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尼!”

  吴刚怪叫一声,转过手急忙朝下看,我滴乖乖,别说还真是。

  刚才洗澡的时候就穿了件浴袍躺在着晒太阳,李艾艾来的时候也没想起这事儿,现在被人姑娘当场拆穿脸上的确有些挂不住。

  可这些都是小问题,再说作为一个boss能被这些毛毛雨的细节打败?

  当然不,所以吴三少经过短暂的慌乱,整理又一次开叉的浴巾便恢复了起初的淡定。

  “别瞎说,怎么可能。”

  吴刚这边想解释,然而解释就是掩饰,李艾艾完全明白,再说如此尴尬的问题也不适合现在的两人去讨论。

  李艾艾翘着嘴,望着别处,直接忽略了刚才那一幕。

  “咳咳,那什么你不是说来谈工作嘛?”

  “哦,是这样。”李艾艾应了一声,便把旁边带来的文件夹拿到了手里,“我们不是传媒公司嘛,那业务范畴应该和我之前呆的蓝山一样,所以我就做了一个初步的方案,老板……您看一下?”

  “啊……哦,方案呐,好啊,你拿过来我看看。”

  其实吴刚很蛋疼,刚才瞟了两眼根本看不进去,现在才知道方案,这特娘的老子小学都没毕业,看这些不是纯属多余嘛。

  心里这么想,还是要装装样子。

  拿在手里,装作很认真的看,看的时候还不时的点头,那表情,那姿态,多像一个正在审阅下属的场景。

  然而,李艾艾却很小心的提醒道,“喂……老板,您把方案拿反了。”

  “……”

  宛若晴空霹雳,把吴刚霹的是外焦里嫩。

  得,既然装不下去,吴刚也懒得再装,本来请人过来就是干活的,这工作要是都让老板做了,那还请你们干嘛。

  所以吴刚很流氓的把方案扔到了一旁,“咳咳,是这样,咱们公司虽说是要发展,可你也看到了,人手只有你我两个,你做这些完全没用的。等到过两天我把人手弄过来,咱们再讨论这些好不。”

  李艾艾像是预料到了一般,紧追不舍的问道,“那能不能问下,老板您准备怎么招收员工了吗?有没有把策划案什么的都做好,好歹我也签了合同,总不能不干活呀。”

  “这……这个正在做,嗯,正在做。”

  三言两语李艾艾就吧此行的目的搞清楚,看来面前的吴刚还真是自己想的一样,这公司肯定是一时兴起搞的。什么吴氏传媒,根本就是打着家族企业的大旗,出来潇洒了。

  一时间,李艾艾有些无奈,原本想借此施展抱负的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在工作上可能吴刚是外行,但察言观色的基本技能还是具备,李艾艾的表现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其实他也着急,比谁都着急。

  可急有什么办法,谁让吴越那坑货出面的,现在根本就没有猎头公司肯帮自己干活。

  原本你还信心满满的吴刚,这两天可谓是愁的不行。

  然而看到面前的李艾艾,吴刚好似突然有了想法一般。

  “对了,你……想上班?想工作?”

  “不然呢,你以为我为什么刚辞职就过来,我还想再广告界获得最高的奖项,还想……”

  “行,你的决心我已经知道,可是公司的状况你也清楚。难度就在这,如果你真是这样的想法,那么我给就交给你一个任务,只要你能完成,我立马提你做总裁。”

  “什么……你……你再说一遍。”

  看着有些呆愣的李艾艾,吴刚笑着说道,“我说只要你能满足我的要求,就让你做吴氏传媒的总裁!霸道女总裁哦,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虽然她没有回答,但从她雀跃于是的表情中,吴刚已经猜到了结果。

  “那好,我现在把任务给你说下,大概的任务就是你负责招收人手,我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式,也不管你是挖人也好,是去人才市场招聘也罢,只要你能尽快的把公司架子搭出来,我就会履行承诺。”

  吴刚现在十足一个给下属挖坑的老板,笑吟吟的表情,端着一杯酒不停的摇晃,时不时的抿上一口,任谁看了都会不自然联想到。

  不过李艾艾到底是个见过世面的人,看着对方这幅表情,瞬间双手护胸,怕怕的说道,“喂,跟你说,休想对我做那种下流的事。”

  “想哪去了,到底用没有听我说话,只要你做到,我就会做到。”

  思索片刻,李艾艾开口问道,“你真这么想?真打算让我招人,然后给我总裁的位置?”

  “为什么不呢,难道你不觉得女总裁很有话题性嘛,到时候也好让媒体好好曝光下,只要架子搭好,能让公司正常运转,我就会让咱们吴氏传媒出现在六平市所有人视野中。”

  “好,我答应你了。”

  这么简单?

  吴刚心里一顿,其实原本就不难,本来就是自己的员工,又给钱有给职位的,换谁谁都会干。而且招收员工这件事,对于已经习惯了职场的李艾艾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那就为我们的合作干一杯。”

  说着吴刚将酒杯递了过去,这次李艾艾倒是没有拒绝,接过来两人碰了下,然后都一饮而尽。

  “那老板,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准备了。”

  “去吧。”

  最Y{新`=章…{节f7上)y酷I匠E{网v

  说起来,吴刚对李艾艾还是有想法的,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他还是明白。先吧形象建立起来,关系热络以后再谈其他也不迟,反正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还能跑了不成。

  也没有去送,看到李艾艾离开他就坐了下来,享受着阳光美酒。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李艾艾刚走到门口,门外就传来了门铃声,随后便是一生嗲到不行的女声。

  “哥哥,你在里面嘛?小美看来你拉,还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木耳烫哦。”

  “噗!”

  李艾艾听到后,瞬间就笑了,她也是菜知道,原来姑娘还能装到这一地步。

  “有人找你,我先走了啊。”

  “我靠,走毛线啊!那是我未婚妻,被看到你在我家里,然后我穿成这样,你让我怎么解释。”

  吴刚吓得赶紧跑过去拽住了她,这一番急速的话,倒是让李艾艾也无语了,好想事情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那你说怎么办,我们本来就没什么,都是你,知道我要来还不穿的正经一点。”

  “先别说这个,你藏我卧室去,等她走了再说吧。”

  “就这一次,下不为例,我又不是你包养的情人,可没有义务帮你。”

  “好好好,下不为例。”

  等到李艾艾去卧室藏好,吴刚这才打开门,原本以为孙美美会问句为什么这么久才开门。

  不过明显高估她了,人家根本就没这心情,进门就抱住了吴刚,期间用自己的胸前不断蹭啊蹭啊……

  嗯,好像很爽的样子,最起码从吴三少的表情中能看出这一点。

  这一幕却被在卧室的李艾艾一丝不拉的都看在眼中,也不知道哪里的气,一脚踢在了门上,“哼,就知道烂人一个,亏我还以为你跟其他公子哥不一样,简直就是禽兽!呸,禽兽都不如。”

  “呀,哥哥你卧室怎么有动静?”

  “有……嘛?”吴刚一愣,知道是李艾艾搞出的响声,很是机智的回道,“没事,是老鼠,昨天我才发现屋里有老鼠,而且是一只蠢萌蠢萌的老鼠,有机会让你看看。”

  “哥哥好坏,老鼠有什么好看的,难道它有我的兔子好看嘛。”

  也不知道今天孙美美发什么春,一上来就发起了猛烈的攻势,先是用胸器出招,现在又发嗲,随后更是表情抚媚咬着嘴唇,一副要上了你的表情。

  吴三少可不是什么性格坚定人,三下两下就被孙美美剥了个精光。

  我靠,是真的精光,因为里面他妈的什么都没穿。

  这让本想玩点暧昧套路的孙美美一下子蒙蔽了,说实话她还真没做好这个准备。

  可形势比人强,孙美美虽说是千金大小姐,但早不知道跟人滚了多少次床单,技术不用说,经验更不用说。

  看着就因为刚才几个动作几声言语,就让吴刚下面怒气昂扬,孙美美当机立断……扑了上去。

  禽兽!禽兽!真的是禽兽不如!

  同一时间,卧室中的李艾艾,心里不断默念这几个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