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则新闻,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吴刚突然消停了!

  他不知道自己重活一世,是否还会被某人当街捅死,他承认自己胆小怕死,所以他决定回归质朴的生活……

  这可就让胖子和长毛傻眼了,他们连着疯玩了一个月,整天醉生梦死的,结果翌日,吴刚突然变得正经了起来,每天就是看书或锻炼身体,那模样简直就是一个好好先生。

  “之前那么疯,现在倒是安静了……”家里面,吴越一直让下人关注着吴刚的一举一动,听到下人回报后,心中冷冷一笑,他当然知道吴刚为什么突然老实了,因为父亲吴中山明天就要回来了!

  如果说,在这个家里面,吴刚最怕的人是谁,那无疑就是吴家的家主,一手撑起吴家的巨头,吴中山!

  吴中山早年当过兵,后来退伍下海,靠着敏锐的嗅觉在商海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如今吴家旗下最大的投资集团设计酒店、百货、房产、电器等多个领域,并且都有不俗的成就,一些产业链也是六平市有名的杰出子公司或分公司。吴中山性格雷厉风行,眼里揉不进沙子,所以才对同样是特种兵的大儿子最喜欢,也很得益于头脑精明的吴越,唯独一无是处的吴刚最看不惯,烂泥扶不上墙。

  这些年,吴中山不光是没少动手打吴刚,更曾放言过要把吴刚赶出家门,只不过,母亲方慧十分心疼小儿子,这才致使吴刚留在了家里,不然的话,以吴中山的脾气真的有可能把吴刚逐出家门。

  吴中山对吴刚越不好,母亲方慧对吴刚就越疼爱,在这个家中,最宠溺吴刚的有两个人,一个大哥吴明,一个就是母亲方慧。

  方慧同样出身不凡,吴刚的姥爷虽然退休了,但曾是省城的一号元首,如今他的舅舅和一些表哥也都从政,这也变相使得吴家的底蕴更加惊人了。

  第二天,吴中山夫妻俩乘坐私人飞机从国外回到了六平市,吴越独自赶去了机场,吴刚并没有跟着,今天大哥吴明也会回来,全家人难得聚在一起。

  “小少爷,老爷马上就要到家了,你可千万不要乱说话再惹老爷子生气了,你别忘了上次老爷回来,可是把你打了个半死。”屋子里,吴刚正在大汗淋漓的做着伏地挺身,身边的管家一声轻叹,叮嘱道。

  他们这些下人都很可怜小少爷,因为老爷打小少爷每次都是真打,上一次回家,甚至把吴刚打到住院,屁股和后背都是血,这也是为什么,每次吴中山回来时,大少爷吴明都同时回家了,是为了保护吴刚。

  O更新s最快上m酷匠{%网&

  “等老爷到了,你就第一时间认错,态度好一点,这样有大少爷和夫人在,老爷也没法下重手。”管家又说了一句。

  连他都知道吴刚挪用公司三千万去赌博的事情了!

  “没事,钟叔,放心吧!”练了一会身体,吴刚喘着粗气,呲牙一笑,走到边上儿从女仆的手上接过毛巾擦着脸。

  这时,管家透过窗户,见一辆辆黑色轿车驶入了庄园,顿时脸色一变:“老爷到家了。”

  吴刚一听,眉头一挑,他前世出身贫瘠不说,也是孤身寡人一个,所以对于这辈子的父母和兄弟,心里难免觉得有几分新奇,同时也感谢老天爷让他对亲情有了一丝牵挂和期盼,当然,像是吴越这种人,就另当别论了。

  想罢,吴刚穿上一件衬衫,出了别墅,迎接自己的父母和大哥。

  为首的轿车停下,接着走下来一对中年夫妇,男的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脸皮紧绷,十分严肃,好像谁欠了他钱一样。女的,却是温文尔雅,一脸慈笑,身上佩戴着珠宝,显得贵气十足。

  这两人便是吴刚的父母,吴中山和方慧了。

  随即,又从车上走下一人,却是穿着一身军装,皮肤黝黑,还剃着一个光头,嘴唇很厚,眼神却炯炯有神,这是他大哥,吴明!

  至于后面又下来的那个,吴刚懒得看!

  “爸,小弟都已经知错了,你就不要再打他了!我已经教训过他了,况且,他输的钱也不多,三千万而已,儿子我有信心赚回来。小弟他还年轻,不懂事是很正常的,您好不容易回家一次,就不要动气了!”吴刚朝几人走了过去,离得老远,就听到吴越拉着父亲的衣袖,装作一副爱弟心切的哥哥模样,在苦口婆心的劝着。

  吴刚差点都吐了!

  “我的小宝贝,快过来让妈妈看看!”方慧见走来的吴刚,眼睛顿时一亮,立马加快脚步张开双臂,把吴刚紧紧的搂在了怀里,还用脸蛋剐蹭着吴刚,那宠溺的模样,让吴刚都懵逼了。

  小宝贝,这是他母亲对他的昵称,记忆中,小的时候,方慧好像还把他当女孩养过一段时间。

  “呃。”一念至此,吴刚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大哥!”这边老妈对他又亲又抱,吴刚则望向了吴明,表情高兴的点头示意。

  “一段时间不见,精气神不错啊。”吴明咧嘴笑道。

  “混账!”

  就在这温情满满的时刻,身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厉喝,几人一回头,就见一脸阴沉的吴中山对身边的下人吩咐道:“去把藤鞭拿过来,这逆子不给他点颜色,就上房揭瓦!”吴越这个时刻消停了,表情虽然紧张,但眼底却掠起一抹幸灾乐祸的意味。

  听到藤鞭,方慧和吴明同时面色一变,就在两人张口欲言时,谁也没想到吴刚突然自己走到了吴中山面前!

  下巴扬起,神色丝毫没有半点畏惧!

  这一幕,不仅让周围的人傻眼了,就是吴中山自己都是一愣,吴刚什么时候用这种姿态面对过他,以往就是看他一眼,都哆嗦不止。

  “是吴越说的,我去赌博了吧?”吴刚笑眯眯的盯着吴越:“我发现,你怎么不说点我的好事,老是说我的坏事给爸听呢?”吴越脸色一僵,喉咙滚动,却不知如何应声。

  下一秒,吴刚打了一个响指,一个下人紧忙跑了过来,手上拿着一个黑色的皮包。

  吴刚缓缓拉开皮包,就见皮包里足足挂着十几张卡,都是各大银行的!

  “这张卡里是三千五百万,我既然挪用了公司的款项,自然是要出利息的,这五百万就当利息吧!这张卡里有二千万,是我之前祸害家里钱财的总额,现在一并还你!这张卡……”吴刚用手指夹着一张张银行卡,慢条斯理的说着,言毕,将两张银行的至尊金卡递给了吴中山,后者一脸麻木,被吴刚这一出给整的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伸手去接了。

  在拿出一张黑卡时,吴刚言语一滞:“这张卡里有多少钱来着?”

  见到这黑卡,即便是吴中山都是瞳孔一缩,他认识这种黑卡,是国际一家大银行的隐卡,听说至少要起存三个亿才会下发的,并且有价无市,能得到的人,都是一些享誉盛名的企业家。

  “少爷,那张卡里有五个亿!”

  站在一边的下人小声的说道。

  此言一出,空气顿时一阵凝结!

  所有人都傻眼了!

  “哦!”吴刚拉长了声调,发出了一个哦的动静,那贱兮兮的模样,让人恨不得在他脸上踹几脚!他的这张黑卡,里面其实没有半点钱,是一张空卡,之所以到了他的手上,是因为他所买股票的那家公司代表,找到了他,请求吴刚的资本退出这只股,反正他也赚够了,就答应了。他身边的一个下人早就和他串通一气好了,此时两人在这儿双簧,纯粹是做给一家人看的。

  虽然是空卡,并无妨碍吴刚装逼!

  “不就是钱嘛,这玩意除了是一串数字,还有别的意义吗?”

  吴刚对着吴越一声冷笑。

  还发出一声轻叹,那模样似乎在说,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说完,拉着母亲和大哥笑道:“去我房间,我给你们准备了礼物!”

  只留下一脸呆滞的吴中山站在冷风中,一边的吴越更是神色苍白,内心惶恐:“怎么会这样?五个亿,几千万?”

  他接掌家族几个公司到现在,都没盈利这么多钱!

  估计他死也想不到,吴刚是在诓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