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初晨向在场的人点了点头,食堂阿姨魂不守舍,表情麻木。于是她疑惑地看向何蓉,何蓉则疲惫的摇摇头,看那脸色是一晚没睡。

  暮初晨开口问道:“那阿姨怎么回事?”

  汪可可开口道:“人没事儿,脑子出了问题,被吸走了一魂一魄,这辈子估计就这样了。”

  “哦。”暮初晨点点头,怜悯两下,幸好何蓉出手快,不然就是死定了。

  然后,这事儿就和她没什么关系了吧,昨晚已经帮了何蓉大忙了。暮初晨眼神呈现痴呆状,好困。

  “那我回去了?”

  “你等等。”汪可可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就知道跑!坐下!”

  暮初晨乖乖坐下。

  几个穿白大褂的然把食堂阿姨带了出去,然后就七个人坐成了一圈。

  “人都到齐了,我来简单介绍一下,”汪可可说道:“这四位是国际特行组B组支队,队长代号K,高级玄术师,队员代号分别是知宇,中级玄术师、知儒,中级玄术师、知月,中级玄术师。这边是何蓉,何氏巫族下一任家主,正在进行家族巫器的收集工作。这位是暮初晨,玄术师。我是Z国隐秘行动队S市负责人,代号黑虎,负责S级保密事件的行动监督及调查。”

  “我说,”暮初晨拖着黑眼圈,但是脑子不糊涂:“你们不会是要我帮你们做事吧?”

  “我雇用你,你有意见?”汪可可眼神凌厉地扫过暮初晨。

  暮初晨无奈地抓了两把头发:“好吧,只此一次。”

  汪可可利用职位便利多次帮她隐瞒实情,所以她要是强硬要求她做事,她必定要给面子。

  汪可可满意地点点头:“说正题吧。”

  K站起身说道:“我们在调查巫器器魂觉醒案,要尽快找到它,器魂已经觉醒,要尽快封印起来,不能让它杀人。”

  “那说来听听呗。”暮初晨有气无力地问道:“巫器觉醒到哪一步啦?怎么处理呀?”

  K顿住,对知月道:“给暮小姐泡杯咖啡。”

  “好。”知月小声嘟囔道:“矫情。”

  咖啡的焦香味弥漫了整个医务室的隔间,虽然是速溶的,但是让昨晚熬夜的所有人都精神一震。

  酷T匠g^网;,首发Tm

  K向知儒点头示意。

  知儒从包里拿出一本厚笔记道:“两个月前,国际搜查组在天连山山脉发现奇怪电波,实地考察后发现一空檀木盒,据异能组鉴定,盒内有阴气反应。我们怀疑盒内原来放的是巫器,在发生奇怪电波时,正是巫器器魂觉醒,并且破土寻找生存源,于是成立B-13支队进行追踪,但在一个月前,我们的追踪器在S市内失去联系,无法定位,直到昨天,异能搜查组在S市一中附近感知到非寻常的死气,同时发生学生自杀案件,经过申请,介入调查。”

  暮初晨趴在桌上问道:“你们是来找巫器的,认为李瑶瑶的死和这个巫器有关?”

  K回道:“本来还有待查证,不过现在已经证实了。”K说着看向何蓉。

  何蓉耸耸肩,昨晚还是对头今天就要合作了,对于老于世故的她来说一点不难。这帮人摆明了就是觉得巫器在这里,仗着自己有点底子儿,不肯放手了。不过通过昨晚接触到的气息,出现在这里的巫器单靠她是收不住的,还得让这几个玄术师先帮她收干净了她再下手,目前先合作也没关系。

  “我刚才和他们说了,我们发现那位食堂阿姨的时候,附近有人在招魂,我确定那一定是在召唤器魂。普通的招魂术,招魂结束不会后吸走用来作为介质的生魂。”何蓉肯定道:“但是巫器之所以成为巫器,是因为它是由死人祭奠的,它的形成的器魂有自我意识,对阳间有极大危害,它与生魂相遇必定会吞噬它作为养料壮大自己。”

  K点点头,又问道何蓉:“昨晚你们接触到了它残留下来的气息,能知道器魂长到什么程度了吗?”

  何蓉摇头道:“气息很强,但是器魂成长的程度很大一部分要看招魂后尸体的情况。而且,虽然说李瑶瑶是巫器出现后的第一个死者,但是,不能肯定她的死和巫器有关,我没检查过尸体,我不能给出具体的判断。如果以时间来推断的话,器魂是两个月前觉醒的,按正常情况杀伤力等同于腹中胎儿。根本不可能招魂的,除非......”

  知儒:“有人操控它,招来器魂,巫器的成长在被人快速推动。”

  何蓉把关于厕所遇到女生的事讲了一遍,现在就是要找到和巫器有联系的人是谁了。几人分析过后,觉得有两个嫌疑人,出现在厕所的女生和食堂阿姨都有嫌疑,理由分别是:一:是招魂术不会离得太远,而附近只有那个女生在,女生有嫌疑。二:招魂术可能用自己的魂作为介质,所以阿姨也有嫌疑。与此同时,何蓉肯定两个人都是只是普通人,这就让事件变得麻烦了,普通人招魂的条件苛刻,如果成立,那对他们来说将会是非常大的麻烦。

  众人神情严肃,经过讨论后决定分头调查,暮初晨和何蓉做出了在厕所遇到的女生素描,然后何蓉去警局查看李瑶瑶的尸体,汪可可去寻找那日出现在厕所的女生,K等人查看学校最近的所有录像及调查已知人物,食堂阿姨的背景。

  器魂是阴间的产物,不会平白无故和普通人有关联,但是在一些天时地利的情况下,普通人强大意念可能会招来它们,是两界达成沟通。所以调查个人背景有可能会得到重要的线索。

  至于暮初晨,她实在太困了,估计让她出去办事会直接睡着。没办法,她本来就是出于长身体的年龄,又不像汪可可那样接受过训练,一晚没睡当然撑不住,所以她就理所当然的躺在医务室里睡大觉!

  最近的天气一直很好,就着医务室那不怎么遮光的窗帘暮初晨也睡得非常好,还微微有几丝凉风吹进来,特别舒服。只是睡着睡着,暮初晨觉得有几丝怪异,怎么好像有人在盯着她?他们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