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脸上的皱纹开始裂开,里面一条条白色的蛆虫向外面爬出来,落在暮初晨手上,暮初晨也不动,任由那些吃腐尸的生物像她爬来,暮初晨低垂眼眸,时间仿佛就在那时静止,没有喧嚣,只剩下寂寞,蛆虫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四周又陷入一片黑暗,不远处,探照灯发着暖人的光。

  “初晨,你没事吧。”余媮朝她招招手。

  “恩。”暮初晨平复一下心情,笑笑,甩了甩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怎么回事?你们突然,去哪了?”知月惊恐地看着K和知儒,在她还在向前走的时候身边的人突然都不见了,在这种地方一个人呆着,还不如死来得好呢,不过所幸,又突然出现了。j“不过迷幻阵罢了。”K淡定地说道,却略有深意地看了暮初晨一眼。

  “哦。”知月松一口气。

  “迷幻阵?”张元一脸后怕,要不是陆少爷他说不定就死了,难怪一般的盗墓贼都没出去过。

  “放心,”知儒稳住张元:“迷幻阵里看到的不过都是幻觉罢了,只要不去在意自然就会出来的。看来这是墓主人的警告。”

  “哦。”张元舒一口气,吓死他了,但他还是向陆少爷道了声谢。

  “也不是没危险,”K看了一眼四周提醒道:“要是被幻觉影响在墓里乱窜就不好了。当然,”K复杂地看了一眼暮初晨:“迷幻阵很容易主导人类的七情六欲,其他的无碍,但是在墓中最多的就是凶杀之气,而怨念很容易造就它,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请保持冷静。”K这句话是对暮初晨说,他比暮初晨清醒得早,亲眼看着暮初晨向前走了几步,之后她所散发出来的煞气几乎充斥了整条过道。

  只是K不明白,就算作为普通的玄术师,迷幻阵都是再好对付不过的了,更何况是浅落祤的徒弟,在上次事件中他也是见识过她的淡定了,可是现在不但陷在了迷幻阵里面,而且还放出了如此浓厚的煞气,让他更奇怪的是,不过一个高中生,究竟有多大的恨能让她这样失去理智?

  浅落祤在黑暗中靠着墓壁等着众人调整过来,暮初晨低着头走过去,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半响,浅落祤摸了摸小徒弟的脑袋:“继续吗?”

  “继续!”暮初晨十分坚定地回答。

  浅妖孽满意的含着笑。

  余媮在一旁完全听不懂,她可不会傻到觉得浅少爷实在问暮初晨是不是要继续探墓,不过,余媮也懒得在意这种暧昧的师徒互动。

  “刚才,”众人再次出发,暮初晨突然出声:“刚才,知月问了‘怎么回事’吧?”

  “哦,”知儒解释道,“暮小姐知道的,知月是感知型玄术师,同为控制感知的低级迷幻阵对知月来说没什么效果,所以她并没影响。她不知道出了什么是也是正常的。”

  “哦……”暮初晨看了眼知月,知月一脸鄙夷地回了暮初晨一眼,满眼写着‘废物’二字。倒是K投来了一个眼神,警告知月。暮初晨奇怪地看了K一眼。

  浅少和陆少交换了个眼色,没再多话。

  经过迷幻阵后墓道里的视野变得清晰许多了,能非常清楚地看见墓道尽头的墙壁。

  K抬手,看了看手表:“上次进来一个小时都没走到尽头,这次只走了半小时。”

  “而且上次也没遇上迷幻阵。”知儒抱剑道。

  “两次确实是从同一条路下来的。”

  “等一下,这个问题先放在一边。”冰山难得得开了口。

  “恩?”

  “迷幻阵会让人消失吗?”

  知儒:“我们判断迷幻阵的根据是它影响人潜在意识,没有在物理上造成伤害,虽然我也觉得奇怪,但是这些阵法布下的时间距我们已经有千年以上了,说不定千年以前的迷幻阵就是这样的,毕竟无论从入阵,阵景来看都是迷幻阵。”

  众人也随着点点头,显然都在疑惑这个问题。

  余媮也点点头:“不过不能排除是其他状况的可能,还是小心些。”

  众人越来越走近尽头的石墙,陆予哲还是有些疑惑地向后看了眼,难不成是他多心了?不过他看到浅落祤也顿了顿,望了他一眼,七少只是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K队,您看这墓墙,”张元大胆的四处摸索了一番:“没特别的地方,再向往前估计得炸开。”

  K觉得破坏古墓不是什么好行为,但现在又没其他的路,就同意了张元的做法。

  正在张元布置炸药的时候,余媮静静的盯着来时的墓道,问道张元:“你之前说到的墓墙后面是什么?”

  “哦,您是问我刚才讲的那个小师弟的事啊,”张元把小型炸药安置稳妥,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回道:“我呀,是只看到墓里该有东西,至于其他的……”张元尴尬地笑笑,其他的恐怕他也没资格知道吧。

  余媮了然,也没多问下去。

  “嘭!”墓墙被炸出了一个半人高的洞,不得不说张元真是有本事的,除了洞边缘的石粒飞出外,基本没太大动静,炸药的用量和位置都控制得十分到位。

  K往里面照了照,确定不会突然跳出某些生物后,率先钻了了进去,其他人陆续进入。

  墓墙后倒不像在墓道里,这里探照灯的光可以发散到很远,八个人都从洞里出来,四周的空间变小很多,两边是墓墙,前方的墓道似乎还在不断变窄。

  知儒身手摸了摸边上的墙:“不觉得奇怪吗?”

  浅落祤:“尽头。”

  本来,他们八人是从上一条墓道的尽头处炸开墙过来的,一般来说墓道尽头的封墙后一定是墓室,然而他们眼前的却又是一条墓道,试问,谁会在一条笔直的路上筑堵墙?

  “这条道窄很多。”陆予哲比量了一下,过来的那条起码有现在的四倍宽。

  +酷|W匠hN网|+首发。1

  余媮:“也就是说,我们进来得十分巧合,如果张元的洞没打在这儿,也许……”会遇到墙或另一条墓道或者其他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