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只带三个人。

  “难怪。”既然有妖孽在,国际特行组的人当然舍弃其他人了,更不可能把进墓的机会给别人,免得多生事端,这样政府自然也不会给其他到场佣兵报酬,胜者为王,异能者之间也是有竞争的,政府又不是慈善机构,能省就省。而那么多异能者也不想白跑一趟,毕竟都进过了墓,什么都没拿到还被赶了,当然会乱,这也不是少见的事,所以K处理起来也不乱,但是浅落祤一出手,伤了知宇不说,事情一下子变得难处理了,国际特行组和七族的关系一直都十分敏感。

  而暮初晨感叹了一下,又是妖孽惹干的好事,总觉得早晚要被他害死。

  “不过你下手太重了吧。”暮初晨永下巴扬了扬知宇方向,以妖孽的实力,这一记下去他自己还不知道会怎样吗?

  “还不是担心你吗?”浅落祤略带委屈的说。

  “呵呵。”暮初晨绝对不会想太多,妖孽果然还是很小气的,对于碍眼的老鼠他从来没容忍过。

  “咳…咳……”暮初晨忍不住咳嗽。

  “还去吗?”

  “去……”都被他弄过来了,能不进去吗?

  “果真是我的好徒弟……”

  “浅落祤!”K对于浅落祤的再次无视表示不想忍,仿佛浅落祤就是在游戏人间,而他只是浅落祤在游戏时可有可无的角色。

  “浅落祤!我们并不是非你不可!没有我们同意你们不被允许进墓!”

  “恩。”浅落祤看了眼K,十分随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以这墓的凶险浅程度,恐怕还真得拜托浅七少。

  “你!”K瞪大眼睛,确实,他已经得罪了其他异能者,如果浅落祤等人再走了,那这个任务对他们来说就太过凶险了。

  突然K想起了什么,十分震惊地看着浅落祤,难怪浅落祤要求他们只准再带三个人,一旦这样要求,那大部分异能者都会被遣走,这样他们就得罪了那些异能者,无人可用之后,就只剩浅落祤他们,现在岂不是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K咬咬牙,暗骂了声,可恶!原本浅落祤说只要同意他的要求他就会配合他们完成任务,他还以为是七族的人太过骄傲,不愿意和其他人一起行动,而K也觉得有实力就行,结果,竟是浅落祤牵制他们的手段!

  其他异能者刚刚从巨大的震惊中恢复过来,默默地看着K满脸狰狞地看着浅七少,没人敢说话,七族的人,他们可不敢参合进去。更何况,刚才人家“发飙”了……这才是重点。便都暗生了退意,他们可不想和七族的人发生矛盾。

  “队长!”知宇短暂休息过后,看到远处回来的人影,把K拉回正常的气氛:“他们回来了。”

  暮初晨也顺势望去,只见余媮、陆予哲还有张元从不远处走来,余媮和陆予哲说着什么,张元垂头跟在后面。

  “怎么样?”

  “僵尸退了,但是没看出什么异常,还要深入才行。”余媮回道。

  “要深入,K队长,你说呢?”浅落祤撇头看了眼K。

  虽然K知道现在他们的处境,对浅落祤也心生不满,但是大事当头,能处理掉这里的煞气才是最主要的,于是当下就点点头,看了眼张元问:“还需要准备什么吗?”由于上一次只是试入,不过一天的时间,不用太多东西,这次入墓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而他也没这方面的知识,所以问到张元。

  张元摆摆头,道:“一般的工具我倒是齐全,只是对这墓一无所知……”张元顿了顿,又道:“还是多带上些食物和水吧,其他的就随机应变吧。”

  K点点头,看着张元,心里分析,这墓看来不一般,要知道张元与国际特行组合作不是第一天,各种墓也是见识过不少,现在居然也完全没有头绪。想着,又看来眼浅落祤等人,深呼了口气。

  “你留下。”K看了眼被浅落祤打伤的知宇。

  O更iu新8$最D快上oZ酷匠)+网D^

  “队长……”

  K抬手,阻止知宇继续说下去,“你在上面控制局面。”

  知宇想了想,点点头。

  K又向下面的人吩咐了几句,对暮初晨等人说:“我们晚上六点出发,各位准备一下。”便转身走了。

  此时,其他异能者没敢再为难,也准备各自收拾东西回去了,没必要为了这点事坏了以后的财路。

  “初晨,你怎么了?”余媮看暮初晨脸色不好担心地问道。

  “没事,调息一下就好了,”暮初晨被余媮扶着,陆予哲跟在后面眼底暗晦不明,暮初晨又问道:“查到些什么?”

  余媮摇摇头:“什么都没有。”

  暮初晨想了想:“之前发现玉佩的墙上有什么特别吗?”

  “墙上没觉得不对劲,倒是那些僵尸的残骸让我觉得……”余媮想了想,却突然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我说过,些人应该是东方人,据我对收集来的尸块分析,这些尸体的年代应该是和古墓并存的,但是,僵尸数量极多,而欧洲那时……”

  “荒无人烟!”

  “对!我觉得这些人极有可能是建造这座陵墓的工人,但是这数量、人种在当时都是不可能出现在那块区域的!”

  四人坐在底楼大厅的沙发上,金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这四个天之骄子身上,不禁让某些人晃了眼,仿佛他们世界自成一体,有着别人融不进的气氛。

  陆予哲沉思了一会儿,对余媮说:“你还记得逆的那句话吗?”陆予哲觉得有时候逆那家伙的思维恰恰能对上一些奇怪的事情。

  “你是说……”余媮觉得那根本不可能。

  暮初晨想了想欧阳逆在墓里说的那句话:“从东方把人带到欧洲么?”暮初晨轻声呢喃道。

  但凭当时的条件,确实做不到啊。

  “我赞成哲的话,”浅落祤出声:“在一片荒芜地区出现大量人口只有迁移,而这中间我们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他迁移的方法。”

  “感觉有点诡异啊。”暮初晨感叹道,她赞成妖孽的说法,但是事实是很难办到的,然而还有一点是让暮初晨觉得非常不自然的:“既然这样那为什么欧洲的起始人种不是东方人种。”

  是的,其他人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假设有一个他们不知道的方法让大量人口迁徙到了这里,那么这些人必定会在这里繁衍生息,毕竟那时候建一座陵墓可能要长达几十甚至数百年,这绝对不是一代人就可以建好的,这样一来,这片未开化的土地就应该是东方人种的天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