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飞机停在一座私人海岛上,绵软的沙滩从海岸向内蔓延到一片绿洲,绿洲之中包裹着一座精致豪华的海景别墅。

  此时,暮初晨刚踏上别墅门口的台阶,除了别墅花园的外围,别墅附近没有任何仆人。

  暗棕的大门打开,漂亮的淡色水晶灯光给别墅带上一层金碧辉煌的色彩。

  底楼客厅的暗红色沙发上坐着两位大帅哥。

  陆予哲:“恩。”他端坐着正在看一打资料,金属质的袖扣闪着恰到好处的光泽,内敛沉稳,气质高贵傲然,冰冷卓然的气息萦绕周身,夏天待在他边上特别凉快!

  这个是七族陆家少爷,陆予哲。

  另一个,一手抓资料,一手抓头发,随意地挂在沙发上,一见暮初晨进来立马直起身,挥挥手,大喊:“小初!好久不见!”一副十分阳光的样子,但在暮初晨眼里就是二得不行!

  这是七族欧阳家少爷,欧阳逆。

  “咦,妖孽......呃,那个,我是说浅落祤呢?”暮初晨无视欧阳逆。

  “楼上。”冰山少爷言简意赅。

  “啊,小初,”二货少爷黏上,“这么久不见,你都不想我的嘛~一上来就找祤,你真让我寒心啊。”欧阳逆一副十分痛心疾首的样子,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暮初晨干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呵呵,你的心有热过吗......”

  “逆,你在说我坏话?”浅七少从楼梯上缓缓下来,空气中多了一丝魅惑的味道。

  “哪有,明明你家小徒弟在欺负我!”

  冰山,阳光,妖魅。

  本是场视觉的盛宴,但待在里面的暮初晨一点都不觉得享受,每当这三人聚在一起的时候都没什么好事。

  暮初晨乖乖地坐在妖孽边上。

  “余媮要明天到。”妖孽说了正题。

  冰山少爷寒潭一般眼眸波动了一下。

  “哦,女王大人也要来啊!”

  欧阳逆的热情被冰山大人瞟了下,温度瞬间降至零点。

  “嘶!”这炎炎夏日,穿的本来就不多,现在也忒冷了点。

  “哲,逆开玩笑的,你冻着我家丫头了。”冰山大人给个面子,温度往上挪了挪。

  谁都知道,冰山大人对余女王的占有欲,简直恨不得塞在肚子里,密不透风!

  欧阳逆这样热情地逗陆予哲,不被他瞪才怪。

  所以,暮初晨总结出来,陆予哲就是闷骚,欧阳逆就是发骚,而她家师父嘛......风骚!

  对!

  “丫头,”浅七少朝暮初晨招招手:“我们该进房干正事咯!”

  “呃......好......”某晨觉得妖孽这话说得有点让人觉得......暮初晨跟着师父上了楼。

  “脱了。”浅七少关上房门,房间内没有一件家具,只有在地上铺着厚厚软软的波斯地毯。

  暮初晨坐在地上,脱掉了校服T恤,背对着妖孽。

  浅落祤伸出漂亮的手指,拂过暮初晨光洁的后背:“准备好了?”

  “恩......”暮初晨顺从地趴在地毯上。

  浅妖孽的指尖在小徒弟的后腰处向上轻轻一划,洁白的背上瞬间印出一个复杂的暗红色图纹。

  妖孽整只手覆上圆形封印阵上,调动玄力,整个封印阵从暮初晨的背上剥离,半浮了起来。

  当封印阵在半空中稳定下来,浅落祤抽出放在暮初晨背上手,双手结印,快得在空气中只留下残影。

  封印阵在半空中波动了起来,暮初晨痛得闭了上眼。

  “嗯啊!”封印阵瞬间碎裂,暮初晨浑身的筋脉瞬间暴涨,玄力没了束缚,在筋脉里无序地乱窜。暮初晨试图引着玄力运转,但她的发力却引得玄力更乱,一口血腥味从嘴中涌出,“噗!”鲜血映红了雪白的地毯,像一群暗梅绽放于雪域。

  “嗯!”小丫头疼得皱起了眉。

  暮初晨的玄力充满了整个房间,密闭的房间里刮起了阵阵玄风,玄风厉厉,地毯上的毛须被刮断,墙壁上显现出一个个金色的阵纹,阻挡住凛冽的劲风。

  浅落祤的眼眸愈加黑,黑到极致变成了红色。

  萦绕着幻化成肉眼可见的暗红色玄力,妖孽整个人像是地狱的恶魔,妖魅,邪恶,蛊惑人心。

  房间内,暮初晨带起的玄风与浅落祤的玄力交错融合。

  暗红色的玄力将小丫头整个裹起来,红色愈深,在背上又凝一个封印阵。

  浅落祤把手放在阵上,封印阵红光一闪,暮初晨的眉头舒展开了些许。

  阵成。

  暮初晨的背上又恢复光洁一片。

  浅妖孽给小徒弟盖上一件睡袍,就任她缩在地上,自己离开了房间。

  一楼客厅,两位帅哥继续看资料。

  浅七少有些疲惫的坐在了沙发上。

  “怎么样?”冰山头也没抬。

  “有点累呢......”妖孽随意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没问你。”祤什么本事他很清楚,这种上古封印祤一个人做也不会问题,更何况又不是第一次,他是问暮初晨的状况。

  “真冷淡,重色轻友。”

  冰山不是担心小丫头状况不好,而是他怕他家媮儿看到该心疼了。

  “我解开了原来的七重锁,换成了五重锁,恩......”浅妖孽揉揉眉间,“丫头的玄力愈发雄厚了......”妖孽没继续说下去。但冰山听到了还是皱了皱眉:“现在五重锁已经压制不住了吗?”

  “看丫头自己吧......”

  “七道封印好好的,干嘛要换五道。”欧阳逆放下资料。

  “丫头说封了七道后影响太大,连诅咒都察觉不出来。”

  “那,我说祤,一直靠封印总不是办法吧,就算是天锁道法也不是总那么靠得住的,何况她的修为一直在长,现在五道封印都不大行了。”

  “逆说得不错,控制玄力的办法你也没少教,应该想想其他的。”

  妖孽揉揉脑袋:“我这不是一直在试吗......”

  “你指的是一直把她扔进火坑么......”

  “对,这就是我的办法!”

  “还真是当成了小白鼠了啊......”

  53酷K}匠%,网y}唯4M一{a正版☆z,√其4*他…都,…是盗M版nn

  陆予哲站起身:“祤,好歹媮儿在乎你家徒弟,我不想媮儿难过,你要没兴趣,由我接手。”

  “我目前还兴趣浓浓呢......”浅七少撇了撇陆予哲,降了降气温。

  “哎,好了你俩。”欧阳逆打断他们,这两人不是第一次为了这种事吵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