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刚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有便宜会占,看到美女会硬,被人撞了一定会骂回去。

  所以,被吴越坑了一次又一次,吴刚早就憋足了劲想要打回去,

  |w更W5新《最H快@上}M酷匠网

  “等到老子准备妥当,绝对打的你翻不了身。”吴刚嘀咕一句,变穿上衣服驾车出去。

  即将上任的美女市长姚曼,经过最近的调查,他知道这个美女除了去单位上班外,最喜欢的就是下班后,到家门口的星巴克喝咖啡看书。

  而他要做的就是走上去搭讪,建立关系。

  之前他不去,是想着如果这么早去结识,极有可能会被认为是图谋不轨,毕竟对方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科长。那自己去找人,岂不是落的一个色狼的名声。

  但是当吴刚细细想来,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儿。

  这段时间接触姚曼才是最为正确的,一则,她还没有正式的出任副市长,二则所有人都不会预料到本市会发生多大的案子,更不会想到会让姚曼接任市长的位置。

  所以就算背上是姚曼的追求者,也在所不惜,说到底这也没什么,美食人人爱吃,美女人人可追。

  看下时间,距离姚曼来星巴克还有一会儿,余白也没闲着,直接带上自己提前准备的书跑了进去,然后挑了一个姚曼最喜欢的那个坐位坐了下来。

  这一点吴刚还是清楚的,像姚曼这种追求生活质量的女人,习惯是种可怕的东西。

  就像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儿不是刷牙洗脸,而是看看脸上有没有张豆豆,来这喝咖啡同样的道理,不并不是为了品尝这里的咖啡多好喝,而是喜欢呆在这个熟悉的环境下,安静的看会书。

  如果吴刚突然打破了她这种习惯,答案就是显而易见的。

  等候的时间总是显得特别缓慢,吴刚喊了第三杯咖啡,终于从橱窗看到外面款款而来的姚曼。

  仅仅是远远的看过去,大致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个比较独立自强的女人。

  合身但不显得臃肿的西装和及膝长裙,脚下的高跟鞋更是将纤细的小腿塑造的格外有型,长发挽起,没有一丝的老气,反而更显雍容,而手腕处的金色瑞士表,也添了几分细节处的点缀,最后是肩上背的那款包。

  吴刚查过,正宗的LV,虽然他不清楚姚曼的真实身份,不过从这个包,或者是从她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科长能一步跨到市长的位置,就不难看出她身后的背景和实力。

  这也吴刚唯一忌惮的地方,六平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也绝不是吴刚能够一手遮天,更不是他能够看的透彻的地方。

  除了吴家,这里还有许多人是他惹不得碰不得的。

  可转念又想到吴越这个人,吴刚便咬了咬牙,专心致志的收起视线看齐了眼前的书。

  或许是姚曼今天的有点累,端着一杯咖啡直接来到了她以前坐的地方,直到近前才发现,她那个老位置已经被人占了。

  稍微诧异的目光,看过去,竟然是一位年轻人,从穿着上不难发现还是一位富家公子哥,眼神中的厌恶稍纵即逝,刚想转身离开,但是却被他手中的那本书所吸引。

  那是一本美国原著小说——《查令十字街84号》,而且还是精装英文版。

  脚步当即停顿,微微诧异后,姚曼出声询问道,“打搅一下,我能坐在这吗?”

  吴刚心里其实很紧张,因为他觉得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姚曼会直接离开,可没想到她不仅没有走,反而要坐下。

  他当然是求之不得,但为了后续的发展,不得不装的很绅士的将挡在面前的那本书放下,然后微微一笑,“当然没问题,请坐。”

  没有多余的客套,更没有想象中的献媚,犹如一个和姚曼一样,在享受午后休闲时光的人。

  透过眼角的余光,吴刚能发现对方正在观察自己,更或者说是在观察自己手中的那本书……

  吴刚无奈了,这书有什么好看的?哥怎么一个字都看不懂,不对,应该说是一个英文单词都看不懂,除了……OH,NO,YES……

  或许有些粗俗,可事实的确如此。

  正想着怎么开口搭讪,怎么发动话题,然而姚曼却悠扬的抿了一口咖啡,然后开口问道。

  “现在很少看到有人还喜欢看这类的书了。”

  “哦,我也没经常看,就是闲来无事看几眼而已。”果然如吴刚猜测的那般,重点还是自己手上这本书,可该死的他却对这本书一无所知。

  没办法,能编则就编,实在编不了再说。

  心里虚,可表面却很镇定,不得不说吴刚生了一副好皮囊,再加上豪门的气质让他这个绅士风度演绎的相当到位。

  这一点,从姚曼的毫无厌恶的笑容中就能看出来。

  “我意识是说,很少看到像你这个年纪的人,能有兴趣看这么老而且还有些乏味的书,因为在我印象中,看这种书的人大多数是女性,或者说是上了年纪的男人。”

  “是这样吗?”吴刚一脸疑惑,他是真的不了解。

  姚曼却掩嘴一笑,随意的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不常见,你怎么会想起来看这本书的。”

  “这个……”吴刚一愣,绞尽脑汁的想着下文,“也没什么,有一次去伦敦,闲来无事就去书店,然后碰到卖有这本书,然后就买下来,说实在我还真没看过几次,要是有什么不当的地方,请不要介意。”

  吴刚急忙的想表明,自己真的对这本书一窍不通,可姚曼却把这话当成男人应有的谦虚,因为吴刚无意中说的伦敦正是这本书发生的地点所在。其实真正的原因只是因为吴刚觉得这是英文书,肯定是美国那疙瘩的人写的,所以就随便说了个城市,谁能想到会误打误撞的真说对。

  “这样,这么说来你和我至少有共同点的,最起码不会觉得看这种书是在浪费时间。”姚曼说着,好似在细心观察吴刚,又好似是在观察那本书,“就像书中的弗兰克和海莲,仅仅是通过一封信的联系,却发生了这么一桩让人心生向往的爱情。”

  我靠,怎么就弄不明白了呢。有钱人都是这样?哥明明说了对这本书不了解,你还硬要跟我讨论文学,我一工地搬砖的,就是为了报个仇有这么难嘛。

  然而抱怨归抱怨,该说还得说,不对,是该编还得编。

  “还真如你所说,有时在你身边的全部都是虚以为蛇的陌生人,反而在千里之外却有罪了解你的人。”吴刚又一次小心翼翼的猜测着,毕竟对方说只是一封信在联络,那自己这话肯定是没错。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姚曼像是和他找到共同话题一般,脸上的喜悦溢于言表。

  “你也有这种感觉?说真的,当时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一口气就吧整本书给看完了,然后那段时间里,我脑海里全部都是这本书,全部都是佛兰克和海莲的故事,然后我就真的跑去了伦敦,跑到了那里,现在想想,故事终究是故事,现实总是那么不如人意。”

  吴刚将书放下,他实在是受不了美女的眼神明明是看向他,可注意力却在一本书上的事实。

  “的确如此,某个深夜加上某个傍晚,我把它读完,当我就有一种想法,这是一本一旦拿起就不愿放下的书。”

  “那你最喜欢里面那么多信中的哪一封?”

  瞧着姚曼亮闪闪的略显迷人的眼睛,吴刚清楚,难点来了,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让自己伪绅士的面貌暴露无遗。

  咳嗽了两声,喝了口咖啡,这才缓缓说道,“虽然只是信件,一封一封,你来我往,可故事却在后面戛然而止,意犹未尽是我最大的体验。”

  “意犹未尽?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你不为两人的爱情很令人惋惜吗?相识多年,最终却相隔两地,等到见面的时候,早已经物是人非,人去天堂。”

  看着美女快要潸然泪下的表情,吴刚这才知道,这是一本爱情故事中以悲剧结尾的书。

  “可能吧,不过我更期待以另一种方式来说,假如你我恰巧十字街84号处,那就深情的吻一吻这片土地,因为我亏欠它太多。”

  说完吴刚发现姚曼还想继续,为了不让自己暴露,只能抱歉的起身,“到时见了,抱歉,如果有机会咱们再聊吧。”

  说完起身歉意的点头,既没有留下姓名,也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就这样如路人版短暂的交流后,便消失在人群。

  好吧,其实吴刚并非君子,更不会闲的蛋疼的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那本书他并没有带走,而书中有他的名片,一切好像都在朝着计划中的方向进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