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大哥的话,吴刚心里相当吃惊。

  因为在他看来,像姚曼那样的人,根本不会联系自己,而不联系自然就代表着不上心。可事实却告诉他,虽然没联系自己,可人家却在偷偷的打探自己。

  这岂不是说,美女市长对自己还是有点意思的。

  但很快吴刚就焉了,毕竟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不说是声名狼藉吧,可也好不到哪去的。要是让姚曼知道自己是一个浪荡的公子哥,那么自己在她面前洋装的伪绅士形象不就一点作用不起了。

  想到这刚刚兴奋起来的吴三少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兴奋。

  而吴明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开口说道,“老弟你也别这样,很多事情靠的是事在人为,就算她调查你知道你是谁也并不就是件坏事儿,最起码你没有利用自己的身份去接近她,你说对不对。”

  “对啊!尽管我名声不怎么好,但我却没有利用这个身份,那这么说我是不是还能跟她见面?”吴刚询问着。

  吴明给出的结果也相当明了,“见,不仅要见,而且还要尽可能打好关系。这个女人身份不简单,就连我都没查出来,而且根据我的消息,说不定她就是下一届六平市的领导成员之一。现在,是你该为家里做点贡献的时候。”

  ……

  由于吴刚坚持锻炼的缘故,身体虽然没前世的好,可也比之前的富二代吴刚强太多。临近天黑的时候,就已经能够行走自如。

  并且由于和吴明的交谈,让吴刚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姚曼必须要尽快和她建立关系,否则自己先人一步也就没有任何意义。

  最近六平市因为一封检举信,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反腐行动,这场行动,被当地媒体大写特写,因为每一天都会有一位高管落马。

  这让积怨颇深的市民无比拍手叫好,而吴刚看到这些,却像是看电视重播一般,没有了当初的震惊。

  毕竟此刻他的身份不同,想法自然也是天差地别。

  从医院出来,让他没想到的是,李艾艾竟然打电话说要给他接风洗尘。

  到了地方,才清楚是韩韵的提议。

  只是吴刚怎么看,韩韵都不像有这个兴致的人,换做往日抓了贼应该是高兴的,可是今天愁眉不展的,说是接风洗尘,自己却坐在那喝个不停。

  “喂,我说韩大警官,我帮你抓了两个坏蛋不是该高兴嘛,怎么弄的跟被停职一样。”

  “别说话。”李艾艾连忙碰了他一下,让他闭嘴

  显然已经晚了,因为韩韵抬起头,不假思索的说道,“没错,我就是被停职了。”

  “为什么?”

  “因为……哎呀,你就不要管了,吃你的饭不行。”

  被韩韵堵了一句,吴刚也不会自讨没趣,只是低下头,小声的问着李艾艾,“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被停职?”

  “我也不知道,好像就是听说,最近市局领导换届,他父亲好像被牵扯进去了,有点麻烦。”

  “……”

  说到这,吴刚当真不在说什么,要真是这样,那韩韵的老爸说不定还真就犯事儿了,不然不会连累波及到一个当警察的女儿。

  可是他绞尽脑汁也没想到下马的官员里有姓韩的,会不会只是调查,其实最后并没有什么事儿。

  吴刚心里如是想到,然而这种侥幸心理一点用都没,所以他就打算到时候问问姚曼再说,毕竟她大小也是个官。

  就在这时,韩韵突然接了个电话,便匆忙出去。

  看他这样,吴刚直接跟了上去。

  “吴刚你照顾好韵姐,别让她出事儿。”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问题。”

  吴刚一边追一边回了句。

  也不清楚韩韵接了谁的电话,下楼后匆匆上了车就要走,幸好吴刚跑的快把车给拦了下来。

  “不要命了,我要撞到你怎么办。”

  “快,让我上车,我跟你一块去。”

  “你跟我去干嘛?”

  “不干嘛啊,就是你一个人,不是怕你无聊嘛。”

  ◇看正/版章‘P节P上酷:匠k网…“

  “有病。”

  韩韵很不乐意,但吴刚死皮赖脸的程度已然修炼到了一定程度,硬是上车要一起。

  本来吴刚觉着是她想自己一个人出去静静,可结果表明,根本不是那样,因为直接来到了警局,下车的时候韩韵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就丢下他。

  “我去接受询问,你在这乖乖等我吧。”

  望着韩韵精神不佳的离开,吴刚算是明白了,感情这个反腐大案牵扯这么多。

  虽然细节的东西他不了解,可都这个点了还让人过来询问,真他妈是没天理的。

  等了大概有差不多半个小时,韩韵才算回来。

  不过吴刚已经在车里睡着了,韩韵在外面敲了好大会车窗,才吧吴刚给叫醒。

  “回来了,那回家吧。”

  “回什么家,我家早没了。”

  “什么意思?”吴刚直到现在还有些没睡醒。

  “要么下车滚蛋,要么陪我去喝酒,自己选。”

  “走,喝酒去。”

  不用问,吴刚肯定选择后者,本来按照韩韵的意思是想去一个酒吧之类的地方,疯狂一下。可吴刚非说那地方太贵,你说一瓶酒几十块钱,事儿他妈钱烧的去那喝。

  等到吴刚开着车把两人拉到夜市摊,直接上了两筐啤机后,韩韵就像个孩子一样看呆了。

  第一次,她觉得有点不了解眼前的公子哥吴刚。

  “别愣着啊,你不是想喝吗,今天本少爷就舍命陪美女。”吴刚边说,边开了几瓶酒。

  “你可是富二代好吧,带我来路边摊吃烤串,喝啤酒,不觉得掉档次嘛。”

  韩韵虽然看似是在抱怨,可话中却没有一点抱怨的意思,反倒是有些好奇。

  吴刚则一点都不在意,因为这种路边撸串和啤酒的生活,他简直太熟悉了,“这有掉档次的,我觉得挺好,你看看周围这些人,哪个不是呲牙咧嘴的笑着。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有什么比现在这生活更好的呢!生活有时候就不能太紧吧,不然就太无趣了。”

  一番浅显的道理说出来,就连吴刚自己都没想到。

  反倒是韩韵有些意外的,笑了出来,“没想到你是有这种想法的人。”

  “几个意思,难道我在以前心中就是一个只知道混吃等死泡夜店的富二代?”

  “以前还真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嘛……好了那么一点点。”

  “废话少说,走一个先。”

  两人都没有用被子,直接拿着瓶子碰了下,就喝了起来。

  韩韵本来就是个性格豪爽的人,不然也不会去当警察。只是让吴刚没想到的是,韩韵家里还有人牵扯到反腐的案子上,心里想着怎么开口询问,却是一直都没找到好的机会。

  反倒是韩韵自己开口说了起来,“别吞吞吐吐的了,你是不是想说,我怎么会去当警察,我怎么不回家跟艾艾住一块,我家人怎么会有人牵扯到这案子里去。”

  吴刚一愣,无言以对的只能忙不迭的点头。

  “我说我已经跟那个人断绝父女关系你信吗!”

  “只要你说,我就信。”

  “好,就为了你的信任,走一个。”

  都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容易醉。可吴刚就纳闷了,两人也没喝多少啊,才几瓶酒下肚,韩韵就趴在那说起了胡话。

  吴刚连套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要想着怎么把她给弄回家。

  “来……起来,别趴在这。”

  说着,吴刚下去搂着她,准备送上车。

  可刚扶起来,明明已经喝得迷糊的韩韵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把他推的老远,自己摇摇晃晃的又趴在了桌子上。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吴刚也不管什么男女授受不清,上去就将她扛在肩膀上。

  悲惨的事儿却并没有停止,刚来到车前,打开车门,只听到韩韵最终连吐几下,吴刚只觉得鼻间一阵恶臭传来,随后感觉到自己的衬衣已经被什么异样的东西湿透了。

  “我靠,你可是警花好不好,用得着这么恶心嘛!这大晚上的,你让我去哪换衣服。”

  骂归骂,吴刚还是很负责的想送她回家。

  谁知到刚发动车子,韩韵在后面,又是哭又是叫的,嚷着不回家,不想回去之类的话。

  而吴刚也像是应付一般,回答者,“好好好,不回家,既然你不想回去,那就随便去个酒店吧,反正我现在这样子,也不想被艾艾看到。还有你,要是艾艾知道你醉成这样,估计又要骂我一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