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校园自杀案(10)

  七人打了那么久,却不过七少的举手间收场!也让众人松了一口气。

  强大,完美!

  知月盯着浅七少看呆了。

  如果她也有......“啊!”知月看向暮初晨:“她尸毒发作了!”

  暮初晨此时脸色发白,嘴唇发青,眼白开始多过眼球,都是尸毒发作的迹象!

  “杀了她!”知月尖叫着指着暮初晨。

  “解毒剂呢!”

  “知月!你保管的!”

  “我......”知月支支吾吾道:“我......没带......”

  “什么!”

  何蓉和汪可可对暮初晨不担心,倒是多看了一眼知月。

  “呀,丫头要变僵尸了呢......”

  “吼!”暮初晨不客气的给妖孽来了下尸吼。要不是你看戏,我会变成僵尸么!

  “七少,求你,杀了她。”知月本是个美人,现在泪影婆娑,一般男人见了定会奉上一切来哄她开心。

  可惜,在场还真没一般人......“咦?这不行吧。”浅落祤可爱地晃晃脑袋,把暮初晨萌得直想咬他。

  “把这丫头杀了,我就没徒弟了呢......”

  “我,我愿意当七少的......“知月,闭嘴!”K喝住知月,示意知宇把知月拖下去。然后抱歉地看看七少:“知月受了惊吓神志不清,我们会全力以赴,救回暮小姐的。”

  他不想因为知月连累到整个支队。

  他明白浅七少是带着斑斓花纹的毒蛇,危险无比,心思叵测,万一惹他生气,恐怕他的支队也要带上责任。

  “噢?”浅落祤伸出一根漂亮的手指,抵住小徒弟的脑袋,任暮初晨伸着手臂去够他:“尸毒已经发了?还有救?”

  0%酷}匠Q网k首(发~V

  “这......”K为难地看着陷入癫狂状态的暮初晨,尸毒一旦发作,人就死了,中尸毒的死尸是最普通的僵尸,只凭着本能在找鲜肉。

  “救不了?”七少的尾音往上挑了挑。

  “七少,请节哀,已经来不及了。”知儒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战友死于尸毒,安慰已经成了习惯。

  “呵呵,”浅落祤突然笑了,但笑声中带着阴冷的寒气,简直比面对艳尸还可怕:“我家丫头可是被你们拐来的呢,你们是不是该解释些什么......”

  “七少要什么,我们尽量满足。”以浅七少对徒弟的爱护程度,K觉得若真能补偿,已经算万幸。

  “我要你们在欧洲泰伍山上的那家葡萄庄。”

  “嗳......”居然同意赔偿?

  何蓉和汪可可作为知情者表示没看到!

  无耻!

  能有比七少师徒俩更无耻的吗!

  “怎样?”

  “可以!”K立马答应,生怕七少反悔,虽然代价很高,但如果七少因为这件事情闹起来,更不好收场,还会牵扯到七族。

  就说不该让暮初晨参与的,指令官偏不听!

  “签了!”浅落祤从口袋里拿出张纸。

  “合同?”

  “明天我会让人弄张正式的,得让你们的上司签呢。”

  “哎?”K接过笔签好合同后,觉得不对,怎么像是早有预谋呢......何蓉和汪可可就随便笑笑......浅落祤拿着合同满意地笑了,那叫一个阳光灿烂啊,这时变成僵尸的暮初晨停止了癫狂,脑袋也凑了过来,看合同。

  呃......

  特行四人组震惊了!简直是被惊吓到了!

  谁他么见过僵尸看合同的!

  看着看着还满意地笑了笑。

  僵尸笑了!

  太恐怖了!

  “呃......”即使是作为队长的K也有点hold不住,这是什么情况。

  “好了,丫头,太臭了。”浅落祤收起合同:“差不多该回去了。”作为僵尸,尸臭是在所难免的。

  真是个美好的夜晚啊......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的......“哦。”

  说话了!

  暮初晨退后两步,闭上一双死人眼,慢慢的,乳白色的光晕从脚底升起,像烟雾一样开始笼罩全身,当一点明黄色出现,暮初晨的嘴唇和脸色又恢复红润,眼睛睁开,又是一片清明。

  —————————————————怎么可能!

  明明已经变成僵尸了!

  何蓉和汪可可虽然也不禁感叹,但到底不是第一次见到,没那么震惊。

  但其他人惊讶得嘴巴里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从来没有记录!

  尸毒发作后还能恢复正常!

  当然,被耍的四人也不是白痴,这时也总算是明白,暮初晨根本没事!

  就是为了骗他们的葡萄庄啊!

  但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合同都签好了......于是,认识腹黑师徒的人又多了四个......

  如果他们能在中了尸毒后自我化解......那些修为低的新人出任务率死亡就可以降低.....但是知儒没有不知好歹地开口询问,能知道的他们自然都会知道,他长期消除别人的记忆,对于有些人的有些事,是不能触碰的。

  “好了,我送你回去吧,你的伤口得处理。”

  “好!”这句话是暮初晨最爱听的。

  那晚之后何蓉就消失了,汪可可说她趁那四人不注意偷走了那只祭笔,自然要卷铺盖走人了。

  其实这件事情还有许多不清楚的地方,比如是什么样的怨恨能让王芬召唤巫器,又是什么原因她让杀了李瑶瑶,又盯上了她?那个食堂阿姨为什么也会深陷其害?

  暮初晨好像隐约能察觉原因,汪可可还在调查,但是她已经不想知道了。

  饭桌上,熟悉的饭菜填着空虚的胃。

  没有威胁,一家平安才是她最要守护的东西,其他的,无所谓了。

  “耶!暑假咯!”汪可可欢脱地抱着一堆书蹦得跟兔子似的。

  “你不是要回部队么,比来学校还高兴?还是你今年训练不用到亚马逊去?”

  “你让我高兴会儿会死啊!”

  “嗄。”暮初晨打着哈欠:“亚马逊挺好的,物种多样性大,空气清新,咂咂,挺好的。”

  “今年不去亚马逊!”

  “那去哪?”

  “反正还是非洲,军机不透!”

  “啊,依旧热啊......”暮初晨感叹道。

  “哼......咦?怎么风这么大啊。”

  暮初晨抬头,直升飞机“轰轰”的螺旋桨扇出“哗哗”的大风。

  “啊,你才辛苦的呀!”

  “呵呵,真谢谢你体谅!”就乐吧你!

  “哗哗!”螺旋桨的声音更大了。

  直升飞机在路人惊异的目光下停在了空旷的广场上。

  飞机内地走出一个帅气严谨的执事和一个端庄的女仆。

  执事走近暮初晨,女仆低头挨着。

  “暮小姐,少爷派我们来接您。”

  “哦。”

  暮初晨转头:“拜托你,在去晒日光浴前帮我把书带回家。”

  “哼哼,你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