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可吴刚觉得,即使是个老和尚见到这场面,也会春心萌动。

  “呵呵,哥哥别急……”

  吴刚上来就抱住她,上下其手自不必说,张嘴就要亲。

  然而孙美美可是比他老练许多,稍微一闪,就从他怀中溜了出来,一边笑一边朝着浴室跑。

  “这里玩多没趣,咱们边洗边玩。”

  就这样,吴刚被孙美美牵着手,走进了浴室。

  后面的吴刚早已沦陷,毕竟没经历如此香艳的场面,上次之所以能抽身,那是因为李艾艾在,即使他想干坏事儿,也抹不开脸面。

  可今天不同,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而且美女又是如此风骚带感,自然是无需再忍。

  “看来还是城里的会玩。”

  瞧着浴室中雾气氤氲的幻境,加上两人暧昧的姿势,吴刚不难想象,待会俩人会从这里啪啪到地板在倒床上,光是想想都有些情不自禁。

  伸出手抚上妹子光滑的后背,孙美美张着小嘴似叫似吟。

  正在两人渐入佳境之时,吴刚的手机在外面像是催命一样叫个不停。

  “哥哥你手机响了。”

  “不用管,咱们继续,今天我是不吃到嘴里,不罢休。”

  “铃铃铃……”

  然而打电话的人像是故意捣乱的,不停的响,期间停了会,本以为会识趣的不再打来,谁知到还没过半分钟又开始了。

  本来情趣盎然的场面,瞬间被这铃声聒噪的兴致缺缺。

  “妈的,不就一个电话嘛,他娘的就不会待会再打!”

  吴刚骂骂咧咧的起身,就想出去接。

  可后面的孙美美却拉着他仅剩的一条内裤,咬着嘴唇表情甚是销魂的说道,“别嘛,我自己一个怕。”

  我凑,这娘们是有多饥渴!

  一瞬间,吴刚想到了这话,拽着自己内裤就不说了,你说你这幅表情明显的是再说,来啊,互相伤害啊!

  伸手将内裤提了提,“接个电话很快就回来。”

  “哎……别走啊!”

  孙美美看他真要出去,两步就从浴缸中跳了出来,本就穿着暴露,一湿身,那叫一个诱人。

  背后抱住自己的孙美美,顷刻间让吴刚爽的不要不要的。

  柔弱有度,温热袭来,好似整个人都要麻掉。

  “别去管他,一个电话而已,难不成你吴大少还担心什么。”

  “呼,既然如此,那咱就继续?”

  这时候电话安静了下来,被撩拨的起了反应的吴刚,已经按捺不住。

  转身勾起孙美美的下吧,瞧着那副人群摘采娇滴滴的样子,吴刚色心大动,当即俯身准备吻上去。

  “铃铃铃……”

  “靠!”

  铃声再度响起,让吴刚骂了一句,推开孙美美就要出去骂人。

  你说哥破个处有这么难嘛,老子倒要看看是谁这么不长眼。

  奇怪的事发生了,就是去接一个电话,孙美美却再次拉住了他,说什么也不让出去,还一个劲的凑上来亲。

  如果这时候吴刚还没警觉,就太不正常。

  本来吴刚是没觉得有啥问题,她是自己的未婚妻,想要嫁入豪门,只有这一个办法。

  但是也不用这么猴急吧,而且连个电话都不让接,难道是有其他目的。有时候就是很奇怪,明明很平常的时,但要是三番五次异常表现,那就不得不让人怀疑是不是有猫腻。

  吴刚不傻,他现在可是吴家三少爷,而且最后还是被人捅死在路边的悲催货。

  弄不好就有几个人,暗地里算计着自己。

  一把推开孙美美,这次吴刚半点兴趣都没了,沉声说道,“接个电话,你紧张什么。”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看孙美美的反应和表情,而孙美美好像不怎么会演习,像是被发现一般,连忙否认。

  “紧张?没有啊,我干嘛要紧张,就是觉得不用管它就好了。”孙美美勉强解释了一句,但解释的连她自己都不信,随即上来抱着吴刚的手臂,蹭啊蹭的,“哥哥,我又不会害你,干嘛这幅表情。”

  瞧着孙美美佯装可怜的样子,吴刚把手抽开,冷冷的说道,“你是不会害我,但保不准有人想害我,还有,你有见过杀人犯会在脑门上写出来,会大声告诉别人?”

  ☆酷.A匠b网永o。久免Mk费)\看l`小8p说e

  说完,再也不看孙美美一眼,便转身走了出去。

  “喂,是谁?”

  “老大,你在哪?我跟你说,你最近千万要小心点,孙建华回来了,回六平市了。”

  吴刚一愣,电话是胖子打来的,可让他纳闷的是,这孙建华是谁?还让自己小心。

  “大白天说什么鬼话呢!说点我能听懂的。”

  “哎呀,你忘了,半年前你跟孙建华赌博,一下子赢了他几百万,那次他可是被他家的人禁足两个月,最后还让他去米国那边,为的就是缓解和你的气氛。现在回来了,你当然要小心点了,保不齐就会报复你。”

  吴刚一愣,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孙建华,孙美美的哥哥,损失家族第一继承人。之前他在陈豪的怂恿下,设套赢了他快六百万,外加两台车。因为这事儿两人结怨,不过碍于面子,和亲家的关系,并没有发火。

  但之后孙建华却背地里找吴刚,想要把这些钱和车要回来,当时的吴刚根本就是一跑腿的货,那些东西全部被陈豪几人瓜分,他是半点都没得到,又怎么会拿出来还回去。

  此时不了了之,再然后孙建华,不惜找人把吴刚打进医院,可在外人看来,吴刚却是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给打的。

  因此,孙建华被家里人安排出国留学,没想到才过半年他就偷跑着回来了。

  想想上次他对自己做的事情,吴刚恨得牙咬咬。

  挂掉电话,吴刚联想到最近孙美美的异常表现,一时间,便琢磨明白了。

  什么东西!自己没本事儿,躲在暗地里阴老子就算了,现在还想用一个女人来骗自己上钩,也太他妈不拿老子当回事儿。

  念头转过,他这才想起来,今天说不定就是孙建华设的美人计,手不定有什么套子等着他钻。

  至此,吴刚再也没心情心猿意马,心里有的就是对孙建华的怒火。

  穿上衣服,毫不停留。

  在吴刚接电话期间,孙美美拿起浴室中实现藏好的电话,说了起来。

  “喂,哥哥他出去了,好像……好像已经有所察觉,不行咱们收手吧,我都是要嫁过去的人,你就不会……”

  “住嘴,告诉你,你姓孙,还有,你现在还没嫁过去,那就是我孙家的人,快去,把他弄进来,后期我会给你打上马赛克,到时候吴家三少爷酒店嫖娼的劲爆新闻,我相信很多媒体会感兴趣。”

  孙建华正是这么想的,利用自己的妹妹和吴刚的关系,弄一处艳照门,像吴家这种六平市的豪门,很多人都会感兴趣。凭借吴刚本来不好的名声,加上这么一闹,孙建华甚至能想象到他被打入冷宫的,弃之不管的局面。

  到了那时,他想怎么收拾吴刚,就怎么收拾。

  然而理想很圆润,现实却偏离了预期的轨道。

  等到孙美美通完电话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哪里还有吴刚半点身影,除了地上那一间被扔下的毛巾。

  “哥,他走了!”

  “什么,你个没用的东西,白让你长那么漂亮,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好。”

  话音落下,片刻后,从隔壁出现一个男子,满脸怒容,来到孙美美勉强,伸手就是一巴掌。

  “靠,没用的东西!”

  打完便急匆匆跑进浴室,看看摄影机有没有拍下什么有用的东西。

  然而看完后,他失望了,两人根本就是刚开始,连他妈衣服都没脱,戏才刚开始就结束,这点干货根本不足以让他施展计划。

  想到这便忍不住怒火中烧的,将那摄影机摔在了地上。

  “吴刚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跪下给我认错的。”

  “二哥,事情办砸了,放心下次我绝对会让你满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