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想起来明天美术课要用的材料没了,我出去买一下,你们早点睡啊。”

  两口子对看一眼继续干自己的事儿。

  暮初晨抄起手机就往外跑,出了防盗门正见一个人影躲在黑暗中对着她家窗台,点点红光诡异地萦绕在周围,那个人明显没想到暮初晨会冲出来,身形微愣后撒腿就跑。

  暮初晨解锁手机:“喂,鱼儿上钩了。”

  当暮初晨到达学校时,带枪部队把整个学校围了三层。

  喂,暮初晨无语地揉揉自己的脑袋。

  汪可可站在正门中间,一身黑色皮衣,板寸短发,腿上绑着微型手枪,腰间别着两把短刀,一股铁血肃杀风迎面吹来。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想起那个好动的高中生就是赫赫有名的王牌特工——黑虎。

  而国际特行组中,知儒在腰间挂了把军刀,K在腰上绑了个长形的包。

  就算暮初晨现在实力大打折扣,但只要威胁到她生活安稳的因素,她必然不惜代价铲除!

  何蓉手上的罗盘直指教学楼。

  “进去吧。”汪可可说道。

  校园内空旷肃静,值勤的保安也全被撤走,除了他们七个,没有一点人气。

  “何小姐,在哪里?”

  “等等。”

  何蓉托起罗盘,嘴皮翻动,紫光从罗盘上溢出,罗盘上面的指针动了一阵,指着楼上。

  七人照着指向小心翼翼地上楼,直到何蓉摆手喊停。

  七人停在四楼,浓郁的死亡气息从走廊里扑面而来。

  漆黑的走廊里,除了柔弱的月光,就是汪可可和暮初晨手里手电筒的光。

  “唰唰”七人脚步放轻,“唰唰”声音近了。在一个教室里,煞气遮天,透过玻璃窗子都看不到里面。

  K示意知宇破门,自己从包里夹出一张灵符。

  知宇在空中虚划了几下,门瞬间裂成几块。

  呃,校长该心疼了......教室内的煞气随着门的破开倾涌而出,K符纸望前一甩,挡住的所有黑气。

  煞气散去,里面只有王芬一个人,应该已经不是人了。

  王芬坐在位置上,脚边放着一摞考卷,听见有人进来,头也不抬,手里握着笔,不停地“唰唰”“唰唰”地写,明明该是很轻的写字声,现在却异常响亮。

  突然,白色的考卷上滴到了一点暗红,王芬抬起头,两道腥红的血挂在眼眶下,一仰头就顺着发青的脖子往下流。

  “啊!”知月尖叫。

  “闭嘴!”知儒一眼瞪过去。

  “嘻嘻。”王芬出声了,声音沙哑刺耳,像是指甲划在黑板上的声音。“你们也来复习啊!嘻嘻!”

  突然,王芬嘴巴张大,嘴角微咧,歪着脑袋,那双眼白多过黑色的眼睛冒上黑气:“不可以的!不可以让你们超过我!不可以的噢!”尖锐的喊声回荡在整个校园,连外面围着的特种兵都觉得一阵寒意。

  王芬站起来,脑袋挂在脖子一边,嘴巴大大地张开笑着,身上的关节就像可以扭动的零件,以常人做不到的姿态扭转弯曲。突然,煞气大增。

  “退后!”

  众人慌忙之中退到了走廊,K的一张灵符暂时挡住了王芬。

  “嘻嘻。”王芬被挡下后蜘蛛一样匍匐在地上,眼珠直勾勾地盯着前面。

  “知宇玄术辅助,知儒从上面攻下。”

  顿时,知宇的玄阵光芒和黑色的煞气相交,知儒阵阵刀光流影,K在一边布下束缚阵。

  \最O新7章30节上p|酷;匠2E网

  暮初晨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然后脑袋里灵光一闪,道:“王芬是普通人,能招来巫器共鸣,肯定有条件,附近至少有一个聚阴阵。”

  “对,大家小心”

  “吼!”

  突然一声雄浑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暮初晨等人转头,一个嘴唇鲜红瞳孔全白的僵尸缓缓跳来。

  “这把巫器曾控制过李瑶瑶的尸体,附近恐怕不止一个僵尸。”

  “等等!”何蓉瞳孔放大:“那不是僵尸,是艳尸!”

  “跑啊!”何蓉拖着暮初晨就要反向跑。

  暮初晨拉住她:“喂,跑不掉了。”

  何蓉环顾四周,煞气已经将他们包围,前面王芬,后面艳尸。这里是四楼,就算是玄术师,也不可能在背后有危险的情况下跳下去。

  何蓉双手颤抖,艳尸!三十年前,他们还对艳尸一无所知,应玄术师邀,捕杀艳尸,人口不多的何氏派出五名精英随十余玄术师而去,结果,无人回归!何家称“艳门之悲”!

  艳尸,皆为女尸,无论生前长相如何变成艳尸后都面貌美艳,以速度著称,牙利爪锋,有巨毒,修为低的玄术师一旦被抓到就会感染上尸毒,变成艳尸夫,供艳尸滋养。

  知月吓得缩在了地上,毕竟才考上中级玄术师,就面对这样的状况实在难以消化。

  汪可可挡上前,看他们的脸色也知道不好对付了。

  “可可,回来......”

  她是军人,军人的气魄和胆量,就算死,也不能退。

  K倒有些佩服黑虎,拟定作战计划“黑虎,对我们三个来说,艳尸的速度是软肋。”

  “可以,我来。要怎么做?”

  “不要让艳尸近我们身,当然你也不能被艳尸抓到,它有尸毒。三分钟如何?”

  “好!”

  “那后面怎么办?”

  K期望地看了眼暮初晨。

  暮初晨眼角跳了跳,不会让我来吧......“知月和暮初晨挡着。”

  “我不要!我要回去!呜呜......”知月已经崩溃了,声音都哭得沙哑了。

  知宇很不耐地皱眉,野鸡就是野鸡,永远成不了凤凰!

  看看暮初晨虽然一脸无语样,但没一点害怕的意思,他现在真的相信这个十六岁的少女确实是妖孽七少的徒弟了。

  “我来吧!辅助你。”何蓉看知月那样也做不成什么。

  “艳尸封住,再封巫器。”

  何蓉拿出通心盘,暮初晨好面对王芬,默默算着自己的胜率,最后很无语地总结道,除非今晚能砸下颗流星,正中王芬,否则她是顶不住的,也只能指望另外四个人可以快点解决。

  暮初晨站在何蓉前面,对着王芬,另外四个人对着艳尸。中间的知月依旧缩在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