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晨,拜托你件事。”

  “恩?”

  “我们今晚先行动。”

  M酷匠3网;z首h发+*

  “喂,这事儿有人管了,”暮初晨坐直身子:“你别乱来啊,被发现了会有麻烦的。”

  何蓉看着暮初晨,死死地盯着,暮初晨无奈翻了翻白眼,谁让她欠何蓉一个人情呢。

  ————————玄术师分割线—————————世界是很大的,在许多普通人不知道的地方,经常会发生许多离奇的事件,这些事件通常为普通人力所不能及并且对人类生存存在着极大的隐患,在千亿分之一的人中,自古流传的特殊血统便在这里发挥了作用,他们拥有普通人没有的强大力量,用这股力量与各种生灵抗衡,保持人类与自然平衡,他们便是异能人。

  虽然被统称为异能人,但实际上这中间又很鲜明地被分为两部分——七族和非七族。七族只这个世界食物链的顶端,七大族的族人几乎都是玄术师。玄术师,以他们的高活动率及强大的实战力生生不息。而除七族之外的,大部分来自一些没落的家族,血统还在,但实力锐减。还有小部分来自普通人群,他们获得异能的原因大多是基因变异或潜力被非人性地激发,他们大多被政府组织雇佣,处理各色正规警察处理不了的事件。

  国际政府对于这些特殊人群建立了一个管理组织,并且在行动前都需要上报,这个国际特殊行动组,并得到指令才能行动。不过这条规定也就压压那些散兵,七族是鸟都不鸟。

  何蓉属于散兵,在国际组织就挂了个名,未被任何组织雇佣,为家族的收集巫器。

  她只要发现巫器就会毫不犹豫地下手,国际特性组的鼻子比狗还灵,稍晚一步就没她什么事儿了。

  从规矩来说,肯定是不合的,所以,她拖上了暮初晨,其一,她是玄术师,有战斗力。其二,她是浅七少的爱徒,就算被发现也没人敢为难。

  —————————夜黑风高,两个妙龄少女站在市重点高中,的围墙外。

  “喂,我说,何蓉啊,你看,里面那么多警察守着。”暮初晨看了眼背着个大包的何蓉,打了个哈欠,最讨厌和何蓉行动了,这女人永远半夜三更的出来,打扰她睡美容觉,还说这样有气氛。

  何蓉剜了暮初晨一眼,“快干活!”

  “呃,好吧......”

  暮初晨认命。

  然后看了看4米高的围墙,往后退了几步,停在离墙2米处,然后飞快往前奔,利用速度和鞋子的摩擦力,像蜥蜴一样攀上墙头,再双臂一撑,腿利落地甩到墙的另一侧,直接坐在了上面,然后拿出绳子,一头系在墙上的装饰石雕上,一头扔给何蓉,然后就慢慢欣赏何大妈爬墙。

  “啊,累死了。”总算何大妈经历千辛万苦翻进了学校,脸皮再年轻也没用,体力跟不上了。

  “嘘,你轻点声。”

  “哦。”

  “来,这边。”

  暮初晨带着何蓉躲过松散的警卫到了白天来过的厕所,厕所里没开灯,厕所外也没路灯,只有一轮月亮散发着惨淡的白光才不至于两个人伸手不见五指。

  “动作快点。”我还要回家睡觉呢......暮初晨这样想着。

  “别急!”

  何蓉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圆形的盘子,通体紫色,围着盘子的中心,一道道巫文向盘沿漫开,但在延边,又围了一圈深紫色的小号巫文,与其他巫文方向不同,紧紧包裹着另一种巫文,虽互不干扰,但却互相制约。何蓉双手托着明心盘,站正姿势,浑身散发出虔诚教徒的气质,半响,盘子发出了暗淡的紫光,在死气沉沉的厕所里显得异常诡异,就像贪婪的亡灵在阳间游荡,用一双阴间的眸子寻觅食物。在紫光暗得快变黑的时候,刻在盘子里的巫文动了,就像要打开生锈已久的锁,巫文转动得很不流畅,时时卡住。

  巫文停止转动,何蓉的脸在紫色的映照下白得不像活人,她捧着明心盘,缓步走在厕所过道中间,每一抬脚都会扫出阵阵阴风,然后落脚无声,停顿一下再往前走,那种轻盈,活像招灵的死神。风起,翻动着暮初晨的衣角,暮初晨跟在何蓉身后,双手合于胸前,指尖浮出一道发光的红色的玄阵,苍老的图文里蕴着厚重沉寂的力量,暮初晨不敢大意。

  何蓉突然停下脚步,阴风四起,刮开何蓉身旁厕所的门,伴着嘎吱的声音,厕所里散发的腐臭味让暮初晨往后退了退,怪像何蓉家腐尸的味道的,厕所内部黑得连明心盘的紫光都射不进。

  “再退后点。”

  暮初晨又往后挪了两步。何蓉把盘子抛掷到半空,盘子浮了起来,顿时紫光大胜,将何蓉整个笼罩住。低沉悠扬的吟唱声响起,用古老的冥诵引出污秽之物。

  何蓉闭上眼睛,展开手臂,许多紫色光点从盘子飘到厕所里,厕所内的阴煞之气顿时像爆发似得向外涌,把何蓉连着紫光尽数包围。暮初晨右手竖起食指和中指,撑住大聚火阵,左手摊开掌,掌心凝出一道白光,手腕翻转,白光似云如烟,飞快飘到何蓉身旁,将她周身的煞气一扫而光。厕所内又恢复一片明净。

  紫光褪去,盘子回到何蓉手中。

  暮初晨走过去,再看了眼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何蓉松了一口气,“是巫器残留的煞气,不过本体不在附近。”

  “这不就白天那女生用的......”

  “何蓉!趴下!”暮初晨瞬间转身大叫。

  抬手,大聚火阵红光一闪,火从地面冒出,和对面迎来的白光相撞,迸出火花,然而火光未停,继续射向门口的黑影,对方显然被打得措手不及,堪堪用手上的护身戒挡住了这一下。

  —————————————————“出什么事了!?”警卫听到动静迅速赶来,手电筒的光照到厕所里,暮初晨看清了对方,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对方看到两人也是一惊,一个趴在地上,另一个站在后面,指尖又是一缕红光飘出,蓄势待发。男子从怀里掏出发光证件:‘国际特殊行动组——B-13——0167’,下面还戳着各种权限公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