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初晨睁开眼睛,明黄色的窗帘随风飘动,飘动的窗帘站着一个浑身白色的微胖人影,一脸狞笑地看着她。

  “啊!”暮初晨吓得惊叫起来。

  半小时后,汪可可急匆匆地冲进医务室里间——暮初晨睡觉的那间。

  K和知儒已经在里面了,暮初晨此时正双手抱胸面露无奈的看着盯住她的食堂阿姨,对方依旧一动不动地狞笑着看着她。

  “怎么回事儿,这人不是被带去医院了吗?”

  暮初晨耸耸肩。

  “3号,进来!”汪可可严厉地将看守医务室的特警叫进来:“这人从哪里来的?”

  “报告,没人从门口进入。”

  “下去吧!”

  “是!”

  暮初晨站起来,食堂阿姨跟着走动起来,和暮初晨保持着一个距离,依旧盯着。

  “5号,6号,把她绑走,带到外间。”

  两个特警抽出绳子套在她身上,食堂阿姨没有反抗,除了盯着暮初晨,没有任何动作,连被拖走时,也是转过头来盯着暮初晨看,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得人直发毛。

  “什么鬼?干嘛一直盯着我笑啊?”暮初晨起了一手臂鸡皮疙瘩。

  知儒摸了摸窗台上非常浅的痕迹,窗外水管上也有被剐蹭的痕迹:“从窗户进来的。”

  “我靠,这里是四楼啊。”暮初晨明显是被吓醒的:“我们学校食堂阿姨什么时候这么能干了?”

  汪可可和K都没有说话,这明显是受巫器的影响,不说那副缺了一魂一魄的五短身材不可能爬到四楼,就算爬了上来居然死盯暮初晨看也不正常啊。

  汪可可给医院打了一个电话,医院给了那女人一个独立的房间,但是怎么跑掉的他们也不知道。

  简直奇了怪了。

  K打了一个电话,让知月尽快回来,和暮初晨解释道,他看不出暮初晨身上有什么值得被盯上的,但知月是感知型玄术师,或许她能看出来。

  就在这时,何蓉也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报告尸检的情况。结果是:躯体肌肉腐蚀严重,内脏出现异常蛆虫,只有体表异常光鲜,没有任何腐化。使用阴阳石后,出现煞气反应。死亡时间恐怕超过一周。

  李瑶瑶三天前还参加了考试然后跳的楼,居然死亡超过了一周,那他们看到的李瑶瑶,已经是死尸了?

  又是一个让人摸不到头脑的消息。

  莫名其妙盯着暮初晨的食堂阿姨,离奇死亡七天的李瑶瑶,还有......“对了,那个出现在厕所的女生是谁?”暮初晨问道。

  “和我们一级的学霸,叫王芬。”

  G‘更新@h最快RN上H,酷aY匠(网y

  “王芬?”K突然念道。

  “怎么了?”

  知儒:“我们去调查了那个女人,她会出现在教学楼就是为了给同事身体不舒服的女儿送饭,就是王芬。考试十一点结束,那女人十点五十就前往了教学楼。”

  汪可可把自己获得的消息说出来:“王芬妈妈是学校食堂管理员,她同班同学说,王芬经常不去食堂,她妈妈会给她送饭到教室。”

  “咚咚!”

  知宇和知月回来了。

  知宇急匆匆地拿出播放机:“队长,看看这个。”

  知宇插上电源后,播放机里是监视器的画面。

  “这是哪里?”

  暮初晨看了一眼:“是小花园,这是......”暮初晨眯起眼睛,楼上有一个人掉了下来,这是李瑶瑶跳楼的瞬间。知宇将画面定格在李瑶瑶在半空的样子,然后把她的脸放大。

  让人奇怪地的是,一个青春的高中女生,居然一脸僵硬,细看之下,眼白多过眼珠,嘴唇微微翻起,嘴里的牙齿呈现松动的态势,非常不协调。

  “这个样子分明就是诈尸,难道没人注意到吗?”K问汪可可,那天早上他们是一个考场的。

  “她人缘不好,没人愿意靠近她,前两天又是休息天,今天急着考试,没在意也很正常。”

  “再看看这个。”知宇拉了一下进度条:“这是半个月前的。”

  场景依旧是在小花园,时间是下午五点半,放学后半小时。李瑶瑶好像在花园里等人,知宇拉快进度,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画面里。

  “王芬。”

  两人说了一些什么,就一起走了,然后就再也没有两个人的影像了。

  知宇把后半个月每天五点半的影像都调出来,都是她们两个人在小花园约见的画面。

  直到播放的最后一段录像:“这是上礼拜五的,李瑶瑶最后出现在录像里,你们看。”知宇指着一个背影,没看到到脸:“李瑶瑶走路姿势非常僵硬。”画面里另外一个人是王芬,露出了正脸,只有背影的无疑是李瑶瑶。

  画面里,李瑶瑶全程背对监控,如果不是知宇指出,很难看出李瑶瑶和前面几段录像有差别。

  “她走路没有自然摆臂,手僵着不动的,膝盖弯曲异常,正常人哪有这样的?”

  两个人同时出现在画面里只有一分钟,王芬全程没有讲话,和之前一样,非常自然地走了。

  “看来李瑶瑶周五就死了。”暮初晨道,“那么王芬问题就很大了,死尸不会说话的,动作和脸色都和常人有异,王芬每天晚上和她一起做怎么会没有发现。”

  “我可没听说李瑶瑶和王芬关系好到可以每晚一起回家。”汪可可疑惑道,“王芬还好,李瑶瑶性格孤僻,最讨厌成绩特别好和特别差的。王芬是常年占在年级前三的位置,属于李瑶瑶讨厌的一类的。”汪可可补充道:“李瑶瑶之前还因为初晨数学月考满分和她不对付很久。”

  几个人默然,指向王芬的疑点有二,给她送饭的食堂阿姨被吸走一魂一魄,李瑶瑶死后和她有接触。都是非常重要的指证。王芬和巫器有接触是无疑的了,接下来监视王芬,等待她召出巫器就立刻拿下。

  “知月,”K突然想起暮初晨被盯上的事,“你看一下暮小姐,她被那女人盯上了。”

  知月撇撇嘴:“好吧。”

  暮初晨坐在沙发上,知月半跪在她的脚边双手合十握拳,一个淡紫色的圆阵出现在两人脚下,一阵阵微风从阵内刮起,淡紫色的光晕忽明忽暗,一股神秘的力量将暮初晨环绕,暮初晨震惊地看着这个阵法,感觉浑身都被穿透似的,非常没有安全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