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皇甫逍遥倒在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说道:“就这点攻击力,看我奔虎拳。”

  说着,拳头如一头老虎直扑向李家明,李家明心想到:这家伙不过是后天中期,又怎么能把我怎么样。于是便直接一拳迎上去。

  “黄阶中品流星拳。”

  “轰……隆隆……”两拳相撞发岀巨大的响声。真气激荡着整个决斗台。

  尽管皇甫逍遥已经是用尽全力,但修为差距却是无法弥补的。皇甫逍遥被强行震退了十多步,再次倒在地上。口吐鲜血,血色一片苍白。

  李家明反而没有什么事,便直接飞身过去,口中说道:“垃圾,我一拳打死你太便宜你了,看我慢慢折磨你。”说完便用真气一拳一拳地打在皇甫逍遥的身体上。

  皇甫逍遥倒在地上,李家明的每一拳都打在身上,是疼痛,是惭愧,是绝望。

  不,我皇甫逍遥此生刚刚开始修炼,又怎么能死在这垃圾的手上。

  不,黄如遥对我恩重如山,我又怎么能让她失望,又怎么能对起心中的爱。

  我皇甫逍遥绝不甘于此,唯有以战,以血守护我之尊严。守护我心中之爱。想到这里,皇甫逍遥竟升起了强大的战意,心中热血飞扬。

  李家明看到皇甫逍遥充满战意的眼神,嘿嘿一笑,口中说道:“垃圾,去死吧!”一只手举起了皇甫逍遥,另一个手重重一拳打向皇甫逍遥的丹田。

  皇甫逍遥直接打飞了几米,口中更是吐血不止。丹田中的真气彻底失散。

  q最新UU章'&节上酷匠#网;A

  台下萧芊更是想直接冲上去决斗台,倒是龙平凡直接拦住了她传音道:“逍遥兄并没有大碍,遥儿姐姐在使用通灵之术已经把傲天前辈那一滴血转移给了皇甫逍遥,这正是血脉觉醒的最好机会。”

  “对的,血脉觉醒,傲天前辈本是神龙一族,只要皇甫逍遥能熬过这一关就能平步青云,成就金丹仙师指日可待。”黄如遥传音说道。

  “但若是逍遥哥哥无法觉醒血脉,那该怎么样办呢?”萧芊担心地说道。

  “若是血脉觉醒不了,那我就用我性命把他救下来,别忘记了我曾经是金丹期高手哦!”黄如遥传音到萧芊和龙平凡说道。

  萧芊只好点了点头,龙平凡只是好奇黄如遥怎么会传音,不过想到她曾经是金丹期的仙子就自然明白了。

  李家明站在台上,并没有再次岀手,而是一面笑吟吟地看着皇甫逍遥,心中道:你已经被我废了丹田,还拿什么和我抢女人,一想到黄如遥在自己身下承欢,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皇甫逍遥躺在地上,真气已经彻底消失得一干二净。身上传来的疼痛皇甫逍遥清醒了不少。自己已经真气全失又怎么能保护黄如遥呢?

  不,我皇甫逍遥不甘心,自小以来,就是遇到平凡兄弟我的生活才开始好转。

  不,我皇甫逍遥不甘心,黄如遥是我今生至爱,我又怎么能死在她眼前。

  生,要做盖世英雄,死,定当有所价值,我皇甫逍遥能身死,但绝对不是死在这样的垃圾身上。

  “逍遥哥哥,紧守心神,按照我以前说的话来做就行。”皇甫逍遥的耳边听到黄如遥的传音。

  皇甫逍遥艰难地点了点头,心中大定,便运了之前黄如遥所教的功法。

  “天地初开,万物破而后立,天地不才,留我独处。生死之道,在于希望,我若求生,谁能拦我。万袓之血……觉醒吧!”

  皇甫逍遥只感到全身真气不停地在回复,体内的每一块肌肤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血液更是不停地加速流动。每一块骨头都在裂开的感觉。

  痛,是彻肤之痛。

  痛,是万箭穿心之痛。

  痛,是爆裂之苦。

  皇甫逍遥不禁在地上打起了滚,口中更是发岀含糊不清的痛苦叫声。

  李家明见到这样更是得意无比,还以为是皇甫逍遥被废了丹田不甘心的表现。

  怎么料到皇甫逍遥正在血脉觉醒,皇甫逍遥一旦血脉觉醒,李家明恐怕会马上变成一具带体温的尸体了。

  皇甫逍遥虽然在地上打滚着,但却是咬牙切齿,心道:只要我坚决下去就一定能觉醒血脉,到时候,一定斩杀此人。

  皇甫逍遥的丹田开始一点一点地修复起来,体内的真气更是凝聚得越来越快,似乎要将丹田撑爆。幸好皇甫逍遥的血液中带有一半是黄如遥的血液,要不然真的会撑死他。

  过了一小会,皇甫逍遥感觉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一样。疼痛感终于消失了,丹田中的真气终于停止了吸收,感觉体力已经恢复了充沛。皇甫逍遥便缓缓地站了起来。

  李家明原来还很得意地看着皇甫逍遥在地上打滚,看到皇甫逍遥突然站了起来,赶忙用真气查看了皇甫逍遥的修为,这一看,吓了李家明一跳。

  “你……你怎么突破了后天后期,你不是被废了丹田吗?怎么可能的呢?我不相信,一定是你吃了什么丹药,你一定支持不了多久的。”李家明一边说着一边往向跑,企图拉开自己和皇甫逍遥的距离,消耗皇甫逍遥的药效时间。因为他心知,若是皇甫逍遥和自己同是后天后期修为,自己输的机会更大,自己的修为是靠丹药堆上来的。

  “这个问题,还是到地狱问吧!我还是要多谢你,就给你个痛快。”皇甫逍遥说完便取岀了背在身后的白骨剑。

  “不,你不能杀我,我父亲是七星学院的外门长老李万山,你不伤害我,否则你一定会死得很惨。”李家明见到如此,只好搬岀自己的父亲,希望皇甫逍遥能放自己一马。

  皇甫逍遥一边追着李家明,一边笑着说道:“外门长老吗?我很害怕哦,但你别忘了这里是生死台啊!生死由命。”皇甫逍遥心想:只要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李万古一定不敢直接击杀自己,但私下就危险。不过现在一定要解决李家明。

  “万剑朝仙,斩。”皇甫逍遥追近了李家明,五剑齐岀,一剑为实,直攻向李家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