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校园自杀案(7)

  “国际特行组人才辈出啊。”何蓉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不要反抗我!”知月不理何蓉调戏,皱眉,一股股浓厚的玄力从暮初晨身上溢出,死死压制住透视暮初晨体内的经脉。

  “抱歉。”暮初晨努力收起所有玄力,脑袋上冒出薄汗。

  K和知宇,知儒对视一眼,眼里表示不可置信。知月的通心术从来没有消耗如此长时间联通对方的经脉。

  半响,知月浑身大汗目光微微刺探地看了一眼暮初晨,冷声道:“她被巫器下了诅咒,连坐型诅咒。”

  “什么?”对她下了连坐型诅咒?!暮初晨危险地眯起眼睛,指尖扣起,周身的空气重了起来,口气带着七分危险,三分妖娆:“什么时候下的呢?”

  K和知儒浑身一震,这让他们想起来了浅七少,妖媚鬼厉,霸道凌厉。

  “真是吵呢。”

  曾经一句话震住了熙熙攘攘,喋喋不休争论管辖权的七族和国际特行组,那声音有如天籁,但是语出犹如勾魂歌,震破心魂直达心底,瞬间让所有人语塞,后来K回味过来,才明白那是来自玄力悬殊的威压。

  但是眼前的小姑娘居然也给他们带来了这种感觉。

  何蓉和汪可可感受到了来自暮初晨的情绪,将神情收紧,来那个何蓉容想打探知月底细的事都凡放在了一边,他们都知道,任何威胁到暮初晨家人的东西都会被她雷速扫除,连坐型诅咒一旦爆发,很可能会她的爸妈,所以暮初晨现在心情一定很想宰人。

  “初晨,我先帮你解开诅咒吧。顺便探寻一下下诅咒的的构造,一边了解这把巫器的状况。”

  何蓉姐咒需要些祭品,所以带着暮初晨离开了。汪可可要抓紧放学前的一小时找王芬盘问她和李瑶瑶的关系。

  “知月。你没事吧?”K问道。

  知月浑身有些发软,没想到对暮初晨使用通心术消耗巨大,缓了好一会儿道:“这浅七少的徒弟真是奇怪,玄力四窜,完全摸不到路径。像个怪物。”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最后K给了知儒一个眼色,知儒点点头,向知月走去,知月看了一眼知儒刚想问他干嘛,就被知儒的眼睛吸了进去,等再回过神来,知月有些恍惚,仿佛忘记了什么。

  月色洒遍大地,暮初晨坐在何蓉家的沙发上休息。

  何蓉穿着黑色长衫,袖口绣着金银鬼画符,虽然背对着暮初晨但是还是从八卦镜里看见她本来的面部。

  “怎么把你那张脸皮弄坏了?”

  “解咒不是我之所长,维持不住驻颜术也是情理之中。好在不是没有收获。”何蓉指着泛红的罗盘:“巫器的味道我记下了,只要它现身,方圆五里,我就能找到。”

  “问题是它现在不现身,躲在活人后面。”

  何蓉胜券在握:“既然线索有了,逼它现身!”

  暮初晨勾起唇角,干净的脸上挂着妖娆的神色:“这种东西,留着祸害。”

  “初晨,来了。”

  王芬从教室出来,问道“你们找我?”

  “不记得了吗?前两天我们在底楼厕所里见过。”

  “哦,是你们!我想起来了,东西找到了吗?”

  “恩,找到了。”暮初晨点点头:“就是想问问你参加这次的化学竞赛吗?”

  “恩,参加的。”王芬是S市一中的三学霸之一。

  “我今年也报了名,但这是第一次参加,有些细节不大了解,嗯,然后听班里的同学说你参加过很多届了,比较了解,所以想和你讨教一些问题,不知道你有空吗?”

  “恩,可以啊,不过我今天没带竞赛材料,要不明天吧,明天家长会结束以后,在底楼休息区。”王芬撩了撩刘海又说道:“这次竞赛的范围挺大的,可能要花些时间。”

  “我没关系的。”

  “那好,那我今天先把大致内容理一理,明天见!”

  “好的,谢谢!”

  王芬转身回教室,中途偷偷向暮初晨望来,但两人就当没看见,若无其事地走了。

  第二天,家长会结束后,暮初晨让暮爸爸先回家,自己在底楼等王芬。

  远远就看见王芬低着头走在一中年女人边上,那女人满脸不耐地嘴皮一张一合,王芬只是默默无语。

  %更*K新@最‘快tP上酷V匠y网?C

  王芬走过暮初晨边上,暮初晨听到边上那女人骂道:“怎么那么没用!又是第三名,死了一个你还待在原地,笨成这样,干脆你也笨死算了!养你有什么用!啊?我还每天中午给你把饭送到教室......”女人的骂声不断,完全不顾周围的目光。

  王芬看到暮初晨尴尬地笑了笑,从包里掏出一叠材料,声音细小:“对不起,明天我们再聚吧。”然后就快步和那女人走了。

  暮初晨翻开看看,是王芬自己整理的化学竞赛资料。

  暮初晨叹了口气,浪费时间,于是就向医务室走去,那里的隔间几乎就是他们的临时办公室。

  何蓉,汪可可还有国际特行组的四人都在吃饭。

  “怎么?回来了?”

  暮初晨把资料甩在桌上,无奈说道:“出了点状况,她说下次。”

  何蓉耸耸肩:“尽量多和她接触吧。”

  “我说你们这法子靠不靠谱?”知宇质疑道。

  何蓉瞪过去:“我收服过的巫器比你见过的还多,怎么可能不靠谱!这把巫器寄生在王芬,它杀死李瑶瑶说明王芬上身的生魂已经不够它养阴了,王芬一定是听了它的教唆帮助巫器下诅咒,我昨天研究过了,这是诅咒吸魂的巫器。让初晨和她多接触,巫器在她身上,总能察觉初晨的诅咒被解开了,少了一个猎物,它一定会有行动。”

  “李瑶瑶爸妈那边呢?”

  那巫器胃口大,下了连坐型诅咒,李瑶瑶的爸妈恐怕也间接成为了它的猎物,为了让暮初晨这个诱饵更有吸引力,何蓉要断绝它的所有食粮。

  暮初晨在家写完作业,那两口子都在看电视。她正准备洗洗睡的时候突然一阵妖风吹来,带着浓重的煞气直扑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