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看起来似乎很炫,反正就是动画吧……大概,因为我已经很久没看这种东西了,所以不是很了解。

  「那……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出现在这里?」

  我的头上出现了问号。我把「星尘☆小魔女梅露露」拿在手上,站在玄关。突然间,我正前方的大门被用力的推开。

  「我回来了——咦?京介你怎么了,干嘛在玄关前缩得跟个胎儿一样?」

  「老妈不用操心啦,我只是想转换心情而已。」

  太危险了——!我以为我再也没办法在社会上混了!

  好险没有被发现。在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我就马上趴下来把东西藏住了。

  呼……真是千钧一发。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谁搞的鬼,不过这该不会是为了要陷害我而设下的陷阱吧。要是被老妈看到我有这种东西的话,一定当天就会举行家庭会议严刑拷问我。

  我现在就可以想像得到,桐乃那副像是看着垃圾一样的眼神。

  放下购物袋的老妈,用同情的眼神俯视着行为诡异的我:

  「……我从隔壁太太那边听来的。最近啊,似乎很流行专门为学生做的心理谘询呢。」

  「等……等等……别这么快下定论啊,我很正常啦。只不过……对了,今天好像有点念书念过头了。」

  「胡说八道,你不会念书念到这么有压力吧?」

  为人父母还说这么过分的话,你要对自己的孩子更有信心一点啊。

  「什么不会念到有压力。我的成绩不差耶,你应该知道吧?」

  「那不都是托麻奈实的福吗?你啊,你一个人才不会好好念书呢。因为你有优秀的青梅竹马当你的家庭教师,干嘛神气得一副都是自己的功劳的样子?」

  「唔……」

  真的是完全被她说中了,我无言以对。五分钟之前我还在看漫画呢。

  我就像一只尺蠖一样在地上爬行,把「星尘☆小魔女梅露露」藏在衣服里,逃离现场。在我身后的老妈对着我说:

  「京介,妈妈不会太在意的,可是不要在玄关看A书喔。」

  差一点就能逃过一劫。可以透过我诡异的举动洞察一切的老妈,真的很厉害。擅自打扫我的房间,还把我的私密收藏全都挖出来的经验,真不是盖的。

  可是现在藏在我怀里的这个东西,在某种程度上是比那些私密收藏都更不能够被发现的物品。

  我谨慎的瞒过老妈,用橄榄球队员紧紧抱住球的姿势,飞快的爬上楼梯。冲进房里把门关上,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呼……」

  我小心翼翼的把东西从怀里拿出,用右手毕恭毕敬地打开它,用左手背擦掉冷汗。

  任务完成,到这里都是我平常做惯的动作。理由我就不多说了,我相信只要是身心健全的高中男生,一定都能够了解。

  「……我竟然把它带回房间了……」

  我眯着眼睛看着「星尘☆小魔女梅露露」,一边自言自语。

  不过我认为这是无可厚非的状况。因为当时我正在找可以用来逃避念书的理由,而且事实上,我对这个「不可能会出现在家里的东西」相当有兴趣。

  由于这件不得已的事情,我中断了原本要应付考试的学习,立即着手检查物品。

  我的房间有六张榻榻米大。房里有床和桌子、放有参考书和漫画等书籍的书柜,另外还有衣橱等家具。

  黄绿色的地毯,蓝色的窗帘。墙壁上除了挂着老妈在住民大会上拿到的和风月历之外,我完全没贴其他海报之类的东西。

  其他除了床头音响之外,我没有电脑、电视、电动玩具等电子产品。

  怎么样,我的个人特质很薄弱吧?尽量过着「平凡」的生活,是我的生活原则,也比较适合我的个性。

  顺带一提,我已经差不多放弃藏色情书刊了,我都直接把它们放在床底的纸箱里,不过我还是拜托老妈「请不要打扫我的床底下(↑五体投地)」。老妈当然没有保证会遵守这条不可侵犯条约,即使她每天都去确认我的收藏品的更新状况,我也无从得知……

  就不要去想那些了!我要做我自己!

  +更oJ新)、最*¤快x上◇酷n`匠网

  我向来都尽量打安全牌,即使不小心露出破绽,也要布下避免召开家族会议的守备防线,算是我所能做到的最高防御策略。

  ……不过说真的,不属于我房间的东西,我应该把它藏在哪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