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几人去了郊区的游乐场,又去了几家高档的酒吧,玩的不亦乐乎,主要是吴刚玩的高兴,长毛和胖子今天全程作陪,这两人也学奸了,生怕吴刚再宰他们两个,便打电话叫来了昨天一起痛扁陈豪的几个小伙伴,和他们想的一样,有了其他结账的凯子后,吴刚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这新来的几位二代少爷也存着和马睿两人一样的心思,今后既然没办法跟在太子党的背后混了,就只能自结一个圈子,一起抱团,而这其中,吴刚的重要性就可想而知了,陈豪若是真的存心报复,第一个人,必然会是吴刚。

  他们这些小喽喽就躲在吴刚背后就好了。

  不知不觉一帮人玩到了晚上,吴刚一看点已经八点多了,把招呼一帮人去吃饭,本来大家以为会去什么高档的酒店,却不料,在路过一个路边摊时,吴刚竟然下车了!

  是一家大排档,做米线和烧烤的!

  这家小摊很火,弥漫的香气隔着百米外都能闻到,吴刚吞咽了一下口水,他记得自己生前还是搬砖工时,每个星期都会来这吃,虽然成了富家子弟,也享受了珍馐佳品,但吴刚觉得还是比不了这街边的苍蝇馆子。

  “你们可劲吃,今天我请客!”吴刚望着一群强撑笑颜的二代子弟们,豪气云天道。

  我操!铁公鸡!

  一旁的胖子翻了一个白眼,就算他们这帮人敞开肚皮可劲吃,也就几百块钱撑死了!这个时候,吴刚倒是大方了!他记得以前吴刚花钱大手大脚,从来没这么抠门过啊?

  十几辆跑车停在了大排档前面,把老板和正在里面吃饭的一群人给震住了!

  围观的人张大了嘴巴,不晓得这群少爷们发的什么疯!

  酷V◇匠…网首6F发.

  “老板,一人一碗特辣米线,五十串鱿鱼,再来一盘土豆片,茄子……”吴刚化身一名老司机,对老板喊道。

  “好嘞,您稍等!”那黑脸汉子意识到大生意上门,眼睛一亮,紧忙应着。

  “帅哥,我能和你的跑车照张相吗?”

  以吴刚为首的一帮人进了大排档,各自找了一个小马扎围坐在了一起,这时,一位少女羞嗒嗒的靠近过来,很紧张的问道。

  “没事,你们随便照。”不光是这少女,见周围不少小年轻都目露希冀,吴刚很大气的笑道。

  “谢谢!”

  本来正在吃饭的一群人听到这话,相继鱼贯而出,各自掏出手机找自己喜欢的跑车开始合影,摆出各种姿势,不大不小的帐篷内除了吴刚等人外,一时间空空如也,这些路人连饭都顾不上吃了。

  很快米线和烤串就上来了,一帮人也是饿了,撸起袖子开始狂吃,一边吃一边喝着啤酒,那滋味…人生莫过如此了。

  半晌,就在吴刚吃的热火朝天,满头大汗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引擎轰鸣声,他循声望去,顿时一愣,就见七八辆同样造型夸张的跑车从街道的尽头缓缓驶来,身边的马睿吞咽了一下口水,在他耳边轻声道:“老大,是太子党的姜龙!”说这话时,长毛的面色有些发白,眼底掠起一抹惊悸。

  六平市的太子党要不就是背景极大,要不就是像陈豪一样十分有手腕,与其相比,胖子和长毛等一群人多少就不够看了。

  “没事,咱吃咱们的!”吴刚很淡定的笑道。

  六平市的跑车总共就那么几辆,大家都是二代圈子里的,见车如见人。果然,新来的一排豪车停在了外面,从为首那辆黑色犹如蝙蝠一般的兰博基尼上走下来一个一米八的男子,这人双眼如绿豆,眼缝狭长,眼睛很小,额头还长着一颗黑痣,总之那模样,不是一般的难看,这人就是姜龙了,和陈豪同是六平市太子党的一员。

  “哟,真是巧啊,怎么都在这吃呢?”姜龙领着一帮狗腿子进了大排档,一眼就盯上了吴刚,戏虐的笑道。

  说着,还用手捂着鼻子,仿佛这大排档有多埋汰一样,生怕玷污了自己的身份。

  “呦,真巧啊,出来遛狗啊?”吴刚斜着眼睛,学着对方那阴阳怪气的声音,擦了一脑门的汗,笑道。

  果然,一听这话,姜龙身后的一帮狗腿子脸色全部难看的要死,好像吃了屎一样。

  “听说陈豪住院我还不信,你小子挺能耐啊!”姜龙神色一变,厉声道。

  “怎么?陈豪是你媳妇?这么关心他?”吴刚嘴上咬着一个大肉串,满口是油,嗤笑道。

  “小崽子,在六平市,没有敢动我们太子党的人,你是第一个!”被吴刚这么一损,姜龙目光一阴,寒声道。之前吴刚是陈豪的小弟,吴刚懦弱他是知道的,他今天就要教训一下吴刚,他不信吴刚还反抗!

  他和陈豪还有不同,他姜家在六平市也是一等一的家族,他们家不光有钱,在政权方面也有很大的话语。

  姜龙自信的走上前来,就要抬脚朝吴刚踹去!

  他要让吴刚颜面扫地,陈豪忌讳吴家,他姜龙可不怕。

  “二哥?”没想他刚抬脚,吴刚突然看向他身后的一个方向,表情惊讶的喊了一句。

  吴越?!

  听到这话,所有人本能的望向了大排档的门口,却见外面一个人影都没有!

  “去你妈的!”

  等姜龙回过头时,吴刚手里已经握着一个空酒瓶挥了过来,啪嗒一声,酒瓶碎裂,姜龙应声倒地,两眼一翻,直接瘫软。

  身边的胖子和长毛,瞪着牛眼,张大的嘴巴里简直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太凶残了!

  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干啊!

  “滚!”敲了一个闷酒瓶后,吴刚拍了拍手,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样,望着对面那几个姜龙的小弟,冷声骂道。

  “吴刚你完了!你竟然敢打姜龙!”

  姜龙的一个狗腿子深呼吸一口气,脸色急变的喊道。

  “唉,说话是要讲究证据的!你说打就打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了?我告诉你,我虽然人好,但是你这么诬陷我,我可是会告你诽谤的!”吴刚的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幽怨,仿佛受了委屈一样。

  “你明明……我们都看到了!”那人喊道。

  “是我打的吗?明明是他自己突然拿酒瓶削在了自己脑袋上,然后昏了过去,和我有屁关系,对不对?”吴刚望向了胖子等人,问道。

  长毛一群人立马点头如捣蒜,齐声道:“就是!自己打自己,这么蠢的人,我也第一次见。”

  姜龙的一群小弟立马语噎,大排档里就这么多人,他们说是吴刚打的,吴刚一群人则说姜龙自残,偏偏还没有证据指向吴刚是凶手,论起人证的话,吴刚这边的人还要更多一些!

  这一酒瓶子,姜龙很有可能白挨了!

  “还墨迹什么,再不送医院,人就挂了!”见一帮人还在吵吵,吴刚扣了扣耳朵,淡淡道。

  一听这话,姜龙的狗腿子们才反应过来,连忙抱着自己的老大上了车,直奔医院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