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刚这才刚有点享受富二代的感觉,可不想一下子被他老子打回解放前!

  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有两个人是肯定睡不着的,一个就是躺在病床上还处于昏厥中的陈豪,另外一个就是吴越了!吴刚的变化太大了,以至于他一下子无法接受,眼瞅着吴刚就要被他推入地狱了,谁成想,后者突然硬气起来了,更是不屑他!这可以说是搅乱了他的计划,本想着再过不久,家主的大位基本上就可以定下来了。

  脸色阴沉的坐在大厅中,吴越紧忙给今晚上那些参加了宴会的二代子弟们打电话,询问情况,在得知事情的经过后,吴越隐隐觉得有些棘手,一向软弱胆小的吴刚,怎么突然如此张狂了?

  “那边什么动静?”吴越看向了一旁站着的管家,询问道。

  “小少爷那边回到房子后,就一直吩咐下人给他做好吃的,在大吃大喝。”管家的面色有些踌躇,最终小声接道:“听下人说,小少爷专吃龙虾鲍鱼什么的,还一边吃一边哭……”

  “一边吃,一边哭?”吴越一愣。

  难不成是知道父亲回来后,无法翻身了,所以趁死期来临之前,好好的享受一下?这么一想,多少就有些释然了,之所以一下子性情大变,恐怕也和最近输掉的三千万有关。

  想罢,吴越冷冷一笑:“就让他再闹几天!”

  此时,另一边,吴刚居住的别墅中。

  ….酷匠^b网j首D发=7

  “太奢侈了,我操!老天爷啊,你对我简直太好了,这么好的背景,这么好的生活,我无论如何也不想回到以前穷苦的日子了,我承认我已经完全被腐败给腐蚀了心灵。”长桌旁,吴刚一边抠着脚,一边吃着厨房做的大鱼大肉,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泪水,腮帮子鼓胀的叹息道。

  站在一边的小女仆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家少爷,吴刚虽然很浑,但平时还是很注重礼仪的,毕竟是大家公子,但什么时候行为如此粗鄙了,那风卷残云的吃香,简直就是饿死鬼投胎。

  “总有刁民想害朕!你们还是太年轻了!”十几分钟过去,吴刚实在是吃不下去了,这才恋恋不舍的望着一桌子的山珍海味,让下人撤了下去,他盘坐在檀香木椅上,一边剔着牙,一边眯着眼睛,很享受的模样。

  眼下还是要先赚钱要紧,把公司的账给堵上!

  不然的话,等他老子回来就出大事了!

  好在吴刚并不着急,因为通过脑海中的记忆,他发现自己的灵魂不仅占据了富二代的身体,与他生前的时间相比,也早了半年!吴刚多少有些错愕,他也经常用手机看小说,自然知道灵魂附体,重生之类的梗是怎么回事,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捞钱哪里快?那还用说吗?自然是股市了!

  如果记得没错,吴刚知道再过一个星期,就会有一只大股呈井喷的事态,疯狂飘红!

  “我操,还剩下五百多万呢!”一念至此,吴刚紧忙查阅了一下自己的银行账户,发现现在可供他挪动的小金库,只有五百万了!是的,只有五百万!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吴刚知道,六平市的这些富二代,寻常买车,一出手都是几百万打底,他这点钱,在圈子里几乎可以说是捉襟见肘了。

  “不行,光填上公司的窟窿,不能满足我的野心,还是要靠自己丰衣足食!这么好的机会,不把握住了,简直太傻逼了!”吴刚拿起手机,给龚林还有马睿等人依次打了电话,除了关心一下几人的伤势外,重点强调的自然是借钱了!这些人的家世比不上吴家,但几十万还是能拿出来的,再加上,他们这下子与陈豪结了梁子,今后自然只能投靠到吴刚这边了。

  这么让他一借,竟然也借了三百多万。

  “果然,人生活的层面不一样,世界观也不同。”放下了手机,吴刚伸手在脸上抹了一下,突然觉得生前,自己的小半辈子都活到了狗身上,“不行,还是太少了,我要捞笔大的!”没错,吴刚的本性还是屌丝,既然是小人物的性格,有便宜不占是傻蛋,他承认自己很贪,非常贪。

  “喂,大哥!”想着,吴刚又给一个人致电了,没错,这人正是他大哥,吴明。

  “这么晚了,什么事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迷迷糊糊,却很浑厚的声音。

  “大哥,我没钱花了!我连饭都吃不起了,衣服都没得穿了,你快点救济我一下!你要是不帮我,我就要睡街上去了!”吴刚一阵哭嚎,口吻无比凄惨悲凉。

  他的记忆中,吴刚似乎经常用这一招从大哥那里抠钱,没办法,吴明身在军队,是整个吴家的骄傲,父母生怕他在军队太苦,没少给他零花钱,偏偏吴明因为身份的关系,也很少有时间和地方让他花钱,这样一来,都便宜了吴刚。

  果然,听他这么一说,电话那头的吴明言语带着一丝无奈,“又要多少?”

  “有多少给多少!”吴明内心没有一丝的羞耻,兴奋道。

  “你几天前才从我这里搞了几百万,这么快就花光了?唉,我也只剩下三百多万了。”吴明对自己这个弟弟是由心的疼爱,但同时对于吴刚糜烂的生活作风也很无奈。

  “你要是不给我,我现在就去天台,跳楼自杀!”吴刚嘶声力竭的哭道。

  “好好好,我马上给你转过去。”吴明立马应声道。

  “我靠,也太好骗了,为什么会有一种罪恶感。”吴刚喜滋滋的挂了电话,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有这么好的一个大哥,他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悲哀了,他能想到,自己这个富二代生前的本性,多少与吴明的一些宠溺有关。

  “一共一千两百万,嘎嘎,这下子应该够了!”不到五分钟,吴刚看着本来七位数的户头,突然多出了一个零,嘴巴立马咧到了后耳根。随即,他在电脑上开了一个证券户头,下了交易指令,等明天一早开盘,把那只将要大涨的股票,一口气全部买入。

  “唉,接下来的一个月,少爷我只能喝汤吃咸菜了。”看着一下子清空的账户,莫名的,吴刚觉得有几分悲凉。

  心如绞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