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肖念念因为是空腹喝酒,而且喝的又快又急,比习泽好不哪去,只不过当时的习泽太吓人了,被救护车拖走的时候已经昏迷不醒。肖念念所以被众人遗忘在酒桌上,后来她自己也不晓得那天到底是怎么离开的,只是觉得身体轻飘飘的悬浮起来,似乎有人在轻轻的唤她的名字,似乎又是被一双大手紧紧的抱着。

  她只记得那天的天气是真真儿的好,好到夕阳的余晖把整个世界都染成了金黄的颜色。她在这片金黄色里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肖念念和那个喜欢穿格子衬衣的少年在C大那一长排的桃林里打闹嬉戏,春天微微泛起的风把桃花儿吹的落在了少年的肩头,她踮起脚为他扫落了肩头的落花,却被少年深深的扣在了怀里,花瓣雨下的纷纷扬扬,他们在这幅绝妙的画面里相拥而笑

  肖念念是被她姐姐的狮子吼给吓醒的,“肖念念你要再不醒的话,我就把老妈给你带的糖醋排骨扔马桶里去!”

  醒来之后的肖念念还是有些糊涂,明明刚刚还在习泽婚宴上砸场子,怎么这时候又莫名其妙跑到自己床上了呢!

  肖曼哼哼鼻子,一脸嫌弃的继续吼“还能怎么回来的!老娘把你扛回来的,肖念念你这败家玩意儿,我让你去砸场子,又没让你去灌自己,怎么就搞成这副德行了你说!”

  肖念念直接没理她姐,转脸问一旁默默无语的安然,还好安然是个实诚人说实话,“我们接到你的电话,却是一个男人打过来的,他说你喝醉了,他在酒店开了间房间,把你安置在那里,翻你手机才找到你姐,然后打电话通知曼曼姐去接你,然后,你就被我们俩给拖了回来哦。”

  “快说,那家伙是谁?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哪人啊?”肖曼揪着着的嘴巴就一直没放下来,拉着脸子质问着她肖念念。

  “一个男的?那是谁啊,肖念念甩甩乱糟糟一片混沌不清的脑袋,努力的回想当时的场景。分析情况可能是歪果仁儿吧,因为当时坐在她身边的就歪果仁儿和关素,但是当时习泽把大家吓的够呛,凭关素和伊一的关系,他肯定不会把我带走,对面林浩他们几个那就更不要说了,倒是一直和肖念念关系很贴的歪果仁确实很有可能。”

  “是不是个肉呼呼的小胖子?头发剪得短短的,穿着一件白色的卡通T恤?面前还画了个小黄人儿”肖念念问床边的俩人。

  “不是啊,那人怎么可能是个胖子哦,长那么好看,除了表情稍微冷淡了些,那张脸可是漂亮的跟电视剧里走出来的一样啊,不过……不过念念你把人家的黑西装吐成那个样子,也不怪他看见我们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这要是换成某人啊,我估计整个酒店都会被她炸成一片火灾现场了!”安然一边瞄着旁边站着生气的肖家姐姐的那张黑脸,一边笑呵呵的和跟肖念念解释。

  “啊!不会吧!黑西装?冰块脸?不会真的是关素吧!那这回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肖念念差点羞的钻进被窝里去,她跳起来拿起电话打给歪果仁,抱着一丝丝的侥幸,万一不是他呢,说不定是哪个好心的熟人呢,只要确定不是那家伙,她也就不介意在旁人面前丢个脸!

  “念念啊,哎哟可吓死我了,怎么样了?好些了吧?”电话那边传来肉呼呼的声音。

  “恩呢,好些了,姐挺得住!”

  “那就好,那天我们把新郎官搬上车了,回头你就不见了。可吓死我了!”

  “习泽他没事吧、”

  “额也还好,就是胃出血,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养着。”

  “哦……那就好,”肖念念稍稍沉默了一下,“那哈……你知道那天在婚宴上是谁把我弄走的吗?”

  “后来我向别人打听,说是坐你旁边一直没说话那个男的,据说是姓关吧!好像走的时候习泽小姨子还一脸怒气的样子。”

  肖念念挂了电话,就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啊,在谁面前丢人也比在他面前好啊,伊一那小丫头还不知道要用怎样恶毒的话来说她了呢,不过她说什么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从她把习泽灌倒那一刻开始,不,从他们在手牵手一起走进婚礼那一刻开始,他就跟这家人没一毛钱的关系了。

  酷匠!p网c唯一N^正《版,=其=B他f@都是R盗64版.)

  关键是那个嘴贱的关素,这回欠他那么大个人情,还吐到了他的衣服上,那件西装可是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这可怎么办呢!

  “怎么办?凉拌!居然醉成这样子,还被一不大熟悉的男的抱走,开房,竟然自己一丢丢都不知道,你说,谁给你的自信让你醉成这副德行!”

  “哎呀,我错了。保证下次绝对不一个人喝酒,绝对不允许晚上和陌生人在一块,绝对不惹姐姐生气了!”

  “哼!”

  “大不了……大不了我把糖醋排骨都给你吃,我就喝点汤!”

  安然显然被肖念念这副求饶的嘴脸给恶心到了,只好装过身不再看她,抿着嘴巴瞧着一脸黑线的肖曼。

  “哼!!”肖曼斜着这眼珠子瞟了她妹子一眼,继续扭着头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

  “还是生气哇!那……要不汤我也不喝了,都给你吧!”肖念念一仰头,做出一副慷慨到死的模样!

  “哼!谁生气了!谁担心了!我只是在气愤,那么绅士又好看的男人,肖念念你竟然把他吐成那个样子,你竟然连电话联系方式都不要一个,以后怎么去勾搭人家啊。好不容易碰上个像样的,肖念念你这么二还怎么嫁出去啊!”

  肖念念:“……”

  安然:“……”

  肖念念顶着个昏昏沉沉的大脑袋还沉浸在醉酒的窘态里不可自拔。

  这个不可拔里头自有两个缘由,第一么,那天婚宴上的事她也委实忒冲动了些,虽然是极不待见伊家姐妹的做派,婚宴上整出这么个小九九来排挤她,肖念念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但也不能拿着习泽来祸害啊,毕竟这个男人曾经在她心尖尖上待过,虽然人家早已收拾收包袱跑路了,但是旧情终归还是情,她怎舍得把习泽就这样子灌死在婚礼上,如今把人家弄的胃出血,新婚燕尔的要他们夫妻在医院里度蜜月,肖念念还是有些不大忍心,她一向是个爱心泛滥的好孩子,要是被她姐姐知道她还存着这个心思,又得挨一通教训了,典型的玛丽苏加圣母心,活该没人爱!

  再则就是那位糟心的关素先生了,肖念念望着着他的名片上那两个金色的字又犯起了纠结病,如今在他面前丢尽了老脸,还呈了人家斗大个人情,这情到底是还,还是不还呢?

  按常理来讲,此时念念应该礼貌的去给人家道个谢,致个歉,顺便赔人家一件新外套,但是鉴于念念最近惨不忍睹的财政状况,起码也要把那件被她糟蹋了的西服拿过来洗洗干净再还给人家。这才是她们老肖家为人处世的醇良家风嘛!

  可是关素何许人也,他可是伊一那小丫头片子的心上人啊,凡是跟伊家姐妹有半点干系的人,肖念念都不想招惹,说了陌路就是陌路,说了不想与习泽他们一干人等不再有交集,那就必须撇的干净彻底,反正关素和她也就几面之缘,如果她不主动去找他,世界那么大,估计他们从此就不复相见了。想到此,肖念念的一颗潇洒的决别心总算把想要去感谢人家的一颗良心给彻底泯灭了,于是厚着脸皮把忘恩负义这个词给坐了个实。

  肖念念这颗神游的脑袋,是被一通电话给彻底炸醒的,她们公司的部门经理,多姐的大嗓门儿。

  “肖念念你活过来了没?活过来了明儿早上赶紧给我来上班!”

  “额……多姐不好意思啊,我明儿来补个假条,您儿大人有大量,千万别扣我工资哇!”她猛然想起来自己只请了半天的假,耽误的今天算是旷工啊啊啊!这可是关系到扣工资的头等大事儿。

  “啊呸!谁要扣你那点可怜巴巴的工资啊!公司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再不来上班看姐姐我怎么收拾你!”

  “啊!”

  “啊什么啊,明天早点到啊!”说着没等念念那本来就迷糊的脑袋反应过来,多姐就风风火火的挂了电话!

  肖念念心惊胆战的过完了这日,第二天还一大早就战战兢兢的跑去公司,刚刚到门口,就看见公司营销部全体的同事都站在门口两侧,整整齐齐的排成两排,神情肃穆的望着她来的方向,那模样似乎似乎不好!肖念念脸色惨白愣在原地,心里大呼不妙,“这这这,我才旷了一天的工啊,大师兄不会这么变态要开除我吧,公司到底摊上什么大事了,还搞这么大个阵仗给我送行,这未免未免也太看得起我这个小职员了哈”

  肖念念此时的脑细胞可能被她自己吓成一锅浆糊了,就这么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脸色一会儿悲一会儿愁的,表情着实丰富的很,大家的注意力她吸了过来,就连刚刚下楼的大师兄也好奇的多瞄了她几眼。

  还是多姐仗义,赶在肖念念的链子没彻底掉完之前,一把把她给拽了过来,“还愣住那儿干嘛啊,挡到老板视线了你!”

  “啊!”

  “啊什么啊,整个部门儿就差你了,叫你早点来还是搞到现在,肖念念你真是住在火星上的啊!”

  “原……原来你们不是在等着给我送行的啊!”

  “等你?想的到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泡菜无敌说:

  关大老板来调戏小白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