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有什么……”作为感知型玄术士,知月的敏锐度是极高的,只是一划而过的光点,知月就感觉到了不同,“往左边照一点。”

  “对,这里,好像……”知月往前倾:“光点的发散的有变化。”

  众人也随着知月望过去,仔细观察,确实就像知月说的。

  “那里有可能就是这条墓道的尽头。”张元说道,“难怪虎子一去不回……”

  “恩?”K对于张元后面那句话表示疑问。

  “这周围的情况大伙儿都见着了,黑得渗人,依我以前的经验虎子恐怕是被这不知道名的黑给弄得迷糊了,不知道给卷到哪去了,至少应该没碰到粽子。或许还活着。”张元又转头看向K,“您还记得我们在哪见着粽子的吗?”

  K回想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却又皱着眉闭上了嘴。

  张元摆手笑笑:“您答不上吧。”

  K默然点点头,连自己都觉得奇怪,不过一想,估计着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就问道:“怎么回事?”

  “在我还是学徒的时候,就跟着师傅进过各种诡异的墓,”虽然张元也知道目前不适合娓娓道来,但是为了让什么都不懂的青头明白,他只能细细地讲,“有一次,我和师傅,两个师弟还有几个像你们一样的玄术师一起下到一个墓道里,那墓道,走了好久都没见到头,当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类似‘鬼打墙’的陷阱,那时候,有一个师弟很好胜,让师傅给他一个人到前面试手,一般来说,这对土夫子来说并不是什么难题,师傅也觉得一个人历练一下挺好,于是就放他去了,当然,为了防止意外,师傅在他腰间绑了40米长的绳子,如果半小时不回来,就沿着绳子去找。而半小时到了,那个师弟还没回来,于是我们一行人就顺着绳子找他,那时候最大的猜测是他遇到了大群的粽子,但是,在距绳子头还有十米的地方,绳子突然不见了,另外那一段就像消失在了另一个世界,我们当时很犹豫,到底要不要拉,要是拉得不好都得交代在这,但是不拉,那小师弟说不定就在那头求救,师傅倒是明白人,见这场景也不慌,让一个擅长结界的玄术师布下支撑结界,自己拿出黑驴蹄子,所有人严正以待后开始拉,出乎意料的是,把人拉出来很顺利,那小师弟完全晕了过去,我们等了一会,没有异样,小师弟也醒了,他说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走走就睡着了,而且做了梦,问他什么梦他也不说。后来那些玄术师也往里面走了走,但什么也没发现。”(回环)

  “你的意思是,虎子很可能像那厮一样掉进了,恩,一个另一个地方?”

  ◎酷I匠网b正-版)首发

  “对的,在我们这儿把这叫做进鬼门,你看,刚才这位小姐发现的,光照过去有变化,从我们这来说,这是被墓室的门神挡住了,也就是说……”

  “这后面是墓室。”

  “对,当年我和师傅救回小师弟后,马上也发现了墓室。”

  “那么,虎子……”

  张元摇摇头,“我不确定,虽说这次和当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却又不同。”

  “既然你说你师弟消失的地方后面是连着墓室,那么也就是说我们进墓室前会发生一些……”余媮将手贴在墓壁上仔细感知着周围。

  “恩,”张元点点头,“大概吧,反正要谨慎了。”

  众人将探照灯调到最大亮度,越往里面走越是煞气逼人,就算没有张元的那么一番话,众人会十分小心。

  用镜子集中光束照明的方法并不适合大范围照明,然而四周的黑暗就好像活性炭似的一点点的吸收着光源,若有人从远处看就会觉得这伙人是一点点变小的光点。

  黑暗的锁链在一点点靠近,压抑的气息从四面扑来。

  忽然,暮初晨的眼前一亮,入眼的是明晃晃的大厅,厅内金碧辉煌的水晶吊灯映着四周金色的各式器具,西装笔挺的执事和整洁麻利的女仆在厅内穿行好像正在准备一个盛大的晚会。

  怎么回事?

  一种说不清的熟悉感涌入心上,画面再次一转,着装精致的男人和女人么相继进入大厅,美味的食物,高档的鸡尾酒,人们在晚会中享受这极致奢华的糜烂生活。这时,一个头发花白的管家从大厅的主楼梯走下来,暮初晨眨眼想看清每个人的样子,但总是迷迷糊糊的,像是飘里一层雾。

  管家一出现,会场了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他微微弓着身子迎接后面的主人。

  不知道为什么暮初晨觉得心慌,这种感觉重生以来从未有过,她决定靠近那个从主楼出来的那个人,看看到底是谁。

  当暮初晨缓步走向楼梯时,那个人的脸越来越清晰,而暮初晨的脚越来越无力,等最后看清的那一霎,浑身的血液从脚底倒流,仿佛被人抽干了灵魂似的站在他的面前。

  是他们!

  呵呵,哪怕重生一世,哪怕过了那么久的安逸日子,怎么会忘记呢!这些不都是前世把她推进地域的人吗,呵呵……暮初晨笑着,眼睛里泛着阴晦的色彩,这种刻进骨头里的恨啊!

  那个楼梯上的人向她招手,让她过去,暮初晨一步一步上去,她要去的呀,这可是她的外公啊!瞧!正用着慈祥的眼神看着她呢。

  不过……

  真是让人反胃啊……

  就是这张慈祥的脸杀死了他自己的女儿啊……

  呵呵!

  “这是我的外孙女!”那个老人向众人介绍。一切就是从那时开始。

  暮初晨和外公并排站,俯视下去,一张张熟悉的脸带着各异的笑容望着她,她的手颤抖着,原来……

  暮初晨的脸变得狰狞!黑色的煞气从她身边蔓延……

  这些人……

  一个都别想好过!

  暮初晨泛着红的眼眶,将金色的大厅染成了暗红的玫瑰金色,地域的大口张了开来,无数幽怨的孤魂哀嚎,旁边的“外公”一把抓住她,枯竹似的手就像恶鬼紧紧缠着不放,暮初晨冷眼看着“外公”自言自语道:“这样才符合你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