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此刻所在的位置虽然是六平市郊区,但这里却有个相当特别的名字,金城乡。

  是的,用吴刚的话来说,这地方连名字都带着金子,肯定要是发达的。

  一行人前前后后把不大的金城乡转了一边,期间李艾艾作为一个助理相当合格的,记录了很多东西。比如那块地的开发价值高,比如哪个地方保值更好,又比如哪个地方可以用来建住宅区或者是商场之类的。

  一圈下来,连他都不得不佩服有毅力的女人,短短几天功夫,愣是从一个对房地产一窍不懂的人,弄的有板有眼。

  最后吴刚就提议就近找个地方吃饭,可是在这些公子哥眼里,这什么破地方,而且这要么就是路边摊,要么就是脏的不行的馆子。

  还是在吴刚的强力领导下,几人才不情愿的走进了一家饺子馆。

  一进门,吴刚很豪爽的让老板一人上一碗饺子,刚开始都不愿意吃,可是当后来饺子真上了,别管什么富二代公子哥,一个个吃着都说不错。

  其实吃什么都是吃,吴刚前世最苦的时候,妈的一天就吃俩馒头,不一样过。

  把碗里最后一个饺子吃完,吴刚起身准备去结账,可是胖子勤快的很。连忙起身说我去我去,吴刚也懒得争,随即就来到外面等他。

  可是过去没多久,就发现里面争吵了起来,听样子好像不是胖子。

  正准备过去看看情况,没想到饺子馆的老板拿着一个棍子就追了出来,而他面前的那个跑堂的小子,根本躲都不躲,硬生生扛了下来,但还是因为吃痛,脚步不断后退。

  “妈的,老子怎么说最近饺子少了,原来都让你狗娘养的偷吃了!”

  “看我不打死你,要不是老子好心收留,你早就饿死在外面了,现在倒好,不好好干活,还学会偷。”

  “……”

  事情很简单,吴刚都没有问,就从老板骂骂咧咧的话中听了个大概。

  这种小事吴刚没兴趣,可让他感兴趣的是这个被打的人,根本就不还嘴,分担不还嘴,而且像个傻子一样的站在挨打,弄的好像旧社会地主家的长工一样。

  “这老板也太狠了吧,几个饺子才值多少钱,这样打不得出人命啊!”

  李艾艾到底是姑娘家,看着这一幕,有些担心的说了一句。

  但在吴刚看来,却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当然,目的不是看热闹,而是想看看这个年轻人忍到什么时候。

  最终直到老板打的累了,那人还是没有反应,吴刚失去了耐性,像这种软骨头的人,还真是无可救药。

  正准备转身之际,却发现那少年手速奇快的抓住凌空砸向他的木棍,这一幕让吴刚大为吃惊。被打了这么久,没有一点影响就算了,而且出手还这么神速。

  难道说,自己碰上了传说中的武林人士?

  “别打了,再打我就真的要还手!”

  直到此刻,吴刚才开始细细打量眼前的年轻人,年纪估计比他小两三岁,可能是由于常年做苦工的原因,加上身上穿了一件不知道多久没戏的衣服,翻到是让他看起来显得格外的沧桑。

  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是没来由的有神,不仅炯炯有神,而且给人感觉就像是一股随时爆发的猎豹一般。

  “呦呵,给你脸了还,老子给你吃给你住,要不我,你那不能动的妹妹早他妈见阎王爷了,还敢还手,看老子不打死你!”

  终于,吴刚绝对不在袖手旁观,单单从这短暂的接触来看,这个少年绝对吃了常人难以忍受的苦,不然不会放下男人的尊严卑躬到如此地步。

  “草,这么多人看着,你以为你耍猴呢。”

  吴刚走上来,他可不像那少年一样有所顾忌,直接就是一脚,将那老板给踹倒在地。

  “小伙子没事吧。”

  “你……你打他干嘛,他是我老板。”

  瞧着少年有些意外和纠结的表情,吴刚笑了,这小子不仅身上有功夫,而且还单纯的可爱,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把这人收为己用。

  有唱一段时间他都觉得自己太过势单力薄,除了这群公子哥们,根本没有什么人能帮自己一把。

  要是能将眼前这个身手不错的人跟了自己,那今后办什么事儿都要方便许多,再说,他是真不想让有才华的人就这么在一个乡下的饺子馆度过一辈子。

  “我打他是因为他打你,怎么……你还想再这样的人手下过一辈子?”

  “当然不……只是,只是我和妹妹没有地方去。”

  走进了他才发现,面前这个人比他想象中还要小,或许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只是体格发育的还行。

  “这样,那刚才你老板说你偷饺子,这个事儿是真的?”

  少年踌躇片刻,还是点了点头,虽然他不清楚眼前这群人是谁,干什么的,可冥冥中他感觉到或许这就是他离开这里的贵人。

  “是真的,那是因为他每天就给我吃两顿饭,我和妹妹根本就吃不饱,所以才会把客人吃剩下的饺子带回去。”

  U酷“匠d网D!永u久#免费$`看eG小说1

  “还是吃剩下的……”吴刚点了点头,此刻再看那老板,已经有些不敢靠近了,他根本不敢惹吴刚这伙人只能远远的看着,“那我现在问你,如果我要带你走,你可愿意,我可以保证你,一日三餐随便你吃,对了你还有个妹妹,她生病了?”

  “嗯,病了,不能下床,这里的医生也查不出是什么病。”

  “这样,那我答应你,只要你跟我走,我就会保证把你妹妹的病治好。”

  “真的?”少年对刚才吴刚说的一切都没有给他妹妹治病这句话来的反应强烈。

  “当然是真的,我吴刚可是从来都说话算话,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我答应跟你走。”

  ……

  至此,吴刚下乡考察之行,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

  回到六平市,他才知道,这个少年名叫叶秋,一叶知秋。吴刚虽然没上个几天学,可也知道这个成语,但是从叶秋现在才出境了来看根本不像是能取这样名字的人,那么只能说他身后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这段故事吴刚现在不打算问,因为每个人都有他保留自己秘密的权利。

  叶秋的妹妹只有八九岁,可是却面黄肌馊的很是难看,营养不良是肯定的,说不定还有其他问题。等到诊断结果出来,说是神经问题,这让吴刚有些意外。

  神经方面本来就是医学上的难题,这个在六平市根本无法诊治。

  最后为了让叶秋真正的呆在自己身边,吴刚只能下了一个重生以来第一个承诺。

  “先让你妹妹在这里把身体调理好,然后我就送她到国外,请最好的医生帮他治病,我保证,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妹妹。”

  那一刻,叶秋当着医院很多人的面,直接给他跪了下来。

  任由吴刚怎么拉扯都没用,倔强的磕了三个头,还说了一句,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叶秋的恩人。

  当时吴刚并没有觉的这话有什么,可直到后来他才清楚,恩人两字对于叶秋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于自己又意味着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