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铃!”暮初晨伸手按下闹钟,转了个身继续睡。

  “哗”暮家老妈一把掀开了被子:“你今天不是统考么!再不起床就迟到了!”

  w!酷n匠,J网I*正版W首发T3

  暮初晨挣扎了一下,摇头晃脑地爬了起来。

  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虽然考试当头,但是暮初晨一点儿不担心,生活嘛,开心就好。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

  暮初晨心情极好地哼着歌,结果妈妈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这种老掉牙的歌你都能唱走掉,出去千万别说是我的女儿啊。”

  暮初晨嘴角突然僵住。

  “别说你是我的女儿啊......”记忆深处的话再次出动心弦,暮初晨停住手里的勺子,眼中的笑意退散,血色记忆从深处被唤醒,一句话不断在脑海里回放,深深不可磨灭!

  前世,她贪恋外公家的富裕繁华,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回到已经和母亲脱离关系的外公家里。

  离开家门时,妈妈狠狠甩下:“你敢去,就别说你是我女儿!”那句话成了她人生的分割点,从此离开了单纯的校园生活,她众叛亲离,举步维艰,甚至身陷牢狱,除了看似奢华的生活,她只剩下一张驱壳却还要在所有人面前高傲地微笑。

  结果,她在豪门的权利争夺下成了牺牲品,惨死在故意设计的车祸之下。

  其实,如若当时她不冲动地想要破坏家族中所谓的平衡,他们宁愿多养一个米虫,也不会冒险杀人。

  但是!

  因为爸妈掌握了这些人害她身陷牢狱的证据,她的外公,那个和她有直系血缘的掌权者,默认了那些人制造车祸杀了他的亲生女儿!

  所以她愤怒地讨回公道,结果,自以为是的她被判定是颗该丢弃的坏果子!

  “发什么愣啊,赶紧吃早饭。”

  “恩。”

  从记忆中被唤醒,暮初晨深吸一口气,拨动了下额前的刘海挡住微微泛红的眼睛。收起千思万绪,用笑容掩盖住尴尬的表情,看着老妈的背影,心中暖暖的,再活一世,必定护住一片安宁!

  ——————————苦逼的统考分割线——————————“叮叮!”

  “所有人都停笔,收卷!”

  暮初晨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窗外的阳光正好,透过树叶细缝间的点点斑驳正洒阳台上,许多不知名的候鸟在校外的小树林里飞掠过,带出一片的唰唰声。

  这样的日子来统考,简直浪费生命。

  背起小书包走出教室,一个举止端正的女孩向她走来,她是何蓉。

  她们的关系不深不浅,算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久而久之,就经常一起去食堂吃饭了,要知道,虽然她不在意,但是经常独自吃饭的高中女生却很惹眼的。

  至于这个圈子嘛......就是暮初晨重生后接触的光怪离奇的世界。

  何蓉的真实年龄已经是一个老阿姨了,大概四十多岁,但是她来自一个巫师世家,她喜欢捣鼓面皮贴在自己脸上,用巫术换皮,时刻保持自己光滑的皮肤。

  说实话,这让暮初晨觉得挺恶心的。

  “我们吃饭去,饿死了。”远处冲过来一个干瘦女生,汪可可,满脸猴急,风风火火就把两个人拉到食堂。

  暮初晨撇撇嘴,反正都迟到了,干嘛吃个早饭再出来。

  ————食堂分割线——————————————“哎,听说了没,五班那学霸刚才考试跳楼自杀了!”学生甲道。

  “知道知道,我还和她一个考场的,吓死我了!”学生乙道。

  “啊?真的假的?”学生丁问。

  “你看看外面警察都来了!”学生甲道。

  “哎,真的哎!”学生丁吃惊。

  “死了没啊?”

  “死了。”

  “啊......好惨。”

  “怎么会突然跳楼啊?”

  “不知道哎,我猜,会不会是压力太大啊?”

  何蓉听着周围七嘴八舌的八卦,好奇地问道:"可可,我记得五班那李瑶瑶好像是跟你一考场的。"“唔,素的。”

  “把嘴里的咽下去!”何蓉捻起兰花指,嫌弃地弹掉对面喷来的肉渣。

  “啊,对的。”

  “自杀?”

  “难不成是我推的?!”汪可可瞪大眼睛。

  何蓉面露怜悯,现在的小孩还真是想不开啊。突然她记起一件关于李瑶瑶的事情,于是看向暮初晨。

  暮初晨被盯得浑身发寒:“干嘛!”

  “她还和你吵过架,你记得吧?”

  “啊?”

  暮初晨认真想了想,好像是上学期的事情了。李瑶瑶和班里的一个男生发生口角,莫名其妙地牵扯到了她。李瑶瑶从此看她的眼神就不友好了。

  “额,”暮初晨无奈道:“我又没和她吵架,是周超。他俩互相嘲讽智商低,结果周超就拿我和她做比较,你们知道的,那种学霸特别在乎成绩,但我是无所谓的,然后就不知道她抽了什么风,跟我敌对到现在,现在看来,也算是恨我到死吧。”暮初晨撇撇嘴。

  毕竟她是重生的,高中的知识算是重新学一遍,随便一些成绩也不差。而且以她现在的心境,成绩根本不当回事儿。

  何蓉感叹道:“认真的学生最看不惯耍小聪明的学生,没比较就没伤害。但李瑶瑶还是个单纯的好孩子,就是有些钻牛角尖,真是可惜了。”

  暮初晨耸耸肩,表示同情。

  “吱吱”汪可可掏出手机,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用手指滑动手机屏,脸色慢慢变得严肃起来。

  何蓉看着汪可可渐渐变得严肃的表情,暮初晨和何蓉对看了一眼,问道:“怎么了?”

  汪可可年龄不大,平时是风风火火嘻嘻哈哈的高中生,但实际是相当强悍的特警,是国家隐秘特别行动队支队队长,目前负责这片社区特殊事件处理,当她露出这种严肃的表情,那就代表附近出事了,一般警察解决不了。

  汪可可仔细又翻看了一边,确保无误后低声说道:“李瑶瑶死得不简单。”

  “哎?”

  “国际特行组的人申请介入调查。”

  暮初晨看向何蓉,两人同时疑惑,国际特性组是世界是上处理异能事件的组织,这么说来李瑶邀可能是非自然死亡啊。

  “我去了解一下情况,你们慢吃。”说着,汪可可端起餐盘,快速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