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刚最近忙的可谓是充实的很,不是跑周边地区画地为图,就是在公司训一训员工。

  虽说他不停的跑,可吴越却再也没什么行动,至于孙美美更是连个人影都见不重要。

  对于吴越来说,吴刚这么做完全就是徒劳,现在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六平市要出大事儿,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唯恐和那事儿扯上关系,又有谁会去忙其他,更不用说想买地皮了,就算你想买,也没人卖。

  然而让吴刚好奇的是,已经断了联系的陈豪竟然要邀请自己去参加酒会。

  “邀请我……真难为陈大公子了,只是不知道这次他想玩什么花样。”吴刚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就打电话让在外面的叶秋回来。

  吴刚越来越觉得把叶秋拉到身边是正确的选择,虽然叶秋不肯透露自己的身份,可那一身功夫却不是盖得,在吴刚眼里那一套拳打的比任何一部电视上都要猛。

  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叶秋自从跟了吴刚,行头一换,加上近日吃的倍好,整个人都显得凌厉非常,就像一把随时出鞘的利剑,让人不敢小窥。

  “今天我要去参加个酒会,你也一起吧。”

  “好的,老板。”

  “你这孩子,跟你说多少次,叫我吴哥,以后再叫老板,信不信我打你。”吴刚笑着举了举手,不过连他自己都知道没有丝毫的威慑力。

  叶秋也摸着头笑了,憨厚的说道,“好的,吴哥,我知道了。”

  给叶秋交代了一句,便给李艾艾打去了电话,原因简单,就是想让他跟自己一起去参加酒会,然而得到的结果却是,在忙工作。

  吴刚一愣,因为好像这工作还是他安排的,让李艾艾把周边地区自己画出来的地方,让他做个预算,多少钱能拿下。

  捏了捏鼻梁,吴刚也无奈,孙美美是肯定不行,那女人他这辈子都不会再碰。

  思索的功夫,翻到了韩韵的电话,这让他一时间有些踌躇,犹豫了几秒,还是打了过去。

  “喂,韩大警官,是我。”

  “我知道是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忙着呢。”

  吴刚拍了拍额头,明明是可以靠脸吃饭的警花,非要跟自己较劲的去抓贼,真让人没办法。

  “别忙了,晚上有个酒会,我想让你陪我一块参加。”

  “别做梦了,不可能。”

  “没有回旋的余地?”

  “没有。”

  “那要是我告诉你,酒会上可能让你查到案子呢。”

  “什么案子?”

  “走私一类的。”

  “晚上见,不过事先说好,要是你骗我,知道后果的。”

  挂了电话,吴刚一阵苦笑,现在这年头,当个富二代约个姑娘,还得用这种烂借口,不过没办法,人家姑娘还就吃这套。

  时间来到晚上,不知道多少次吴刚穿梭在这城市的夜色中,要是放平时,或许去赴约陈豪的酒会,心里会打怵。

  但现在……根本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

  看看身边就知道了,一个美艳动人的女警花,一个憨厚老实的功夫小子,外加一个表面人畜无害,实则扮猪吃老虎的吴刚。

  这么一想,貌似自己今天还真是来对的,而且还希望陈豪会对自己动手,毕竟自己可是踩着他才上位的。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进除了陈豪意外,还看到了老朋友姜龙,并且还有个他只听说过,但却一直没结识的人。

  范超,太子党成员之一,也是姜龙一个圈子的,家里条件不错,在超市开到了全国。人长的白白净净,标准的美男子。虽然他人模狗样的,可吴刚清楚,这货和他一样,出手狠的不行,而且还是那种比他都张狂的人。

  至此,今天的酒会目的,也就不言而喻。

  甚至吴刚觉得,这酒都不用喝,直接开打就行,反正都憋了一肚子火,强颜欢笑的攀谈又有什么意义。

  身边挽着他手臂的韩韵反应也不慢,对方只是注视了吴刚一会,韩韵就低声说道,“你跟那人有仇?”

  “没有,不过和他身边的狗腿子有结过怨。”

  “好哇,说,是不是叫我来当挡箭牌。”韩韵直勾勾的盯着他,好像要看透他的人一样。

  吴刚讪笑道,“我说是,你会打我嘛?”

  韩韵也跟着笑了,不过笑的有点让人害怕,“当然不会,只是我决定结束的时候把你拉到没人的地方埋了。”

  “这有点狠了吧,不行你现在打我一顿吧。”

  “……”

  俩人边说边走,后面的叶秋严格按照吴刚说的,从头到尾既没有跟的太紧,也没有隔得太远,反正就是两三米的距离,不管出什么事儿都能赶到。

  而且吴刚也说了,这地方的酒啊东西的,随便吃,随便喝。所以跟在后面的秋叶,一边注意着吴刚,一边狂吃。

  虽然现在生活很好,毕竟还是刚过上好日子,所以难免有些饥不择食。

  “陈大公子,姜大少爷,好久不见啊。”吴刚来到近前,朗声问了句好,可他那副表情,是个人都清楚他这话的含义,挪移的口味更重。

  姜龙两人知道自己不是今天的主角,所以只是怒目而视,并没有开口,反倒是站在他们身边的范超,很有风度的转过了身。

  并没有直接和吴刚说话,而是对旁边相当惊艳夸了起来。

  “我想,今天全场最美的人,非你莫属。”

  “谢谢,我也这么觉得。”

  吴刚刚想让韩韵别理他,可两人的手已经握在了一起。

  “哦,忘记了,旁边还有人,让我想想……你叫吴家三小子?不对,还想叫吴什么刚来着。”范超这样的姿态轻易的把吴刚撩拨到了。

  本来就对这些勾心斗角,耍嘴皮的东西不在行,现在看着范超款款而谈的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嘲笑。

  吴刚当然不能忍,开口反讥道,“怎么,姜龙跟陈豪两个人被老子打怕了,我原本以为躲起来再也不会出现,谁知到带着一条只知道狂吠的狗找上门来,怎么着,你就会用嘴说话?”

  这话说的相当粗俗,就像在大街上骂街的混混一样,丝毫没有一点豪门子弟的修养。

  然而正是这种直白的话,却让准备看笑话的范超憋了个脸红,好像受了内伤一样。

  并且韩韵在旁边一笑,更让他咬牙切齿,可范超却很叼的忍了下来,不仅没有爆发,反倒是请吴刚喝起了酒。

  “有句话说的好,相逢一笑泯恩仇,这是我特地从法国酒庄带回来的酒,希望吴兄弟赏光。”

  吴刚接过递过来的红酒,晃了晃,然后闻了闻,随口说道,“又是喝酒,又是客套的,我说你活得累不累。开心就笑,心烦就骂。你都被我骂了还不还口,我该说你是犯贱呢,还是城府深。”

  然后笑了笑,和韩韵碰了一杯,像和凉水一样,一口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他这番不安套路出牌的表现,让范超算是见识到姜龙和陈豪是如何社在他手里的。

  这根本就和街头混混没两样,而且比那些人还要无耻。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坦白说吧,我朋友陈豪还有姜龙被你打成什么样,你心里清楚,咱们都是在刘平混的,面子比什么都重要,你觉得这两件事儿该怎么处理比较合适。”

  《2看}正q'版章s节O上3酷r匠网◇M

  范超终究还是说出了来意,这也是吴刚比较喜欢的,开门见山有事说事。

  “那你有没有问过,我为什么要教训他们?如果没有,我来说,是因为我人好,不然哪有像我这么好心帮你教训这两条咬人的狗呢!”

  “你……这么说就是没得聊了?”

  “这话是你说的,我可一直都在跟你聊。”

  “哼,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不看在你二哥的面子上,对你动手。”

  吴刚眯着眼,并不是因为他提及吴越,而是因为这个虽然是太子党,可年纪却比吴刚要大,要论资排辈,应该是和吴越一个级别的。

  只是吴刚想不到,他说的动手究竟是怎么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