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校园自杀案(2)

  汪可可离开后不久学校的广播就响起来了。

  “各位同学!”食堂里的广播一下子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各位同学,现在播送一个通知,由于警方办案需要,教学楼东楼及东楼所连接的花园暂时封闭,请所有在东楼进行考试的考生在教学楼西楼找到相应的考场和座位进行考试,谢谢配合。”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暮初晨提议道。

  “恩,去趟厕所。”

  “我也去。”

  “咦,那个不是食堂的阿姨吗?”

  暮初晨和何蓉从北教学楼的二楼厕所窗口,看见位于右侧一楼厕所门口,一个穿着白色卫生衣的中年女人瘫坐在厕所门口,手指微抖,嘴唇泛白,眼睛无神。

  “那里不是东楼吗?怎么还有人在?不是封了吗?哎,何蓉......”

  何蓉脸色严肃起来,软软的淑女气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冷冷的寒意,她不顾暮初晨的制止,直奔一楼厕所门口,走到船白色卫生衣的阿姨边上,放轻脚步,叫道:“阿姨。”

  食堂阿姨没回应。

  暮初晨听到何蓉喊那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人阿姨,一阵恶寒,但是还是好奇何蓉突然的变化,她不是那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阿姨!”何蓉用力推了推她。那女人慢慢转过头,活像是机器做的脑袋,眼神直得跟死人一样。

  暮初晨皱眉,这是被谁吸了魂?眼神溃散,魂魄散乱,暮初晨谨慎地看了一眼周围,有人在招魂?

  “喂,何蓉!”暮初晨伸手要拉开何蓉,有人在附近招魂,还是赶紧离开,省得麻烦上身,反正等招魂结束,这人就清醒了。但是何蓉摆打开了暮初晨的手,反而走向那个女人。

  她的手指放在那女人的额头上,嘴里念出一阵巫咒,伴着指尖淡淡的光点,在额头上画出了一道符,符成,那个像死人一样的女人瞬间闭上了眼睛,晕了过去。

  “喂,”暮初晨紧张起来,“你小心点,这里是学校。”

  “东楼已经被封锁了,不会有人的。招的东西不一般,不救她肯定死定了。”

  暮初晨微愣,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阿姨,摸了摸鼻息,应该已经死不了了。

  何蓉说着,将目光锁在厕所,“我们进去看看。”

  “在里面?”暮初晨小声问道。

  “气息从里面传来的。”

  “还是找可可过来吧。”对她来说,虽然不至于会有危险,但是这里有一个专管这种非自然事件的汪可可在,擅自插手不太好,而且她不想惹麻烦,何蓉摇头,语气带着不容置疑:“它要跑了。”

  暮初晨无奈点点头,轻手轻脚地走进厕所,由于何蓉是巫师,正面迎战不是巫师的强项,所以自觉地跟在后面。

  厕所在底楼,又是阴天,里面一片灰蒙蒙,白砖白墙突然让人有种寒意,暮初晨向何蓉指了指其中一间,比划道,那间有人。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冲水的声音从锁着门的厕所响起,暮初晨被下来一跳,立马双手合于胸前,准备结印。然后,厕所的一间门被打开,两人屏息凝神,就看见里面出来一个学生,对方也是一脸惊愣,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有事吗?”

  暮初晨和何蓉对望了一眼,何蓉点了点头,暮初晨放下了结好聚火阵的手问道:“东楼已经被封了,你为什么在里面?”

  “什......么叫被封了?什么意思?”

  何蓉皱皱眉:“你没听到广播吗?”

  “那个,因为今天有点拉肚子,所以考好试就一直在厕所,发生了什么事吗?”

  暮初晨看了一眼窗外,“这里确实听不到广播。”

  “今天考试有学生跳楼,所以警察封楼在调查,”何蓉看了那女生一眼顿了顿,“我们掉了东西,拜托他们让我们进来找,但被嘱咐不能到小花园去,你有看见什么特别的东西吗?”何蓉靠近那女生,她身上开始散出邪恶的气息,让人感到诡异不已,暮初晨扶额,您老吓坏人家了。

  “特......特别的......你指什么?”

  “比如像你刚才冲掉的。”

  “啊?那个,我拉肚子。”

  “呵呵,和你开玩笑的。”何蓉瞬间从黑暗系变得阳光明媚:“我们一起出去吧。”

  暮初晨再给了何蓉一个白眼。

  女生一脸莫名其妙,但是总算松了口气,吓死她了。

  “你们东西不找了吗?”

  “算了,丢了就丢了,再不出去警察得进来赶我们了。”

  “哦,好。”

  回到厕所门口,何蓉对躺在地上的阿姨随口编了一个理由,三个人就合力将食堂阿姨抬到医务室,那女生便离开了,暮初晨给汪可可打完了电话,看了眼满脸阴霾的何蓉,奇怪问道:“是那女生吗?我觉得不像啊。”

  何蓉揉了揉额头:“那女生本身没有问题,身上没有阴间的气息,不是巫师。”

  “会不会她惹上了不该惹的东西?”

  普通人弄出些不干净的东西的例子不在少数,“她办不到。”何蓉肯定地说道:“那是巫器的味道,普通人控制不了。”

  “哎?”暮初晨身体前倾:“招的是巫器?”

  何蓉点点头。

  “而且巫器的巫魂已经有动静了。”

  巫师有时也被称为医鬼,擅长驱邪,但实际上,巫师的本质是一直和死尸待在一起的,利用他们,研究他们,收集他们的死气,用为各种巫术。

  所以巫师用的巫器都是和死气沾边的,里面死者生前的怨念、执念普通人是控制不了的。当巫器器魂有了自己的灵识,意图想要控制它的人根本控制不住,反而,人会被巫器里的怨念指引,用非正规,甚至是禁术来制造阴气供它成长,一旦等巫器里的巫魂成熟就很难捕捉......恐怕就算定位了,也至少得拉上高级玄术师一起去抓。

  “器魂成长过程一般都会死很多人。我现在怀疑李瑶瑶的死和这个有关。”

  暮初晨点点头,联合国际特行组的调查申请,估计是有八九有关。

  酷h匠O?网`S唯一、正版Jq,其他n都》c是?Z盗)版f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