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来倒斗的。”

  “所以啊,”张元搓搓手,“各位有大本事的是来除害的,所以选哪条路都没差,而且这尸体躺在路口也不知道是要从里面逃出来还是和我们一样进来遇到了变故。”

  知月:“我们一路过来并没有遇到陷阱,我觉得是从里面出来的。”

  “这就说不准了,我们之前不是还遇到了鬼打墙了吗?同样的路两次走遇到不一样的事,谁知道他进来的时候遇到了什么事”

  更新{最快上:酷匠7网O

  K:“浅少,陆少,你们怎么看?”

  陆予哲:“既然张元说走那条都一样就随便走吧。”

  浅落祤:“走尸体的那条吧,不管这人是里面出来的还是外面进去的,既然在这条道里,就看看里面有什么吧。”

  “恩。走。”

  几人从尸体边走过,暮初晨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那具白骨,突然发现它在笑!吓得暮初晨一身冷汗,眨眼一看,白骨安静的躺在那里,脸骨很平静,没有刚才咧起牙的表情,想着大概光线不足阴影处看不分明,让人误以为白骨在笑,暮初晨这么想着。

  “怎么?”余媮看暮初晨停顿下来,问道。

  “没什么,”暮初晨拍拍心脏,自己吓自己。

  七个人的脚步声回荡在长长的墓道里,身后的白骨脸上挂着诡异的笑……

  没有了迷幻阵的干扰,墓道终归是有尽头。

  “那是什么?”

  墓道的前面是两条巨大的石柱,足足有百年老杉树那么粗,从墓道里看去,大概只能看到石柱体宽的一半,石柱上雕着细密的纹路,一路向上,在墓道顶部,石柱的纹理还有向上的趋势,像是嵌在了里面。

  “这是……”

  K将光源打到最远,石柱后面原本黑乎乎的地方亮了起来,奇异的是光源打到的地方,闪着片片铜黄色磷光,随着光源的扫荡,磷光反射得越多,就像石柱后面全是铜黄色反光物。

  “这该不会是龙吧?”知月咽咽口水。

  众人往前走,光源开始扩散,反光更甚,大片的铜黄色反光有规律地盘旋而上,倒真像是黄金龙身上的鳞片,蛰伏而卧。

  曾传,得天道玄术师养怪物为宠,死后令宠守墓,入墓者皆为食。

  龙,在中国古代被尊崇为祥瑞,但是不存在的生物,但是在这些玄术师眼里,龙,是真有其事,不过,不是祥瑞,而是毁灭罢了。

  如果这是活龙,恐怕很难全身而退了,K看向浅落祤,询问他的意思。

  “不是活龙。”浅落祤确定道,没有活物的气息。

  “那就好,可以继续往前。”知儒看向K,等着他下令。

  “不过,”陆予哲突然峰回路转,将余媮拉近身边,眼神幽幽地扫向圆柱后面:“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众人听了直毛冷汗,这阴森森的墓里搭上冷冽的语气,还真是够要命的。

  一旁的K等四人听得云里雾里,当下也不计较他模棱两可的意思,挥了下手,带着众人进去了。

  当手上的光源全部打开,圆柱后面的景象完全呈现了出来。

  原来在墓道里看到的部分圆柱仅仅是冰山一角,本以为挡在道口的是半根圆柱,可当这柱子露出真面目了才知道,那根本就是石雕猛兽的巨牙,而他们几个刚刚正在这猛兽的嘴里。

  “哎呦!我的祖宗啊!”张元抑制不住地叫了起来。

  刚才看到的类似盘龙的东西竟然是一座金山!各色金器堆聚而成,闪着耀眼夺目的光彩,就像是龙鳞的色泽。

  别说是张元,就是暮初晨都看呆了,金堆有首饰、器皿、祭器,居然还有用黄金打造的佩剑,这得要多少黄金啊!

  “难道这里建墓之前是座金矿?” “是不是金矿不知道,但这些金器……有点古怪。”余媮执起鞭子一端用力敲打一件堆在金山半人高处的倒扣的掌中鼎,没敲几下,就听咔擦一声,掌中鼎咕噜噜地从金山上滚了下来,一路还撒下白里带黑得粉末。

  “这是什么?”

  余媮带上手套,蹲下翻看滚下来的掌中鼎,回道:“人骨。”

  “啊!”知月尖叫一声跑开,“金器里还藏着人骨?”

  余媮伸出两根手指从掌中鼎立夹出一根手指骨,声音变得低沉“这是一场大规模的祭祀,我想这金器也就我们看到的这面上一些,底下都可能是白骨。”

  余媮神色变得紧张,有关金器和人骨的祭祀她知道不少,但是余媮有不好的预感,希望不是她想的那个……

  “你们看!”

  众人回头,看向知月指向的金山顶,山顶处像是爆发的火山口,破开了顶,里面隐隐若若地冒着阴煞的气息,若不是知月对气息的变化十分敏感,还真看不出来。

  余媮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陆予哲缓缓走到余媮身后,牵起余媮的手,握在自己微凉的掌心里,眼神交汇间,无声地让余媮放心了下来。

  这边暮初晨站在浅落祤身边,看他盯着金山半响不动,眉头皱起,脸色反常地阴沉了起来,金器的金光反射在浅落祤的身上,妖娆的面容镀上了一层幽暗金色,金色迷离,最华贵的邀请,犹如暗夜的帝王,冷魅肃杀。

  金山上的金器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许多已经看不清原型了,知儒身体力行,小心用剑挑开一大块像是粘合在一起的金饰。

  “叮叮咚咚!”

  被挑开的金块从金山上滑下来,混着白色的粉末砸下不少金片。

  “这是!”

  知月瞪大眼睛,看着金山上撬开的一块缺口,里面露出森森白骨。

  这何止是金器里面藏着白骨!

  白骨从撬开的一块缺口开始整齐地一条一列地摆放着,臂骨,头骨,腿骨分门别类,以某种序列堆起来,让人想到小孩子玩得乐高积木,而这里竟是拿人骨当积木,堆成了这座金山的底座!

  居然拿人骨堆山!

  “这!”知儒也吓了一跳,遥看三层楼高的金山,以眼前所见的排列方式堆砌这人骨山,该用多少条人命啊,该要上万吧!饶是知儒一直做着和相关生死的工作,也没一次见过那么多人骨。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从容到那人骨堆山?这上万人的大屠杀到底为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