走了,刚想问点什么,欧阳逆突然抬起头,嗓音沙哑:“小晨,冥门这事儿我有责任。”

  暮初晨奇怪地看向欧阳逆,冥门的事他怎么和他有关系?

  余媮只坐在一旁,静静地不说话。

  “七大活祭,你知道的,你已经见过贪之祭,而欧阳堡其实是历代守护七大活祭的主祭----魂祭。

  魂祭和其他六个祭阵不同,魂祭是为了其他六个祭阵的力量可以平衡稳定而设置的,而当年人心不古,先辈怕有心人找到六个祭阵为一己私欲滥用祭阵之力,所以六个祭阵摆在只有主祭司才知道的地方,还把六个祭阵的力量全部封印到魂祭里,通过魂祭不断供给微弱平衡的玄力,维持七大活祭的稳定。

  而我欧阳家太古时代就已经有了,那时是参与活祭的悼戈尊者的头号家臣。尊者自知活祭过后,所有参与活祭的大能必将耗竭而落,怕无人管理七大活祭的重中之重---魂祭,于是便举荐以结界而长的欧阳家守卫活祭。一方面可以防止歹人滥用,另一方面魂祭关系到天地安稳,欧阳家善用结界,出现问题有能力解决。”

  欧阳逆叹了一口气:“欧阳家身肩重责,一直小心翼翼直到十七年前都重未出过大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