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现在的情况显然不合乎逻辑,但似乎除了这样理解,又很难解释这样大量的东方人种出现在墓里的原因。

  “呼……”暮初晨长呼了一口气,她对历史是一窍不通的,更何况这种连史料记载都模糊的时代,她只能通过正常的逻辑思维来判断这些事情的可行性,显然这是相当吃力的,所以她也不再深究这些事情,探明了这座墓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

  “各位,”暮初晨几人就这样随意地坐了许久,直到K走来:“所有东西都准备就绪,我们随时准备出发。”

  K的语气有点质问,刚才听知儒说浅落祤他们一直坐在沙发上,完全没有做下墓的准备,K就阴郁地觉得他们太过骄傲,难道凡事都得他请他们做他们才做吗?

  “恩。”暮初晨随意回答了一下,看了眼妖孽,浅落祤只是淡淡地回到:“走吧。”

  “希望几位快速准备。”

  “不用。”陆冰山简洁地回答了K,牵着余媮向大门走去。

  “等下,墓里情况不明,还是有所准备的好。”

  “没关系的。”暮初晨对着K微笑地说。

  K看着四人离开的背影,没再说什么,默默地跟上了。

  再次下到昏暗的墓穴了,里面的情况和第一次来的时候差不太多。

  “余媮。”暮初晨叫道。

  “恩?”

  “我记得你说过,灵文是自然灵气聚集而成的,那么灵文出现的地方自然是灵力充足的地方。”

  “恩,”余媮点点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只是墓里情况复杂,灵煞交汇,通灵罗盘完全没用。”

  “恩?灵煞交汇的话通灵罗盘就……”

  “恩,通灵罗盘只能指向稳定的灵力,灵煞交汇就不准了。”

  “这样啊。”暮初晨认真地点点头,她也只知道通灵罗盘有指向性,自己没有用过,倒是不知道这其中的原理。

  “这个方法并不难想到,但你看并没有人带这种常用的灵具,那肯定说明这个方法的可行性有问题。”浅落祤毫不客气地指出暮初晨多此一举的问题,“只要多想一步就不会问出这样愚蠢的想法。”作为师父,浅落祤教导的不止是玄术,更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残酷而现实。他不希望好不容易他看中的人随便地就被别人给端了。

  “好吧。”暮初晨默默而语。

  “我把突破口定在此次过盛的煞气。”余媮引开话题,“虽然并不怎么可靠,但是目前我手头上的资料有限,只能从最有状况的地方入手。”

  八人继续往前走,K和知儒各在一前一后照明,没有之前五十个人的人气,墓道里明显阴晦了许多,七人都把精力集中在了四周,没有再说话。

  没走多久,最前面的K突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知月紧绷着神经问道。

  K抬头望向墓道的墙上,并把探照灯的光线移到墙上,墙上有一个凹进,正是暮初晨不小心碰下来玉佩的地方。

  “我刚才收到那块玉佩的鉴定结果。”K停在墓壁前没继续向前,众人也停下来听K的下文。

  K看了眼余媮:“不知道在余小姐的记忆中是否有关于墓门神的资料。”

  余媮被K的突然提问弄得愣了一下,但随即眯了眯眼,警惕道:“抱歉,那是不对外的收藏信息。”

  “并没有勉强余小姐的意思,只是根据我们拥有的知识,判定那块玉是墓门神,也就是守墓的神灵,所以,不论是僵尸群的出现,还是暮小姐及王猛在公寓内受到袭击,恐怕都是这个原因。”K顿了顿,又道:“但是除了知道了玉佩是墓门神并和两次袭击事件有关,其他的就一概不知了。”K说到这里不再说下去,转身继续往前走。

  气氛瞬间变得怪异了起来,玄界皆知,余家的保密措施万无一失,就算你把余家祖坟给掘了,你也不可能找出一星半点的消息,由此可见,余家对家里子弟的保密教育也是苛刻几近完美,所以你要余媮说出关于墓门神的信息是不可能的,而K这方面则是希望合作后信息共享,至少在这种情况下提供一定的消息方便完成任务。就比如墓门神究竟如何操控僵尸,如何在墓外引导煞气,还有离开墓后会出现的状况,墓门神的是否还会影响墓外的世界,等等。就这种矛盾的状况,却还得合作,确实也只能沉默。

  jw酷匠{网唯一正tI版,其u@他都是:盗o@版

  “各位少爷、小姐,”张元在这时打破了沉默,表情变得认真:“之前的鬼打墙还记得吧。”

  “真的有这种东西?”知儒皱皱眉,实实在在地感受了下脚底的地面,并不感觉什么异样。

  “这事儿一般来说不会有,我也没遇着过,”张元砸吧了下,“但是,说实话,之前我让虎子先去排机关,结果他没回来,而我和K队长去找他,除了一堆僵尸群什么也没找着,以我对虎子的了解,他不会连一点动静就着了僵尸的道。”

  “你不会想说那个家伙还活着吧。”知月问道。

  “不管死活,我得找着他。”

  “你居然要找一个……”知月吃惊地看着张元,刚要表示不满就被余媮打断了。

  “能说说你的理由吗?”

  “虎子的话,就算尸体也一定会留下点信息,有利于接下来的探墓行动。”

  余媮看了眼冰山,冰山少爷点点头:“与其漫无目的地凭感觉行动,不如找些有用的线索。”

  “那么K队长的意见呢?”浅落祤没意见,暮初晨自然跟着师傅。

  K想了一想,认真地点了头,其实对于张元的建议他,甚至在场所有人都没有反驳的能耐,因为从盗墓来说,张元才是最在行的。

  “那你打算从哪里入手?”K问道。

  “鬼打墙。”张元眯眼说着,一个人拿着探照灯走到了最前面,整个人瞬间的气场变得不一样了,K和知月紧跟在张元身后,四处张望着。

  探照灯的灯光照得两边的墓壁十分清楚,但却能难照清楚前面墓道,在离众人十米左右的前方依旧是一片生黑,仿佛照去的灯光被活生生地吞了去,越往前走,黑暗越近,张元也觉得越来越压抑,掏出来一面镜子,利用镜子的反光把探照灯的的光束集中打向前面。在距离知道多远的地方投来了反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