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初晨甩动手上的短剑,同时散出一把净化粉,黑气遁散。

  居然这样就逃了?

  “啊!”

  楼道间传出凄凉的惨叫声。

  “砰!”暮初晨甩开门往外走。

  是楼上传来的。

  “蹬,蹬。”暮初晨赤着脚踩在楼梯上。楼梯间涌出一团黑气,遇到玉石剑,顿化做两股散到后面。

  是那件房间!

  浓郁的煞气缠绕于门前,并迅速向四处扩散。

  “咚咚!”

  “有人吗?”

  暮初晨用力敲了几下门,依旧没人回应。

  “砰!”暮初晨一脚踹开门,伴着腐臭的黑色气团扑面而来,连玉石短剑都劈不开,直接冲向暮初晨,暮初晨低下头后退了几步,就在以为支撑不住的时候,突然一件白色衬衫盖在她了身上,同时煞气尽散,鼻尖漫过的是阵蔷薇香。

  “出什么事了!”

  “怎么了?”

  众人听到惨叫声从各个楼层赶来。

  “七少!”K第一眼就看到挡在门口的浅落祤,还有披了件男士衬衫的暮初晨。

  “七少,出什么事了?”

  浅落祤替暮初晨认真扭伤纽扣:“只是看到了煞气涌出来。”说着下巴指了指小徒弟:“丫头第一个到的。”

  “暮小姐……”

  “进去看看!”

  “丫头,先回去把鞋穿了。”

  “可是……喂!”

  浅落祤不睬小徒弟的反抗,直接抱着回去了。

  “K队!”

  “恩,进去。”

  “怎么鞋都没穿。”浅落祤讲暮初晨放在床上。

  “有些着急了。”

  “恩?”

  “我也受到攻击了。”

  浅落祤看了看小徒弟,继续系鞋带,垂眸道:“是吗?看来墓里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被带上来了。”

  “哎?”

  浅落祤不再回答,只道:“要去看看吗?”

  “要。”

  等暮初晨和浅落祤再次到出现煞气的楼层时,楼道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没法进去了。不过从人群中暮初晨还是听到了两个比较有用的消息:有人死在了那个房间;死者是张猛。

  暮初晨觉得自己是觉得挤不进的,所以拉着浅七少去了底楼餐厅,她都觉得有点饿了。

  ————————餐厅———————————————————

  “初晨!”

  “余媮?”

  “怎么了,听K说你是第一个到张猛房间的?”余媮做到暮初晨旁边。

  2}酷匠=网永v久☆免8\费Ny看小说

  “厄……只是第一个踹开门的。”

  “那到底怎么回事?你明明离张猛房间不近,怎么第一个就到了?”

  “我刚才也被煞气缠住了,等我打散的时候就听见张猛的叫声,因为觉得太过巧合,所以就出来了。”

  “你没事吧?”

  “恩,有玉石剑……”

  “暮小姐,浅七少!”知宇走过来:“队长请你们到现场。”

  “恩。”

  王猛所在的十楼已经被撤空,暮初晨踏进房间就见K等人带着着手套,围成一圈,暮初晨挤进去,地板上是死相很难看的王猛,他的眼睛瞪得很大,里面充斥着黑色的血,让整只眼珠看起来像是嵌在脸上的黑土团。他的身体也扭曲得十分严重,就像是被人生扳硬拗的人体艺术。

  “K队长?”暮初晨看着一脸凝重地盯着她的K,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K默默无语地翻开放在桌子上的木盒,指着里面的玉佩,问道:“暮小姐,这个,你该认识的吧。”

  暮初晨眯了眯眼睛:“这是……墓里的玉……”王猛果然见利起意,多半就是被这块玉害死的吧……

  “这玉是王猛尸体边找到的,知宇告诉我这块玉是你弄下来的。”

  “厄,不小心的。”

  “张元说过,这种墓里的东西都有一定危险性,现在就我调查下来,这玉就只有你和王猛两个碰过,我想知道你身边有没有出现异常情况。”

  “厄……”暮初晨看看浅落祤,挠挠脑袋:“我,好像也被煞气盯着了。”

  “什么时候!在哪?!”

  “厄,就是王猛惨叫前,在我房里,恩,应该说,我驱走煞气后王猛才惨叫?”

  “因为你驱走煞气所以煞气都聚集到王猛房间里,导致王猛死亡?”

  “厄?”暮初晨愣愣的,这结论可以吗?那她不就成间接谋杀了?

  “喂,我说王猛也是异能者,煞气弥散他就不会自己除吗?除不了就是他自己的问题,关初晨什么事?”女王大人冷冷地扫了一眼K,她就是讨厌国际特行组这种行为,什么都没弄清楚就各种推脱!还是以及无理由的原因,难不成要初晨不驱煞气等着被煞气弄死吗?开什么玩笑!

  “余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K急忙解释道:“我只是想确认王猛死亡时间。”

  “哼,那你现在确定了?”

  “这……大概知道了。”K看余媮并不相信,指着王猛的尸体,继续解释道:“王猛的死因是阳气衰竭,阴气腐蚀躯体,照理说这种死法的过程最快也要一分钟,但是王猛的叫声却只有一声,在我们赶到这里离他惨叫声绝对不会超过一分钟,而在这期间他为什么不求救?或者说在惨叫之前他就做过反抗,惨叫后才死亡,那就更不可能在惨叫之前不发生一点动静,浓厚得可以杀死他的煞气,以他的性格不可能不马上求救,唯一可能的就是死亡发生在一瞬间,而且让他极其痛苦。因为暮初晨是除王猛外唯一碰过玉佩的人,被玉佩的煞气缠住,但却又无法从暮初晨这里得到供养它的死气,所以又受玉佩招引,再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杀死了王猛。我们需要知道的就是什么样的方式可以极快地使人毙命。”

  “煞气浓郁到一定程度可以压过阳气,那样的话瞬间死亡不是不可能。”知儒思考道。

  “我说你们问完了吗?”暮初晨打了个哈欠,都凌晨了,她还没睡。

  “回去睡吧。”浅七少揉揉小徒弟头发。

  “等等,暮小姐,请你稍等,我们需要你配合调查。”

  “我没有配合你的理由。”刚从玄力暴走中缓过来的她一直都处于很疲惫的状态,现在又完全睡眠不足,她已经没耐性理这些事情了。

  “分析清楚王猛的死因有助于我们在墓里探索,这是所有参与者必须配合的,所以暮小姐,你必须配合。”知月挡在暮初晨面前。

  暮初晨往妖孽身上靠去,真是有点累啊……

  浅落祤接住暮初晨,看着她,头也没抬道:“要休息了。”

  “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