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初晨觉得,如果自己养狗的话,说不定也会在自己的房间里弄个小窝给狗狗睡。

  基本上,暮初晨一放假,有浅七少的地方就会有个小跟班。

  当初,暮初晨对于妖孽这样的安排,除了想咬他还是想咬他。

  用妖孽的话:“徒弟就是要这样养的。”

  暮初晨觉得,这货绝对是把自己当狗狗在养!

  不过现在依旧也习惯了。

  舒舒服服地泡了泡澡,暮初晨果断把校服藏好。

  妖孽对她校服的怨念之深到就是只要校服落单,他就一定会毫不客气地处理得干干净净。

  这样的衣服怎么能出现在他的地盘上!

  为此卖校服的阿姨都熟得一直给暮初晨打八折。

  “丫头,丫头。”

  大清早地,暮初晨就觉得脸上痒痒的,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见到一妖孽帅哥逆着光看着她,简直像天使!

  满脑迷糊的小色女立马留着口水叫到:“美人......”

  妖孽看似无公害地一笑,漂亮的爪子不客气的掐住小徒弟的脸。

  “唔......唔,痛......”瞬间清醒过来的某人,差点跳起来,自己居然把恶魔看成天使!

  某人知错就改,马上反省!

  天使大哥,对不起,玷污您了!

  “叫我什么......”

  “唔,师傅,嗯,我错了,师傅!”死妖孽不喜欢别人给他取各种类似的绰号,明明自己长成这样,还不让人家说。

  哼,专制!

  “起来吧。”

  妖孽这才满意地松了手:“衣服已经放在衣帽间的架子上了。”

  “哦。”

  暮初晨吃痛地揉揉自己的脸,从床上爬起来。她本是个很喜欢赖床的人,大多数时候就是醒了也要在床是躺着,但是如果妖孽要她起来,她就绝对不敢再赖着,这货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她已经吃过不少亏,所以乖乖地听话起来。

  暮初晨赤着脚,刚刚踩在羊绒地毯上,顿觉得浑身无力,一个重心不稳“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疼得暮初晨直皱眉。

  是自己大意了......和暴走的玄力对抗十天十夜,就是她也不可能一天就恢复,现在的身体还处于比较无力的状态。

  “不用这么大礼,为师不介意。”

  死妖孽抱着手臂,笑着看自家小徒弟。

  靠!

  暮初晨咬牙爬起来:“应该的!”

  死妖孽!等你归天了我天天给你磕头!

  一楼客厅,陆少早早地坐在了浅少家的沙发上,一边看着手上的资料一边瞄身边浑身散发着女王气息的余媮。

  余女王倒是专心不二,双腿交叠,手上翻资料的频率绝对超过吉尼斯纪录。

  “啪!”余女王放下资料,眼神犀利得看着欧阳逆:“手续不是很早就让你去办的吗?为什么今天还没下来!”

  “啊?呃......那个......”

  “说清楚点!”冰山瞟了眼欧阳逆,那眼神里的意思各种多样!

  悲催鬼咽了咽口水:“那个,我不是故意忘的......”

  “什么!你忘了!”

  “呃......是的......”

  “你知道四天后开墓吗?”

  “嗯......是......知道......”欧阳逆默默地、默默地把自己缩小......完了,余皇后要训他了!

  “那你知道我们要入墓的手续要办多久吗?”

  “知道...要...要...一个月......”

  “那现在就请你用你那和猪持平的智商来算算我们能不能及时进到修罗墓。”

  余女王一身利落的黑色,凌厉的气势从内而外直逼犯错小孩。

  更新“最快_上+z酷匠,-网n

  “那个...应该...好像...可能...来不及...”

  呜......呜......女王大人好可怕......“我补救!一定可以进得去的!”犯错孩子保证道。

  “那你要怎么做呢?”

  “那个...我想想......”

  “国际特行组那的手续快很多。”浅落祤靠着二楼扶手,轻飘飘地建议到。

  果不其然,被楼下的人抛了三个白眼。

  通过那帮人?呵呵!

  “那怎么办?”暮初晨扶着墙,弱弱地开口道。

  “初晨。”余媮站起身,其他都放一边,就问:“你怎么样?”

  冰山瞬间脸臭。吃女生的醋也吃得那么理所当然,估计也只有咱们陆家少爷了吧。

  “还好,稍微还有些吃力,我没大问题,倒是修罗墓......”

  暮初晨扯回话题,余媮陷入沉思,这事不能怪逆,由于修罗墓的其他资料调查她也忽略了办手续的问题,现在是要想办法在四天内得到入墓许可。

  余家是七族中传承最特殊的一家,他们不是将玄术摆在第一位而是以研究灵文优先。

  灵文是许多异能者死后,尸骨化成细灰之际形成的文字,多在墓穴中发现,由于此乃万物对有灵者的哀悼,所以文字形态复杂多样,若非有像余家人这样天生对灵文的敏感度和过目不忘的逆天记忆,恐怕穷其一生也难辨出一文半字。

  而灵文的内容又多种多样,除了死者生前事迹,还可能涉及到一些失传玄术,无论是对上古的玄界研究还是对玄术开发都是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所以余家的人哪怕玄术运用不及其他六族却也能称霸一方。

  这次在西方发现的修罗墓是一个东方的风水师的坟墓,有千年以上的历史,一定会出现灵文。同时,少有的能得到政府批准进入古墓的机会,余家人一定不会放过。而本来这次是余家的几位有经验的老人带上小辈来采集灵文的,但却突然发生了件连浅七少都觉得十分怪异的事:七族,还有国际特行组里所有资格深厚的老一辈玄术师全都闭关了。这样的统一闭关史无前例。

  不过那些老怪物的事也不该是他们关心的,他们该关心的是余家接下来该派谁去采集灵文。有资格的老辈闭关去了,有经验,有能力的年轻人需要坐镇余家,思来想去只空出了个余家灵文天才——余媮。但这天才是天才,就是只限于灵文上,但凡异能者的墓穴都存在极大的危险,余媮一人肯定不行。

  这样,陆少就登场了......欧阳少爷以三分之一的研究成果作为交换,也加入了......而浅七少看看两损友都进去了,决定拖上小徒弟也插一脚,呃,好吧,实际上是为了溜徒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