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刚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他一向懦弱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避免今后什么人都想骑在他的脖子上拉屎,他肯定是需要做一些震慑人心的事情,眼下姜龙自己送到面前,让他虐,这个机会他可不想错过了!

  先后陈豪,后有姜龙,今后谁要是再想挑衅他,就要先自己掂量一下了。

  此吴刚非彼吴刚,如今的吴刚,其身体中的灵魂,可是从社会底层摸爬滚打过的,虽然没经历过什么大场面,但要说打架阴人,那还是很有一手的。

  “咱们继续吃!”吴刚没心没肺的对长毛一群人吆喝着。

  龚林等人对视一眼,相继吞咽了一下口水,眼前的吴刚他们真的感觉很陌生,看来这厮是真的变了。

  一旁的孙美美更是面露激动,她只是一个小家族的小姐,她一心想要攀上吴家,只是为了嫁入豪门而已,即便吴刚是圈子里众所都知的懦夫,她也不在乎了,但今天,吴刚展现出的霸道一面,却让她觉得十分骄傲,这是她的男人!

  不过两天的时间,六平市太子党有两个人栽在了吴刚的手里。

  半晌,一群人吃完饭,出了大排档,望着还在一辆辆豪车周围拍照的人群,吴刚十分豪气的对老板说道:“今天晚上所有人的消费我请了!”老板一听这话,一张脸立马乐成了菊花,对其他人大喊道:“听到没?这位大少给你们免单了!”那些拍照的人全部欢呼雀跃起来,谁也没想到,出来吃顿饭还能占这么大的便宜。

  “大少,来根烟,我们这种普通老百姓,抽的也不是啥好烟,嘿嘿,一点心意……”

  “哪里的话,我就喜欢抽这种廉价香烟。”

  一个有眼力见的男子立马上前给吴刚递了一颗烟,吴刚接过,叼在了嘴里,却发现身上没带火。

  面前的男子紧忙就要从兜里掏出火机,却不料,一旁的长毛动作更快,直接抽出一张毛爷爷,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将钞票给点着了,慢慢抬到了吴刚的嘴边,替吴刚点燃了嘴上的烟。

  我操,好装逼!

  众人见状,均是倒吸一口冷气,用一张毛爷爷点烟,其实没什么,要是一般人这么做,反而有点过于装逼掉价的意思,但发生在吴刚身上,却不一样了,身后拥簇着一群小弟,开着豪车,搂着美女,出手还这么阔绰。

  使得这一幕看起来很自然,一点也不做作。

  一侧的胖子见又被长毛抢先拍了马屁,恨的咬牙切齿!

  今晚吴刚霸气侧漏,更加坚定了他们跟随吴刚脚步的决心!

  “拜拜!”稍许,吴刚等人相继上了车,在一群路人崇拜而羡慕的眼神中绝尘而去,期间还很骚包的将手臂伸出车窗,挥了挥,仿佛告别自己的粉丝一样。

  “好想成为他的女人啊!”

  一名少女忍不住春心荡漾,轻声说道。

  “也不知道他缺不缺小弟,跟着他混,还愁不出人头地?”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啊,我看他身边的那些小弟都各个身价不菲。”

  “这么亲和的富二代我也是第一次见,不像某些装逼犯,有点钱就不知道怎么嘚瑟了!”

  大排档里的食客恋恋不舍的望着车灯消逝的街道尽头,叽叽喳喳的讨论道。

  本来,吴刚一群人还想要再找地儿玩一会儿的,但某人的一个电话,却让吴刚不得不回家了,打电话的人正是吴越!吴越在电话中的声音无比严厉,吴刚起初是不吊他的,但吴越声称姜龙被打的事情,已经闹到了父亲那里,要让他禁足。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吴刚只能回到了别墅。

  说实话,今天这一天,吴刚真心体会到了有钱人的生活是多么的悠哉,想买什么买什么,想玩什么玩什么,完全不用为钱发愁……

  一回家,吴越就扯虎皮拉大旗,各种恐吓他,奈何吴刚一直一副懒散的模样,让吴越仿佛一拳打到了空气上一样,最终只能下令禁止吴刚离开庄园半步,要憋在家里,一直等父亲回来。

  “爷不出去,照样玩!”吴刚哪里还不清楚吴越的那点小心思?

  第二天,他就把胖子和长毛一群人叫到了自家庄园,一大群人在别墅里花天酒地,吴刚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奢靡的生活,胖子和长毛竟然把一个广告公司的模特全部请来了,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与那些皮肤白皙,水灵灵的靓女们发生点超友谊的关系,简直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吴刚这在家里一待,就是将近一个月,期间他去了一趟警局,主要就是处理姜龙伤势和陈豪被打的问题,苦于没有证据,所以警察也没办法拘捕吴刚,再加上吴刚的老子把这件事压了下来,姜家一时也拿吴刚没办法。

  至于陈豪住院这事,出手的人并非吴刚本人,再加上陈家忌讳吴家,也不敢拿他怎么样,只能忍气吞声。

  除此之外,他每天就是歌酒升平,K歌、赌钱、与美人嬉戏共浴什么的,估计就算是古代的皇帝,都未必有他这般享受。

  “各位观众朋友你们好,根据本台刚刚得到的消息,在六平市盘山路发生了一起车祸,据悉肇事的车辆,都是清一色的改装跑车,根据警局的笔录来看,似乎是有一群富家子弟在这里飙车,其中不乏有酒驾的嫌疑,最终,事故造成三人死亡,七人受伤,目前伤者已经被送往了当地医院,整齐事件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之中……”

  灯光闪烁的大厅中,以吴刚为首的一群二代子弟,又碰又跳,正在大声喧哗,没想这时电视上突然闪现出了一名女记者,正襟危坐的播报着一则新闻,吴刚看着电视上,那惨烈的车祸画面,整个人突然一愣,四肢僵硬,接着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他的别墅,已经被改成了一个酒吧的格局,此时七八位仆人手里端着一盘盘美酒点心,供这群少爷小姐们享有……

  “老大,你怎么了?”胖子见吴刚神色有异的盯着电视,疑惑道。

  “我日!”

  却不料,吴刚突然爆了一句粗口。

  电视让那熟悉的一幕,让他想起来了一件事情!

  他生前还是搬砖工时,偶然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了一则新闻,似乎是一个富家子弟因为过于炫富装逼,在路上被人拿刀给捅死了!这个记忆点早就被他给忘了,只不过此时听到电视上的女记者播报,才突然想起来。

  让吴刚惊悚的是,他现在才回想起来,那个被捅死的富二代,好像就是他!

  吴刚作为吴家的少爷,他的死讯,在六平市多少引起了一阵轰动,当时各大电视台和当地的报纸都曾报道过。

  他要是记得没错,他被捅死的时间,应该就是最近这一个月左右!

  KA酷Uk匠。‘网…&正版}首◎发?

  “不行啊!我有点过于沉迷于纸醉金迷的生活中了,我不能这么高调了,一定要保持清醒。不然的话,好不容易成了一个二代子弟,很有可能就翘辫子了。”吴刚的额头上泌出一层冷汗来,“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