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是哦。大概有三年了吧,看看,是不是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帅?”

  这时候轮到念念干笑了,习泽确实还和以前一样,一样的帅气干净,一样的阳光活泼,她只是真的真的有好长时间没见过他了,她把他忘的很干净,是那种从潜意识里删除掉的那种干净,现在这个人突然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冒了出来,导致她的脑细胞又开始不够用了!

   “就坐这儿吧,嘿嘿,这人少,不会引起稀有动物被围观!”

   肖念念这时候反应过来,抬头猛瞪了他一眼,反驳道“你才稀有动物呢,你们全家都是稀有动物!!”

  “哈哈!这就对了嘛,会还嘴说明没摔傻!”习泽一边打哈哈一边忙着给她找菜单点菜!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也回来了吗?”

   “嗯……..这个月的六号吧,我和尹黎一起呢!”

   “哦,那好呐,这回回来了就不走了吧?”

   “额…….这次我们回来打算结婚的,事办完了再打算吧。”习泽回答她的时候,他正从包里掏出两枚创口贴递给她,“呐,这个时候贴一下免得感染,回家了把伤口清洗下再换个新的。”、 肖念念当然只听到他说的前半句,看他递过来的创口贴,有些晃神,只是嘴巴很自然的溜出一句客套的话“那恭喜你了哈,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习泽递给她创可贴的手在空中愣了楞,最终把它们直接放到了她面前,语气有些淡淡的对她说:“额,你这丫头的嘴巴还是那么乌鸦,尹黎怀孕了,所以….才这么匆忙的回来办事,那边的生意说扔就扔下了。”

   “哦!”

   “嗯。”

  之后便是一段好长好长的沉默,其实肖念念也想说点什么来着,来打破这种尴尬,她也想轻轻松松的表示祝贺,表示开心,然后以一贯犯二的口气来显示自己早把以前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给扔进了垃圾筒,可是此刻,她竟然嘴巴笨的什么也说不出来,不晓得是不是刚刚那一跤把脑细胞都给摔碎了!

   “额,那啥,本来是打算专门抽时间去给你送请帖的,今天刚好碰到你了,那就现在请你吧,不要介意哈,时间和地点在上面写着,我就不多说客套话了,毕竟我们仨是那么多年的朋友,还是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到底还是习泽先开了口,说着便从包里掏出一张喜帖,红灿灿的颜色,看起来着实的喜庆,她打开一看,上面赫然早就写好了邀请她的名字,难为他一直带在身上,不晓得是为了图方便,还是为了图方便。

   “对了,还有一个东西,是要给你的,这东西……在我那儿放了三年,始终没机会,但是我不想把自己弄得那么矫情,也不想留什么遗憾,毕竟从此以后就真的没机会了,所以还是决定送给你,就当了了一件心事吧!”说着他从那帆布包里又掏出个黑色的小绒布盒子,黑色的绒布被磨的有些发灰,边口上还缺了一个小碎口子,看这模样,他没撒谎,确实是放了好多年了!

   肖念念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接过盒子,她觉得按照剧情的走向,这时候她应该干干脆脆的把盒子还给人家,以此来表示自己真真的是放下了,不用再这么拘泥于往事,但是她又实在好奇,那个盒子里装的到底是个啥,又实在是特厚颜无耻的不舍得属于习泽最后的这件东西。所以磨叽半天,终于说道 “额……你那包包藏了只叮当猫么?什么东西都掏得出来”

   习泽;“…………………..”

  肖念念有种想把自己的嘴巴给缝了的冲动,她对习泽傻里傻气的笑了笑说;“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这礼物我收下了,得,好好当你的新郎官去吧,从此,咱就在好基友的路上一条道走到黑了!”

  “嗯,那…..好基友,我的婚礼你要去喔?”

   “去,必须去,我得去看看你儿子的妈,到时候那得得瑟成个什么样子!”她朝他扬了扬手里的小盒子 习泽微微笑了笑,没有再言语,他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摸摸肖念念的头发,可是手到半空中,发现有些不合适,便缩回去,挎上包包朝外面招了招手,便说有事先走了。

  肖念念望着远去的那个背影,自言自语到;“肯定要去的,哪怕只是看着你牵着别人….也好哇!”

   服务员端着她的干锅,笑容甜美的送了上来,她看着热气腾腾的香菇牛肉愣了一会儿神,刚刚还饿的咕咕叫的肚子,这时候却没了反应,她拿起筷子挑了一块最大最肥的牛肉,却没有了将它吃下去的食欲,她不知道为什么隔了整整三年,习泽对她的影响还是如此的大,只要他一出现,她就似乎不再是肖念念,她的喜怒哀乐会跟着他游走,他可以让她感受不到饥饿,甚至她再也不是那个见到肉就忘了所有烦恼的吃货姑娘。

   这种感觉让肖念念极度的不爽!

   她提起筷子在锅里一阵猛戳,捞起一坨菜就往嘴里塞,平时这又香又辣的干锅现在吃起来味同嚼蜡,但是不吃不行,这时候是因为刚刚一系列遭遇让浅浅的脑袋还在发蒙,没反应过来肚子饿。等晚上的时候,脑袋回过劲儿来了肯定会饿死人的,那时候再吃东西,她肯定刹不住车,一顿胡吃海塞之后,肚子上的肉又痴长两斤…….这么恐怖的事情还是要扼杀在萌芽之中的好!

   不过往肚子里硬塞东西,毕竟不是什么舒服的事儿,还没吃下去两三口,肖念念就被呛到了,你能想想得到,干锅里那么麻辣的东西呛到了气管里是怎样的滋味么!除了被人直接开揍,估计这种滋味最痛快了。

   正当肖念念被自己呛得快要死的时候,面前桌上竟然天使般的空降过来一杯水,她抬起头一看,碰到一张脸,原来是一直背对着她,坐在前排桌上的那个男人,准确的说,是个很好看的男人。

   这是肖念念在端起桌上的那杯水的时候乍一看的感觉,现在仔细一看,眼前的这个男人着实养眼,干净清爽的平头,一双眼睛似笑非笑,高挺的鼻梁,嘴角微微上翘,青色的胡茬在餐厅的灯光下,映衬的脸庞有一种成熟男人的精致和优雅, 他穿了件白色的衬衣,袖口稍稍上卷,坐在椅子上没动,只是扭过身子,伸手把水杯放在肖念念的桌上,然后搭着椅子背看着她一口气把整杯水灌了下去。

   “我也想知道你到底有几天没进食了,这吃相……耶耶,竟然凶残成这样”

   肖念念生生把一句要到嘴边的谢谢给吞了回去 她刚刚还被眼前的美色给迷的晕晕乎乎,不成想这男的一开口就把自己从男神的神坛上给踢了下来!肖念念本来想解释下的,无奈刚刚那一口菜呛得着实严重,嗓子此刻根本发不了声,结果心里一急又开始咳嗽,一咳嗽心里就越激动,好吧,如此的恶性循环下去,她的脸已经红的猪肝样了!

   “额……不过就一杯水么,你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啊。”那男的一边轻飘飘的说着一边起身走过来,递给肖念念一包纸巾。

   肖念念接过纸巾,飞奔到洗手间去了 待肖她回来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把盘子端到了她桌上,正把最后一勺子食物喂进嘴巴里,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肖念念呆了呆,还是硬着头皮回来坐到了座位上。

   “那啥,谢谢你,刚刚那状况,实在是不好意思。”肖念念有些窘迫的对他说,不由得红了脸,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视线刚好触到男人左腕上的手表,飞翼沙漏的标志,浪琴手表的经典优雅系列,黑色的鳄鱼皮带,简介大气的表盘,跟他身上的装束气质确实蛮搭。再往下,就看到了拿着汤匙的手,骨节分明,白皙的皮肤上有微突的若隐若现的青色血管,精瘦修长的手指上没有指环印子。

   “不用谢,关爱失恋患者,人人有责嘛。”他依然轻飘飘的回答,顿时把还在神游的浅浅给拉回了现实,原来温柔体贴的高富帅真的只能出现在偶像剧里啊 “话说………长得好看的男人说话都这么不中听?”

  “额,男人只分长得好看和不好看两种,至于说话好不好听,不在标准之内”

  肖念念“………….”

   “刚刚那个男人,是你前任?按这戏码,是你被横刀夺爱了?还是他劈腿移情了?”

   这回肖念念差点把一口饭给喷到了他脸上,“我说,长得这么漂亮一男人,就应该好好待在神坛上装高冷,你没事扮什么八卦记者打听别人隐私,而且……咱俩还不认识!”

   “不,我只单单对你的八卦好奇而已!”

  肖念念抬头再一次迷醉在眼前这副美色中,心里的花儿顿时开的纷纷扬扬,“难道老天爷开眼,终于遇上个识货的,哈哈哈!老娘的桃花终于要打苞了!”

   “咳咳,别误会哈,我只是比较好奇阁下这么凶残的吃相,如此彪悍的体格,竟然那位小少年还念念不忘,果真有些手段。”

  肖念念:“你知道乌鸦是怎么死的么?”

   “嗯?”

   嘴贱被拍死的!!”

  肖念念一脸黑线的对眼前的桃花儿吼到,怎么会有这么嘴贱的人,真是白白浪费了这副好皮囊!亏得刚刚她还一脸花痴的感谢他感谢的要死!

  桃花儿看着肖念念生气的样子,一副脸蛋儿气得红一块白一块儿,又一时语塞,没法还嘴,只得猛扒一口饭菜以此泄恨,这姑娘,正如当年,吃东西的样子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酷{/匠ZM网;0首l发s

  “哈哈,看你生气的样子,估计我也问不出什么八卦出来了,你慢慢吃,我先走了,希望下次还能再见!“桃花儿说着递过一张名片,便起身,姿势优雅的套上外套,提着公文包准备离开,走到肖念念身边的时候,他忽然俯下身贴着浅浅的耳朵,笑容邪邪的说道“要是想请我吃饭报答今天的杯水之恩,我会考虑赏光的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泡菜无敌说:

第三章就要开始大闹婚礼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