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也的确如此,这边两人刚到酒店不久,李艾艾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吴刚想都没想就挂掉了,不是他不想接,实在是接了也不知道说什么。

  总不能说韩韵喝醉乐,我带她来了酒店,这怎么解释。

  所以只能发了条短信过去,内容也很简单:韵姐喝醉,自己一个人在酒店睡,等到明天她自己会回去。

  也不是他不想多说,主要是怕李艾艾多想,然而李艾艾可比吴刚想的要大条的多,根本没多问,就回了条短信,让他也早点休息就没了下文。

  这让吴刚有些做贼心虚,其实李艾艾也不是没想过吴刚可能对韵姐动手动脚,只是在李艾艾心里韩韵向来那么粗暴,吴刚只要有什么不规矩的举动,或者真相做什么坏事儿,那他一定会死的很惨。

  原因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以致于让吴刚坐在那里,看着在床上睡的七荤八素的韩韵发愁不已。

  “算了,我还是先去洗洗吧,这一身被吐的,真他娘酸爽。”

  吴刚也没什么想法,就是想洗个澡换下衣服,然后闪人。

  可天有不测风云这话说的太好,吴刚裹着浴巾走出来,准备打电话问问服务员买的衣服送上来没有,只是刚出来就看到躺在大床上的韩韵,不知道什么已经把自己脱的五零八落,就这样还皱着眉,一只手放在罩罩上,一只手放在下面的,好像还在疑惑怎么就拔不下来。

  “我去,这姑奶奶不会还有裸睡的习惯吧。”

  惊叫一句,吴刚就想转过身去,毕竟非礼勿视!

  想象是美好的,但身体实打实的没行动,不仅没有行动,反而还是情不禁的走进了两步。

  说起来韩韵本来就有着东方女人特有的美感,加上警察这个职业,整个身子线条显得特别的柔美,尤其是在灯光的辉映下。

  原本穿上衣服就能看出她姣好完美的身材,更不用说现在穿着三点装。

  光滑细嫩的皮肤像是经过雕琢般,诱人犯罪,啧啧啧,看到吴刚甚至都有犯罪的冲动了。

  “我要是真忍不住霸王硬上弓,好像也没什么不妥,反正都喝醉了,大不了一推二五六,他还能杀了我不成。”

  都说酒壮怂人胆,吴刚本来不怂,可耐不住人家是女警花,所以精虫上脑加上胆子喝了点酒,还真就上了床。躺在床上,看着近在咫尺的韩韵吐气如兰。  看着她若张若合的红唇,吴刚就忍不住想要吻上去。

  心动不如行动,撑着身子,慢慢凑过去,想着就亲一下,大不了亲一下老子就跑路好吧,反正她也睡着了,也不能怎样。

  都说有贼心没贼胆,可现在的吴刚是贼心贼胆都暴涨,所以毫不犹豫的就凑了过去,然后……

  呃……软软的……怎么有股啤酒味……不是说妹子的嘴唇都香香甜甜嘛,果然电视剧都是骗人的!

  亲了一下,发现心跳速度骤涨,喘了几口气,发现人妹子根本没反应,反而嘟了嘟嘴,似乎还想……要。

  向来有着华夏光荣传统的吴刚,自然是责无旁贷,所以像是偷吃了糖果的孩子,忍不住又想尝尝那味道。

  凑上去,噙住,这次吴刚没有着急,反而是品了起来。

  “唔……好像有点感觉了……”

  亲着亲着,吴刚自己都没发现,韩韵的手慢慢动了起来,正在他舒爽无比的时候,一下子被醉梦中的韩韵猛的勒住了脖子。

  “小子,别想占老娘便宜,老实点。”

  “我靠!”

  吴刚差点喊救命,脖子被嘞的有点疼,但却不能动,更不能发火,也不能挣扎,毕竟做了亏心事,所以只能等着人妹子安静下来,找机会再跑。

  不过好似老天在和他开玩笑,韩韵勒住他脖子只是开始,接下来一条腿直接压在了他身上,就这样跟八爪鱼一样缠在了他身上。

  此刻吴刚才意识到,自己惹到的是一个什么人物。

  这是美女嘛?分明就是个女流氓啊,自己还没怎么着呢,就想把自己五马分尸。

  现在是溜也不是,占便宜更没可能,就这样过了一会儿,吴刚看着她好像睡着,就琢磨是时候跑路了,不然明天起来铁定又是一场世界大战。

  然而刚抬手准备把她的手挪下去,韩韵却扭了扭身子,梦呓般的说着,“混蛋,不准跑。”

  “不跑,不跑……”

  就这样,过了一会又一会,每次刚有动静的吴刚立刻被韩韵给打断,直到吴刚筋疲力尽,嘴里骂道,“不管了,明天该打打该骂骂,反正老子是要睡了。”

  翌日,清晨。

  外面的阳光仍旧热烈如常,吴刚像平时一样,一柱擎天,感受着小老弟的愤怒,吴刚忍不住伸手准备去安抚下。

  然而,这个过程中摸到的不是小老弟,而是一个滑嫩到不行的手臂,接下来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急忙睁开眼,接下来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光不溜秋的韩韵,正在自己怀里睡的香甜到不行。

  “我靠!这要爆炸啊!”

  随后看了眼自己,一样脱光光,心惊一下,匆忙准备抽离,不过被子都还没掀开,抽手的时候却把韩韵给惊醒了。

  “嗯……艾艾别闹,让我再睡会,头疼死了。”

  “好,你继续睡,继续睡啊!”

  吴刚知道她没睡醒,随口回了一句,然而让他无语的是,韩韵却一伸手就把他拉到了怀里,用脸蛋蹭着。

  “来,让姐姐检查下你的身体。”

  “还有检查身体这一说?”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吴刚大气都不敢喘的看着韩韵伸手摸着自己,很快,动作停止,韩韵整个人明显的僵硬。

  再后来,韩韵像是回想起什么来似的,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接下来就是四目相对!

  吴刚有心解释,可看着人姑娘眼神中蕴含的怒意,还有两人现在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的情况,他实在是词穷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昨天咱们去喝酒了?”韩韵好像不顾自己赤裸的身子,面无表情的问了句。

  “昂,好像是喝了。”

  “那你怎么不把我送回家?”

  “吐了一身,到处都是,就想着来酒店洗个澡,谁知到你睡着了,还……”

  “闭嘴,不用说了。”韩韵突然站起来,看也不看吴刚再次发呆的神色,和偷看的眼神。

  “喂,咱们真的什么也没做,而且我是无辜的……”

  “说了闭嘴,都脱衣服上床了,你跟我说什么事儿都没做?你是性无能啊还是觉得我太丑!”

  韩韵猛的转身大喊了一句,紧跟着就气冲冲的进了浴室。

  只留下呆头呆脑的还没有缓冲结束的吴刚在外面。

  “说了什么都没做,还不信,早知道我就做了,现在搞的好像我里外不是人。”

  吴刚也无语了,这年头好人真难做。

  穿起衣服,坐在那等着韩韵,不是他不想走,而是根本不敢走。说不定一走了之后,韩韵会不会满世界的找自己,然后再把他给废了。

  捏了捏鼻梁,整个人都不怎么好。

  这一等就是大半个小时,看着披着浴袍,披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的韩韵,吴刚立马站了起来,就像做错事的学生。

  可韩韵却连正眼都没瞧他一眼,就是在那里用毛巾擦着头发,擦的很细致,然后当着他的面换上了一套新衣服,随后梳妆打扮,开门走人。

  整个过程根本没看一眼旁边的吴刚,直到最后开门要走出的时候,才扭过头满不在乎的说道。

  “今天的事儿我可以当没有发生过,可是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尤其是艾艾,否则,你懂得。”

  就这样结束,吴刚有些摸不着头脑,想象中的画面全都没有。

  %y酷#L匠Q~网/k唯一正‘…版)r,,(其0w他…5都N是盗1版

  “就这样了?不应该啊!电视上说不是这种时候,都要被女的噼里啪啦打一顿的嘛,最不济的也要哭着喊着抱着哥说要你负责,可这算什么?睡了我,还不负责,老子可不是鸭。”

  弄到最后,吴刚倒显得有些委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