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张元急忙摆手:“我不可能会打除了这里的其他地方。”

  K:“怎么说?”

  张元:“因为只有这里的墓墙最薄,两边起码有五米的厚度,我还以为是支撑的柱子,压根就非常小心地避过,不过……”张元顺着墓道往里望去,这条墓道起码二十米……

  K:“张元,确认下边上墓墙的宽度。”

  张元二话没说就趴在墙上小心地敲了起来。

  “这么样?”知月看张元停了下来,急忙问他,她总有点心绪不定,迫不及待地想赶紧离开。

  张元皱紧眉头:“五米内的墙我能听出深浅,这墙的厚度肯定还是超过五米。”

  暮初晨:“实心的?”

  张元:“嘶,不可能吧,就算柱子也没这么大的,完全没有实用性啊……不过也没有墓室要那么厚的墙呀……”

  K:“这墙可以炸开吗?”

  张元:“悬,还是不炸为好,这么小的地方,说不定就被活埋了。”

  暮初晨看了一眼浅落祤:“往前走吧。”既然一时看不出什么来,还不如往里面探一点。

  浅妖孽点点头,提着探照灯和暮初晨走在最前面,余媮也没看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拉着陆予哲跟了上去,其他几人暂时把疑问放在心里。

  余媮仔细地扫过身边的墓墙,只是密密麻麻的砖块看不出什么蹊跷:“墓道里没有机关?”

  张元:“没觉得有端倪。”

  暮初晨:“我听说古墓了都是有着各种各样防盗的机关,现在看上去挺平静的。”

  “呵呵,暮小姐可千万别这样想,”张元略带阴暗地笑笑:“这墓啊,一直都是安静的,但说不定我们就已经安静地进了它的陷阱了。”

  “什么…意思…”

  张元:“在墓里,陷阱一般都是躲不过的,我们呢,要会的就是这么应付陷阱。”

  暮初晨:“你的意思是走一步看一步。”

  张元:“对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这么个理。”

  3(最)新#章!节/上酷(q匠iN网

  探照灯的光线有些模糊,走在最前面的浅落祤突然停了下来:“那么现在,该往哪里走呢?”浅落祤微微侧头,昏暗的灯光掩映在另一侧,勾勒出他妖娆明媚的脸庞,就仿佛来自地域的恶魔,带着诱惑与危险邀你入境。

  “……”张元一时之间有些有些恍惚,半响反应回来,才吞吞口水回道:“什么?”

  “岔路口。”

  “啊?”张元望过去,探照灯以内并没有浅落祤所说的什么岔路,而光圈范围以外的什么都看不到。

  “再往前走几步。”K把探照灯往前方打了一些。

  玄术师有异于常人的体质,视觉比普通人明锐许多,张元只是普通人,直到再向前走几步才在昏暗的墓道里隐约看到两个黑乎乎的洞口,黑不见底的墓道散发着腐朽的气味,就像两张张开的大嘴,阴冷的味道从里面传出。

  “啊!”知月尖叫出声,指着岔路口的一角。把一直紧绷的众人吓了一跳。

  K把探照灯打到路口的一角,灰不溜几的东西堆在角落,一颗白色的骷颅头明显地露在外面,几块看不出外形的布料搭在一边,手骨腿骨都暴露在外面。

  “唉,”张元擦了擦汗,被知月吓得不轻:“我说,月小姐,这墓里面有些人骨头,再正常不过了,你别一惊一乍的,吓死我了。”

  “可是……”知月颤抖着说:“这……不是只有棺材里才会有白骨,墓道里怎么也会有……”作为感知系玄术师,知月比其他人对古墓的恐怖气息更加敏感,一具尸体已经能触动她的神经,K皱皱眉头,这不是好兆头,知月对危险的感知也十分敏感……恐怕还有更加不可思议的事,他看了眼身边的浅落祤和陆予哲,突然庆幸幸好是和他们下的墓。

  “那大概从墓里爬出来的吧……”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看上去也不是个会动的主儿,张元不在意地说着。

  “不是从墓里爬出来的。”余媮走过去翻开布料,“这个料子是现代化纤工业,。”

  “哦,”张元瞟了一眼,也没在意,“那就是盗墓贼了。”

  张元的判断确实没错,余媮从白骨边上还翻出了不少工具,张元一眼就认出来都是盗墓必备的工具,而从料子腐化的程度结合坟墓里的空气情况,这具尸体死亡时间至少有十几年时间。

  暮初晨倒不觉得一堆白骨有什么可怕,但是也不想凑上去,只是细想又觉得有许多说不通的地方,“既然早就知道这是异能者的坟墓,为什么一直会有盗墓贼光顾?”死去的异能者下葬的坟会出现灵异事件并不是怪事,虽然大多数不会影响到阳间,但还是存在一定危险性,所以国际特行组还是会雇佣许多珍贵的异能者守墓。而这座古墓在异能者中是非常有名的,不可能没有守墓人,但是居然在三四年之前还有盗墓贼,这不是很奇怪吗?难道没人守吗?

  “这座墓是没人守的,”余媮看出了暮初晨的疑惑,“关于这点我也不清楚,只是五百年前,玄术师大能离月曾下令玄术界不准任何人守此墓,你知道的,离月那时就等于现在的七大家族,没人敢违背的,至于之后,就算时代变迁,也没有人违背。”

  K:“这墓一直没出过什么状况所以上司选择遵循大能的嘱咐,就算出了盗墓贼也没有管,盗墓什么的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

  浅落祤:“不让守自然有不让守的道理,不过我倒是奇怪这位五百年前的大能怎么会和千年前的风水师有关联,他进过墓?”

  K摇头,“不知道,没有这样的记载,只知道大能留下这句嘱咐没多久就去世了。”

  “比起讨论百年前的事情,先看看现在这么办,往哪里走?”

  “张元,你看这里这具尸体躺在这条墓道里可以判定出那些信息?”

  “这,我看看,”张元翻动了一下尸体,一股尘土扑面而来,张元马上捂住鼻子,“咳咳,要是我们倒斗的看到‘前辈’的尸骨会从两方面分析,第一,尸骨在这里,这路不可走,有危险,换一条,第二,这路虽然有危险但可能会有冥器,那就要看各位怎么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