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酷J匠网永B久7J免H4费T看/h小C说6C

  开着车的吴刚板着脸,因为他根本没想到,开个房都能别人暗算。

  扯了扯领带,将衬衣松开,吴刚喘着气骂个不停。

  “孙建华你个王八羔子,老子当初不就是赢了你点钱嘛,至于这么抓着不放,再说那钱也没进小爷口袋,真特么是个傻逼。”

  骂骂咧咧回到住处,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李艾艾就打来了电话,开口又是一桩让吴刚怒火中烧的事儿。

  “老板工商局的人今天过来检查,说是咱们公司营业执照不符合规定,需要重新办理,还让我们停业整顿……”

  “妈的,营业执照还不符合规定的?那不是都他们开的嘛,明显是来找茬!都给我轰出去,给他脸了。”气哄哄的说完,原本以为结束,可李艾艾又接着说了起来。

  “另外消防局的人今天检查消防装置,说是我们公司的安全逃生点有问题,还说灭火器和……”

  “别废话,他们是不是也让公司停业整栋。”

  “是,是这么说的。”

  “砰!”

  吴刚听到肯定的回答,直接就将手机摔在了地上。

  气极反笑,“好,很好,相当好!我还没有对你出手,你倒是先发制人啊!吴越,你个狗杂种,吃我们吴家的饭,还想企图鸠占鹊巢,吞了我吴家的基业,倒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之所以这么气愤,之所以连调查都没有,就如此肯定。那是因为在六平市中,没有人能如此大胆的对他吴家三少动手,更不会有人会这么不留余地的大打出手。

  吴刚很明白也清楚,吴越这么做就是想让自己丢脸,想让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彻底消失。

  可他越是如此吴刚越是不甘,越是不服。

  上辈子他虽然穷,但穷的有骨气。不偷不抢,但要是被人欺负到头上,没的说,豁出命也要跟他干到底。

  而今天的一系列的事,让吴刚觉得,这个祸害如果不除,就跟不会有他的出头之日。

  然而想归想,可两人现在的处境明显两极分化的太厉害,一个高高在上,坐拥吴家这么多产业,人脉早就扩散开来,随便说句话就有无数个人屁颠屁颠的跑来帮着搬。

  可自己呢,出了那群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办起正事儿来根本没人能用。

  一时间,吴刚头疼不已。

  “铃铃铃……”

  电话声又一次响起,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被摔的粉碎的手机,这才想起来是家里的座机。

  “喂,谁啊?”有些疲惫的接起电话,竟然是家里钟叔打来的。

  “三少爷,老爷让你回家一趟。”

  “父亲?让我回家?”

  吴刚纳闷了,这个时候让他回家干吗,自己从家里搬出来可是跟老头子说过的,难道是其他的事情?

  怀着一肚子的疑惑,吴刚回到了家。

  谁知到刚一进家门,就看到老头子冷峻的坐在那,身边事忧心忡忡的母亲。

  还没张口,吴中山就呵斥道,“跪下!”

  “啊?为什么要跪,我又做错什么。”吴刚很不解,这到底是闹哪出啊,倒霉运也不至于倒霉到家吧。

  “还还嘴,看我今天不打断你的腿。”吴中山说着抢过一旁管家手中的藤条,就要上去开打,幸亏吴刚老妈在旁边,拦了下来。

  “干什么你,不要老动不动就打孩子。”方慧说完,就扭过头冲着吴刚说道,“儿子你跟你爸还不老实说,有什么问题就说,你父亲又不是不帮你。”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吴刚真的迷糊了。

  “你个小东西,真当老子不敢动手是吧。”

  在吴刚眼里,他这个父亲别看是豪门的掌舵人,但他整个就是一老古董,棍棒底下出孝子这个道理被他灵活运用,吴刚基本上就是被从小打到大的。

  而现在,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再敢还嘴,那婴儿手腕粗的藤条就会毫不犹豫的打在自己身上。

  “哎呀,你真是急死妈了,快说啊,你到底对美美做了什么!”

  “孙美美?”一瞬间,吴刚像是明白了什么,孙美美,孙建华,吴越!!

  好哇,原来这都是一丘之貉,感情只有自己是被玩的团团转,一计不成又是一计,真拿自己当白痴玩了。

  “孙美美跟我挺好的啊,没什么问题……”说到这发现父母脸色都不好,随后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便小心的又说道,“我打算……把美美娶回来,不知道您二老什么想法。”

  安静,相当的安静。

  不过这份安静也仅仅吃维持了几秒钟,随后就听到老头子冷哼一声,“算你小子识相,要不是有人过来通风报信,我和你妈到现在都蒙在鼓里。”

  听着父亲这么说,吴刚更加肯定,这是吴越拿今天的事儿陷害自己。

  “是不是我二哥他……”

  “什么你二哥,我知道你跟你二哥不对付,可这件事儿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是美美的大哥,孙建华,人家都跑到家里来了,说看到你和美美去开房,你这个混小子,真是不知道一点礼义廉耻,幸亏人家没说什么,不然我这张老脸都要被你丢尽。”

  “……”

  吴刚跪在那,低着头,没人清楚他在想什么。

  其实他什么也没想,脑子乱成了一团浆糊。

  不是吴越,而是孙建华,那今天的这事儿跟吴越没关系?

  不可能,就算孙美美这边和他没关系,可公司那里一定是他搞的鬼,否则根本没人会做这些。

  吴刚失魂落魄的走出去,回想着父亲最后说的那句话,他到现在想起还有些无奈。

  “你最近不要乱跑,更不要乱搞,公司的事我知道,如果不行就算了。还有,我最近挑个日子去和孙家那边商量商量,挑个好日子,把你跟美美的事儿办了。”

  都时候养女不如儿,但现在吴刚看来,一个女儿可是要比一个儿子强的多,光从孙美美这点就能看出来。

  公司停顿休整,原本刚刚起步,准备一展身手,然而发动起还没预热,就被强行熄火。

  吴刚真的恨不得现在就吧那些和他作对的人,一个个全部拉出去毙了。

  幸好李艾艾很靠谱的说,公司的事儿他会处理,因为这些对来说,都是有人找茬,能让公司听话不假,却不能制约太久。

  就这样,公司没事,而且等着结婚的吴刚,就在家呆了大概一周左右。

  那个婚事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在乎,更重要的是,吴刚已经想好,只要找到那个孙建华阴自己的证据,就会立马解除婚约,老子是男的又不是女的,总不能被人当联姻的工具对吧。

  打开电视,吴刚好往常一样,看着六平市的地方频道。

  本来觉得今天还是没有猛料,然而紧急插播的新闻终于让他提起了精神。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资讯,今日,又大批匿名举报信进入检察院,经过多日的验证查验,举报信基本属实。据悉,此次举报信涉及了本市多名政府机构的官员,有关进一步详细,情况请大家关注晚间八点的六平市新闻……”

  “靠!终于来了!”

  没错,吴刚一直在等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就是趁着六平市官员洗牌,然后他就可以出面做自己想做的事儿,甚至还能结交几位,因为没有这方面的支持,不过做什么都太被动。

  唯一能缓解这种情况的,就是主动出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